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走北极去了?
    芳芳的这声口哨绝对不是即兴之作,而是有意为之,不然以她的牛脾气,不会对孙日峰带点斥责的质疑只是装傻笑笑,而是一脚就踢了过来。

    芳芳一定是在用哨声提醒在黑暗中还未现身的生物,或是发出什么警告?孙日峰反正是看出来了,因为芳芳傻呀,所以她打不了这个圆场露了马脚。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只要有芳芳在身旁,她就能控制局面。

    一瞬间,孙日峰还是产生了一些怀疑,这怀疑就是方育才真在这里面吗?谢克志会不会说谎了呢?

    于是,孙日峰又开始纠结不已,而就在这时,没路了。

    谢克志用火把探了探前路道:

    “石梯到这里就没有了,底下好像是悬崖。”

    孙日峰也低头看,见石梯真的已到尽头,而石梯之下还是一个深坑。因为坑太深火把照不到,孙日峰断定顺着怪石嶙峋的两侧石壁贸然下去定是危险的,不可行的。而且底下明显有大流水声,下到深坑底部也是无路可走的,想要继续前行,必须到达他们斜下方的另一面山崖,那里似乎是石梯的继续。

    孙日峰继续研究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发现这石梯并不是因为外力原因被破坏断掉的,而是人为的。石梯就只修到了这,而要继续走,就必须到达对面崖壁的另一段石梯。

    那段石梯也是奇怪,就这么突兀的镶嵌在悬崖绝壁之上,没个翅膀还真上不去。怎么会有人这么设计这些石梯呢,中间这段难不成真是要人插上翅膀飞过去?

    等等,这是什么?

    孙日峰抬头在右穴上方发现了一排奇怪的东西,这排东西一看就是人造的某种机械。再研究,孙日峰发现这个东西可能起着缆车的作用,因为它由两根缆绳连接到对岸,绳子上隔三差五挂了一些像倒过来的镰刀的东西。

    孙日峰想,如果这排机械转动起来,人抱住“镰刀”的把手,脚踩在“镰刀”上,就能跟坐缆车一样被传送到对面了。

    没错,梯子突然断掉了一定是因为这里必须换乘缆车到对面。这是一个有进展的发现,但是无济于事,因为没电啊。

    “这是通到对面的缆车吧,但是没电。”孙日峰道。

    芳芳道:

    “谁说没电,有啊。”

    说罢芳芳直接轻车熟路的爬上了右上方的小洞穴,把手往石壁上一敲,缆车便吱嘎吱嘎的慢吞吞转动了起来。

    孙日峰很是疑惑,这机械看来是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人建造的没错,可是荒村哪来的电?要不,这玩意的电和食人鱼所在的房子里的电是联通的?可房子里有电也耐人寻味啊,究竟是谁在发电,怎么发电的呢。

    芳芳问:

    “走不走?”

    孙日峰和谢克志面面相觑,交换一下意见后乘上了缆车。孙日峰带头走的第一个,谢克志紧跟其后,芳芳在最后。

    安排上应该是这样的,不过等孙日峰朝下看深不见底的大坑,再闻头顶的缆绳吱呀作响,像是随时会断掉坠落下去因此冒了满头虚汗并有惊无险到达对岸后,一扭头这才发现芳芳压根就没跟上来。

    孙日峰脑子里猛地闪电一闪,觉得自己好似落入了圈套,于是猛地扭头问:

    “大姐你怎么还不来?”

    已经没有人回答孙日峰的问题了,对岸只剩一个匆忙离开的身影,离开时,芳芳还把缆车的开关给关上了。

    缆车一停,孙日峰和谢克志只有下缆车继续顺着石梯走,想要坐缆车回去是不可能了。他们又面面相觑,这回他们两人的脸色都带着自责和愚蠢。

    孙日峰继续大喊:

    “喂大姐,你这是干什么!你把缆车关了我们怎么回去!”

    芳芳躲在石头后出声了:

    “你们继续走,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开缆车的。”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孙医生让你和我一起去找方育才的!”

    芳芳居然道:

    “他又不是我爹,我干嘛听他的。哎呀我肚子饿了,我回去吃饭顺便看看钱风哥哥,待会来给你们开缆车。”

    “诶等等!这样吧大姐,你也不用下来了,我知道你挺了解这里面的,你就痛快告诉我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生物,可怕不,我好有个准备啊。不然我要是挂了,你钱风哥哥就没救了!”

    这时芳芳的声音已经走远了:

    “放心吧,我给它们吹口哨了,它们不会出来的。”

    芳芳的这句保证彻底暴露了她,不过她似乎也已经不怕暴露了,这说明孙日峰彻底落进了圈套。

    “等等等等大姐,它们不出来我怎么找方育才?大姐!大姐!”

    完全无回应了,芳芳已经走掉,留下不明状况的谢克志和孙日峰像两只迷路的狗一般忐忑万分。

    这时候,谢克志还说风凉话:

    “老孙,你起初还想赶我走来着,看见没,我要是不来,你现在就是一个人了,多怕啊。”

    孙日峰勉强一笑:“呵呵,我谢谢你啊。”

    其实他心想你留下来有个毛用,你知道这洞里的情况吗,你能打么?

    “走不走?”谢克志问。

    “当然走啊,不然飞回去?”

    而后他们两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至此,这洞里除了黑暗和令人不安的遐想外,什么都没有出现。

    接下来的路还是石阶,不过没有来时对岸台阶那么陡峭了,而是缓缓向前。来时的路是向下走的,下到深处转换到现在的石阶后,便才是前进的道路。

    孙日峰心里完全没有底,谁也没料到小小的地裂缝,闯进来别有洞天,孙日峰开玩笑琢磨再这么走下去恐怕要走到地心去了。

    接着,孙日峰感到有些冷。不对,不能这么形容,因为这洞里本来就是阴冷的。现在的状况是,起初孙日峰感觉没穿够衣服走在冬天里,现在是直接在冬天里把自己关进了一台冰箱!

    而且越来越冷,冷得两边的石壁上居然出现了冰花!

    孙日峰在心里开玩笑说一般走到地心,不是应该越来越热么,因为地里有岩浆啊。可是现在这么冷,该不会不是走到地心,是他妈走到北极去了吧!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