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解释
    “本来她要害的人是你,最后却害到我头上来了。”

    谢克志的语气平淡无奇,可孙日峰却尤感震惊。

    孙日峰十分专注问:“怎么说?”

    谢克志先叹气然后望天道:

    “哎,她那也是想救你。

    当年把你和狼牙带走的人是食人鱼,他把狼牙交给了罗琳,把你交给了你妈。据说食人鱼和马帮的恩怨就是在那时候结下的。后来你妈似乎是觉得原住址是公开的不安全,便兜兜转转带着你背井离乡到了你现在生活的城市。

    我听戚云的意思,好像是说当她和袁毅,特别是袁毅代替你们承受了一段时间的实验后,试验人觉得现效果并不好,他们认为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还得拿你和狼牙来做实验才行。

    于是,试验人去找了你和狼牙。

    不得不说罗琳的权利很大呀,她明目张胆的把狼牙带在身边惯着宠着,压根就不怕别人找上门,而也没谁最终动了狼牙。至于你,是因为你妈妈把你悄悄转移了,所以一直没人找到你,好像就连你爸都不知道你们娘两儿搬哪去了。

    最后没辙,那些想找你的人找不到,只能逼迫戚云去找你。

    据说你们十个孩子之间是有一种感知力的,因为你们身体里共同拥有一种特殊的物质,这些物质会相互吸引,就像吸铁石。但是这种物质被清除以后感知力就会消失。

    袁毅好像是因为在实验中被摘除了那些物质,所以他不知道你在哪里了,那么找你的任务就落在了戚云身上。

    戚云被带走的时候只有5岁,找你的那时候的戚云6岁,经过一年的精英培训,她已经跟一年前被带出村的她有天壤之别了。她思维清晰像神童、像开了天眼,像变小的天山童姥……

    她可以轻易的找到你,但是她不愿意出卖你,她给了试验人假的地址,然后在去那个地址的路上随手指认了我。”

    孙日峰一脸的难以置信:

    “也就是说,本来是我要被喂蛤蟆,但因为戚云把你指成我,你就替我吞了蛤蟆?”

    谢克志总算有点深恶痛绝的样子了,他紧咬腮帮子道:

    “那时候的戚云再精明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其实试验人在看见我时就已经知道戚云在撒谎了,因为毕竟你在村子里生活了六年,他们知道你的长相和体貌特征。

    呵呵,如果说你和我是兄弟就连鬼都不会相信,因为我们俩长得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不过,如果他们相信我就是你,我反而不会被灌下蛤蟆,因为他们需要你,相反会保护你,然后你的下场就和戚云一样衣食无忧,受到最高等的教育,但是会失去自由,失去尊严。

    但我不是你,所以,也许是因为报复?泄愤?随意为之?我就被灌下了蛤蟆。

    现在我明白了,我被灌蛤蟆根本不是因为认错人而被泄愤什么的,根本就是有预谋的。也许在确认我并不是你的那刻起,也许更早之前就有了计划,一旦确认我不是你,我就会成为另一个不幸的实验体。

    自那之后,你似乎就被暂时的放弃了,因为戚云再也不肯说出你在哪。试验人们不能失去戚云,他们手里只有戚云这个筹码了,他们给戚云疯狂的做实验,最终实验成功了……

    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功……”

    观察着谢克志说话时好似满不在乎,但有时字里行间又会透露出憎恨和不甘的样子,孙日峰越来越埋下头感到无地自容。

    一直以来,他都被保护得太好,现在是他主动担当的时候了。

    “当我进村遇到戚云,戚云单丛我的外貌和状态就认出了我是当年那个被灌蛤蟆的倒霉小子。她说她当年的随便一指把我给害惨了,她想要赎罪,她要做我的女朋友,花一辈子的时间来照顾我,弥补我,治疗我,于是我们有了后来的你知道的故事。”谢克志继续道。

    孙日峰透不过气了,他长叹一声:

    “哎……

    那为什么你不肯吃药呢,你的毒明明可以解啊。”

    谢克志答:

    “我刚才说过我现在终于明白给我灌下蛤蟆是计划好的了,这个计划差点就被戚云终止了。而我现在要继续这个计划,所以我不吃药。”

    “什么计划,计划要干嘛?你不吃药就意味着死亡,死还用计划?”

    谢克志好似头疼的抱头,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孙日峰以为是药没有起作用,他要毒发了,但观察下来觉得他是在回忆着什么令他难受的东西。

    “活着……或者死去,有多种形式……

    春三十娘……”

    “春三十娘?”

    孙日峰不懂谢克志干嘛突然提这个电影里的人物,或者死亡工厂里的铁疙瘩?

    谢克志心有余悸:

    “我在雨林里……我和方育才,我们……

    算了,我形容不出来,反正你会知道的。”

    孙日峰一个激灵,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方育才!你见到了方育才?!”

    “嗯,他和我一样被像狗的生物抓走了。”

    “就他一个人吗?罗琳他们呢?”

    谢克志摇头:

    “他好像是落单了。”

    孙日峰连忙问:“那,他去哪了?哨声响起狗扔下你跑了,那方育才呢?!”

    谢克志直指一个方向:

    “他没我那么好运气,狗先把他拖进地裂缝里去了哨声才响起来的。”

    “地裂缝?就是你说的两只狗逃进去的地裂缝?”

    谢克志莫名其妙的看着孙日峰点头:

    “对啊。

    你怎么了,突然对方育才这么关心。”

    “哎哟卧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哎!”

    孙日峰连连感叹,不仅是谢克志不知道他怎么了,他自己也想不通方育才的遭遇是给他的任务增加了难度还是减轻了难度。

    孙日峰把大腿一拍,以最快的速度把从降落进雨林开始的一切经历告诉了谢克志。

    “总之,我现在焦头烂额。这样吧老谢,你指给我具体的位置我去找方育才先,然后你去房子里面休息吧,其他的容后再谈。”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