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俺老孙到此一游
    谢克志冷得牙齿打颤,干脆把照明用的火把当成取暖工具拿近身道:

    “老孙,全都结冰了,这不科学啊。你说这火把能坚持多久?”

    如果火把熄灭,他们就陷入绝对黑暗了,孙日峰也担心这个问题,只是谢克志明着提出来让他更加烦心。

    越往前走,冰霜就更加厚,在这基础上再深入,四周的石壁上就布满了冰柱子,石壁也被封在玻璃一样的冰层里。孙日峰瑟瑟发抖,看看地上完整的冰霜,他有些怒火中烧了起来:

    “老谢,你该不会在骗我吧,你看这冰霜是完整的,压根就没有生物从这经过的痕迹。”

    谢克志很无奈:

    “你要有心怀疑我,就算我说我没说谎你还是会质疑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进来就独一条道,压根没有碰见方育才和那些像狗的生物。而且那些生物不可能坐缆车来到这对面吧。”

    谢克志无话可说,因为他回答不了这些问题。

    孙日峰觉察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责怪和重,便道歉:

    “呃……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了,因为风哥的伤真的不能耽搁。”

    谢克志装傻:“啊?干嘛突然道歉,我刚才被一个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没听见你说什么。”

    孙日峰顺势下了台阶道:

    “什么东西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谢克志指指一处被冰覆盖但还算透明的石壁说:

    “那个。你看老孙,那冰里有些红色的东西。”

    孙日峰走近去看,发现冰里真有红色。那是一些红色的线条,横七竖八交织成了一副看不懂的图案。

    “这个是……”

    孙日峰摸着下巴琢磨,他觉得这些线条很是眼熟。

    “戚云?”

    他的脑海不自觉冒出了这两个字,可是为什么他回联想到戚云呢?还有……火场?就是那颗挂了沈大海又挂了张檗波的电杆下面……

    对了,这些线条孙日峰见过,这是酒店二楼戚云画在地上的线条,在火场电杆旁边的围墙上也出现过的线条。

    这线条到底是在描绘些什么呢,为何频繁的出现?

    谢克志也想起来了:

    “这好像是酒店二楼的线条嘛。”

    孙日峰点头:

    “嗯,你跟戚云走得近,她没告诉你这些线条是什么么。”

    “没有,涉及到核心问题她是不会透露给我的,要不我早把这村的秘密直接告诉你,让你快点行动了。”

    孙日峰瞅着谢克志双眼,认为他没有说谎。接着,谢克志又有了发现:

    “老孙你看,那边还有。”

    话音落,谢克志的火把熄灭了。

    “有什么?”

    “还没看清楚,好像是字,但是我的火把灭了。”

    孙日峰只好拿着自己的火把走了过去,火把一照,照出了石壁上的字――俺老孙到此一游。

    谢克志大声读出:

    “俺老孙到此一游!

    齐天大圣来过?”

    孙日峰觉得这话不好笑的“呵呵”冷笑,谢克志接着说:

    “咦,老孙你来过,这字是你写的?”

    孙日峰道:

    “别开玩笑了没心情,想也知道不是我,我就六岁之前待在村子里过,那时候连戚字都写不好,我还能工整的写这么多大字?”

    “那就是你爸。”谢克志随口而出。

    孙日峰张嘴欲反驳,但最终没反驳,他认为有可能。不过姓孙的人多如牛毛,最有可能写下这字的应该是孙医生。

    接下来还有没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发现呢?孙日峰本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向前走的,现在他决定再走走看。不过火把够呛啊,忽明忽暗,看样子也快“寿终正寝”了。

    之后,孙日峰在接下来的石壁上陆续发现了许多文字,它们分别是“这世界多么疯狂”“你们有多疯狂”“冰箱原理”“这就是洞口,可以通到那里去”。

    读完最后一排字,孙日峰和谢克志同时不自觉的对望,由对方眼神可知,他们非常在乎最后这一句话。因为,这排字仿佛在说“开洞”的路就往这走。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猜测,不过能让之前就此事没沟通过的两人同时产生相同的念头,足以说明这排字的导向性有多强。

    这排字写完后,还有一个箭头指向更深的地方,也就是说“那个地方”还得顺着箭头往前走。

    孙日峰征求谢克志的意见:

    “火把快灭了,这里面没有光,待会肯定就跟眼睛瞎了一样,你还想走吗。”

    谢克志反问:

    “如果里面真是那个地方,你去不去。”

    答案绝对是肯定的啊,只是这洞里的黑跟黑夜是不同的,黑夜有星空,眼睛适应以后多少能看到物体轮廓,但洞里没有任何光源,一旦火把熄灭怕是黑得连摸都摸不出去。

    等于说,孙日峰想让谢克志来决定是否往前走,理所当然给自己一个走或不走的借口,没想到谢克志却把问题抛回给了孙日峰。其实,两人都是想进去一探究竟的。

    孙日峰啧啧一声:

    “啧,进去了就没有退路了哦,要是黑了,就原路慢慢的摸出来。”

    孙日峰先表态,本就想进去的谢克志也就赶紧表态了:

    “那当然。”

    就这样,两人保持着期待又不安的心情朝更深的地方走了去。自从下了缆车后的这一路很陌生很忐忑,不过万幸,他们没有遇到什么意外,这能让人安心不少。

    不过环境也越来越冷,这下他们真像走进了北极一样。孙日峰在极寒中琢磨着墙上的字,他最不能理解“冰箱原理”是什么意思。

    冰箱原理是指冰箱工作的原理么,如果是,作为一个技术宅,冰箱工作的原理孙日峰一清二楚。只是他不明白,写字的人为什么要提“冰箱原理”这四个字,它和“开洞”有什么关联么。

    然后,尽头到了。

    孙日峰和谢克志终于走到了石阶的尽头,至此,再无路可行。而让他们两无路可行的,是前方一坨巨大的球体岩石。这岩石非常巨大,一看就是人工凿刻然后用来堵住一个也是圆形的洞口。

    球形岩石上还有三根铁链,将岩石和洞口一起封住,然后岩石面对孙日峰的部分被人为涂上了一个触目惊心的鲜红色大叉!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