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半路杀出来的傻芳芳
    说罢,孙日峰这就去扶起谢克志,谢克志的表情变得惭愧,他问:

    “你不恨我么老孙,我和戚云合伙,一步步把你骗了进来。”

    孙日峰道:

    “最大的骗子就是袁毅,骗了我个从小到大不说,不是他我才不会进村。

    但是我不恨你们,反而恨我自己太窝囊。

    老谢,你成了我的替罪羔羊,其实我想问你恨我么。”

    谢克志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摇头:

    “老孙,我能大彻大悟,把生死置之度外,还得感谢我这些倒霉的遭遇。恨对于戚云走的道路来说太小儿科了,一个女人都不怕牺牲,我们男人又怎么能藏在她身后?

    你一直纠结戚云到底想干什么,一直问我为什么想死,我现在就告诉你。

    我吞了蛤蟆,就是一个世间没有任何毒物和毒药可比拟的超级大毒物。据说这是一种以人体来养毒的蛊术,给我下蛊的我记得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二十年前是老头,现在若还在世,就是老不死的。

    戚云给我的解药可以慢慢的化解我体内的毒,虽然这药可能要吃一辈子,不能清除但能保命。不过我不愿意,我想让毒发作,让我起到原计划里的作用。

    老孙,水东村的秘密被带走了一部分,这土地上残留着一部分,地底下又埋着一部分。而最重大的秘密和大家此来的目的,就是地底的那一部分。”

    “你是说开洞?”

    “嗯,洞可以通到地下,地下有秘密。我的毒一旦发作,把我放到地底去就能发挥作用了。”

    听到这,孙日峰恍然大悟:

    “我问你,你和戚云本来好好的,是不是因为她想救你你却不肯所以闹矛盾了,于是你强行要跟她分手,她却一心要救你不肯分手。”

    谢克志答:

    “是的,她也在矛盾,因为她大可以捡现成的,利用我来完成她的计划。可是她太善良,她觉得牺牲我这个人生被她亲手毁掉了的人是罪上加罪天理不容的。

    你知道么老孙,戚云的路是某种意义上的正义,不是绝对的正义,在这条路上她要牺牲很多人包括她自己,还有我。

    她现在依旧选择牺牲自己,但却要我活着。

    不,我已经被‘赤化’了,女人不怕,她无畏,我何惧?

    所以我要死,我要帮她完成计划。”

    孙日峰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谢克志这是何等的大无畏啊!这厮真是舍己为人?还是妈的说白了就是中戚云的毒比蛤蟆毒深?

    谢克志站了起来,脸色相比吃药前越发好看,孙日峰见状调侃他:

    “可是你死不了了,你吃药了,消化了,吐也吐不出来了。”

    “无所谓啊,等这一阵药效过了就行啊。”

    孙日峰眯眼,暗骂谢克志真是个贱人,贱入骨髓。

    谢克志又道:

    “对了老孙,小鬼说我们想害你,你还相信他的话么。”

    孙日峰假装犯难的思考,然后道:

    “哎,我没想到我这辈子会亲一个男人,既然你是我有儿子前唯一一个亲过的男人,当然只有相信你啦。”

    谢克志大吐舌头:

    “恶心,你把我上嘴皮都磕出血了。”

    如果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随之而来的肯定是尴尬,于是他们适可而止的打住了。尽管还有猜疑,但是他们两有恢复成了之前的烂兄烂弟。

    孙日峰道:

    “得了我得赶紧去找方育才,你把位置指给我然后到房子里去等我,顺便帮我照顾风哥,只有宁导演在我根本不放心。”

    谢克志道:

    “我跟你一起去嘛。”

    孙日峰痛快拒绝:

    “不要,累赘。”

    “切,行行行,我就是个病壳子会拖累您老人家,我自觉退散还不行么。得了,我带你去地裂缝门口就回来。”

    孙日峰也起身,心中五味杂陈的好好摸了摸树上的疙瘩。

    “好,走吧。”

    而后正当两人齐齐朝地裂缝出发没多久,树林中出现了一个急匆匆的人影。

    孙日峰警惕了起来,而那人一见孙日峰便急三火四的冲了过来,像是来寻仇的一样!

    “孙日峰,我去你m的,我以为你掉进粪坑了又倒回来找你,你怎么这么磨蹭!”

    这嗓门!这明明是女子却比男人还霸气的语气不由得让孙日峰为之一振!

    天呐,孙日峰竟然把傻芳芳忘了,现在定是傻芳芳一个人愣头的走,结果一转头不见孙日峰人,就气急败坏“杀”了回来!

    “掉进茅坑?哈哈哈哈。”

    这场景把谢克志给逗笑了,他问:

    “这大姐是谁啊?”

    孙日峰歪头偷偷道:

    “不记得了?水上廊桥那会追假陈二叔的傻妞啊,芳芳。”

    尽管孙日峰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但是谢克志对戚芳的记忆似乎为零,他压根不记得有这么个人了。

    “好吧,她干嘛这么气势汹汹的?”

    结果谢克志话音落,孙日峰已经被芳芳一个“龙爪手”给锁住了靠近下身的一个突起物。

    孙日峰应激性的下身一凉,因为那突起物就位于他“小弟弟”的正上方,好像是毛绒外套的“肚脐眼儿”。如果戚芳再往下一点,现在被使劲抓住并狠狠旋转的玩意儿就不是肚脐眼,而是孙日峰的小老二了。

    谢克志看了也心惊胆战,于是悄悄遮住自己的老二然后后退了一些。

    芳芳使劲拉拽“肚脐眼儿”道:

    “还不快走,找方育才去!”

    孙日峰把身子往后倒:

    “等等大姐,方育才不在那边!”

    “不在?是你说他在雨林里的,那他在哪?”

    “他在地裂缝里!”

    芳芳放开了孙日峰的“肚脐眼儿”,明显愣了一下:

    “地裂缝?你是说那边的那条靠山的地裂缝?”

    谢克志肯定回答:

    “嗯嗯,是的。”

    芳芳的脸色突然变了,奇怪了,她好像认得那条地裂缝,而且对它很谨慎。

    “啊……哎不可能,方育才怎么会在里面,我们还是赶紧去雨林。”

    说罢芳芳又伸手去拽孙日峰,这回孙日峰机灵,往后一闪轻易躲开。

    “诶你走不走?”

    芳芳不耐烦吼叫。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