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草木皆兵
    方育才明明已经不在雨林里了,芳芳却死活不肯下地裂缝,非得往雨林里走。她这傻里傻气的欲盖弥彰,孙日峰一眼便看透了。

    于是孙日峰就是不走,反把芳芳拉近身道:

    “你去雨林就跟方育才失之交臂了,我不下地裂缝可以,但害的是你的钱风哥哥。”

    芳芳边琢磨这话边眨眼,最后琢磨通了:

    “哦,对哦。那就下地裂缝呗。”

    孙日峰顺势打探:

    “你知道地裂缝里有什么?”

    “知道,里面……有……石头嘛,嘿嘿。”

    芳芳差点就顺口而出了,但最终及时绕了过去。这个“急转弯”对于傻芳芳来说也算高智商表现了,就说明,这地裂缝里的世界绝不简单。

    食人鱼真是控制芳芳的好工具,芳芳转身道:

    “那走吧,跟我来。”

    这下变成她带路了。

    站在地裂缝前,孙日峰上看下看,见这裂缝位于一座山体下方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活像一只癞蛤蟆张着嘴,还没进去就有些心惊。

    “行了,我们进去老谢你回去吧。”

    到达目的地孙日峰便“赶”谢克志走,不过谢克志不愿意了:

    “没事啊,既然来了我跟着进去看看有什么不可以,也可以帮帮忙啊。”

    孙日峰嘴上没说,心里却有些嫌弃谢克志。这是正常的,因为谢克志弱不禁风的,帮的兴许是倒忙不说,孙日峰主要还是担心他运动加速血液流通,把药给消耗光了就麻烦了。

    不过,孙日峰不能明说“你是拖后腿的”,所以找了个理由道:

    “你知道宁导演嘻嘻哈哈没个定数,有点什么事肯定把风哥抬出来自己躲到床下面去,我不放心得很,你帮我回去盯着点嘛。”

    听了这话,谢克志的表情变得有些怪,不过不是愤怒或者喜悦还有犹豫,而是一看就要耍滑头了。

    他忽然指着裂缝大叫:“诶看那是什么!”

    孙日峰一惊,赶紧警惕的顺着谢克志手指的方向看,但他并未发现什么异状,倒是谢克志又嚷又慌,竟然一个没踩稳朝裂缝滑了去。

    孙日峰见状伸出手力挽狂澜,可谢克志像是故意要往里滑似的不仅不停住,还用力把孙日峰也给扯进了地裂缝里。

    孙日峰没好气追问:

    “见鬼了你,你故意的吧。”

    谢克志似笑非笑说:

    “我……真的看见有东西嘛,可能是一只狐狸什么的。”

    孙日峰大翻白眼:“卧槽,你才是狐狸。”

    “哎呀计较那么多干嘛,既然进来了就走嘛。”

    这时芳芳也跟着进来了,她倒是什么也没觉查出来,大摇大摆走进来问:

    “什么东西?”

    一个体弱者,一个傻大姑,孙日峰真是觉得受够了:

    “狐狸啊。”

    芳芳摸头:“这林子里还有狐狸?我从来没见过。”

    谢克志暗笑,孙日峰懒得理会,自顾自的打量起了裂缝里的情况。

    这裂缝里可谓别有洞天啊,裂缝虽窄,但一进来便豁然开朗,抬头见顶上钟乳石悬挂,低头见地上又是一个黑漆漆的深坑。看来,要找到食人鱼就得朝深坑继续深入。

    谢克志道:

    “这洞好深啊,下面这么黑没照明工具下不去啊。”

    孙日峰瞅了瞅,见洞不仅黑,还很阴森。不过他们不用攀爬钟乳石下去,因为石壁四周竟然有人工开凿的石台阶,看样子还通到深坑底部。

    “顺着石阶走吧。”孙日峰道。

    这人人都知道,关键是黑啊,没法预知风险,若是能有个火把什么的就好了,不过就算有柴也没火啊。

    正当孙日峰满脑子浆糊,他的身旁磁卡一声亮起了一团火花。

    谁在点火?

    孙日峰扭过头,看见原来是芳芳在点烟,看样子,芳芳已经是个老烟枪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芳芳手里有打火机。

    见孙日峰盯着自己看,芳芳立刻摸出一根烟给他:

    “给。”

    孙日峰愣得跟个王八一样摇头,他心想傻芳芳干嘛不早点自觉的摸出打火机来。

    “不要。我不抽。”

    孙日峰不抽烟,谢克志倒是抽:

    “我要我要,给我一根。”

    最后,还是从小在山林里“野”惯了的傻芳芳帮忙做了好几根火把,点燃后继续前进了。

    孙日峰在思考一件事,傻芳芳看起来对这个洞是熟悉的,只是不愿说出洞里的情况。那么,直接问洞里的情况,结果可想而知。其实芳芳也不是真傻,只是大脑线条粗不太会“拐弯”。所以如果把直接问改成拐弯抹角,芳芳的脑子就一定会撞在墙上。

    孙日峰暗暗骄傲一笑,想自己的智商在芳芳面前简直是神的级别。接着,对话开始了:

    “啊嗯。诶芳芳姐你看,这些台阶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这么锋利平整,而且都磨亮了,看来他们天天都在走。”

    芳芳果然没多想就回答了:

    “那可不,毕竟是四条腿,磨得厉害点。”

    好了,这下可以确定这里面生活着数量足以将石台阶磨亮的四条腿生物了。嘶,数量如此庞大,要是和豺狼虎豹一般会吃人,那可挺瘆得慌的。不过,芳芳不是太紧张,那说明局面还能控制。

    接下来该旁敲侧击芳芳些什么呢?

    正当孙日峰思考,一阵空旷的哨声突然响了起来!

    谢克志一听,绷紧了浑身的每一根经络:

    “哎呀!之前的哨声就是这个!”

    说着,哨声又冷不丁响了好几声,之前这哨声是让“狗”退散,这回呢,是在召集“狗”吗!

    孙日峰也开始紧张得不得了,他一边慢慢解下背包准备掏武器,一边四处张望看是谁在吹口哨。然后,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

    孙日峰扭头见芳芳在嘴里拉动手指,敢情吹口哨的人是她!

    孙日峰和谢克志被突如其来的哨声搞得草木皆兵,这可好,居然是芳芳在吹口哨。而且如若不是孙日峰不解的望着她,芳芳说不定就开始吹曲子了。

    “你吹什么呢大姐!”

    “吹口哨啊。”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在吹口哨,你干嘛在这种时候吹,气氛很好吗?”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