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这是什么套路
    “老孙,这怪人怎么只模仿你啊!”谢克志突然问。

    孙日峰哪知道答案,不过他从这个问题里受到了启发。

    “老谢,捉住他!”

    “老谢,捉住他!”

    僵尸男又跟着重复。谢克志显然惧怕这个怪男人,犹犹豫豫说:

    “啊?这么黑怎么抓啊?”

    他话音落,他和孙日峰之间忽然响起一阵狗发怒时的低吼,也像野兽在嚎叫!

    谢克志道:“老孙,是不是你说要捉他他发怒了!”

    孙日峰也心慌:

    “妈的,那就捉住他。”

    “妈的,那就捉住他。”

    “怎么抓?”谢克志又问同样的问题。

    孙日峰道:

    “他既然喜欢模仿我,我去拥抱他,他定会拥抱我。等他抱上我,我就趁机把他摁在地上,然后我给你发出命令,你就赶紧把我背包里的那条用来捆斧头的绳子扯出来递给我。”

    说罢孙日峰立刻把背包取了下来:

    “给你。”

    谢克志认为这办法可行,不过他伸出手摸了几下,但都摸了个空:

    “哪呀?在哪?”

    “这啊,这这这。”

    “哦,摸到了!”

    在这个快速简短的过程中,僵尸男叽叽歪歪的一直重复孙日峰的话和动作。说来也怪了,重复话不难,可黒漆抹乌的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这怪男人是怎么做到一丝不漏的模仿孙日峰的动作的呢?

    孙日峰迟疑了一下,扯了一下包:

    “扯住包的是你么老谢?”

    “是我是我,但是好像那个男人也在扯!”

    “啊!那你拿稳了,我要放手了。”

    孙日峰高举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目的是为了让僵尸男跟着松手。

    孙日峰接着伸手:

    “来,抱一抱。”

    僵尸男照着做:

    “来,抱一抱。”

    其实孙日峰十分抗拒抱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接着,他们成功的抱上了,这触感一点也不好,僵尸男身上冷冰冰臭烘烘,嘴里还“呃呃呃”的低吼,活像真的丧尸。而就在触碰的这两秒,孙日峰的右肩已经被僵尸男的口水打湿,这种恶臭别提多恶心。

    孙日峰心里发怵,心想这厮可别咬自己几口啊,还是速战速决吧。

    孙日峰大喝一声:

    “老谢!干了!”,便开始发力把僵尸男扑倒。僵尸男肯定是模仿孙日峰动作的,而且就像预知了他会这么做一样,几乎同时也大喊“老谢!干了!”,然后朝孙日峰反发力。

    这僵尸男的力气别提有多大,他朝孙日峰反扑,两人便彻底杠上像在摔相扑一样,而且,孙日峰居然落了下风!

    “卧槽!”

    “怎么了老孙,什么情况?”

    孙日峰吃力答:

    “这人他妈的是头牛啊!”

    “啊!那我来帮忙!”

    孙日峰拒绝:“不用!你把绳子掏出来就行!”

    说罢孙日峰集中精神发力,渐渐的扳回败局,但是他们又开始不分伯仲,战局陷入胶着。后来孙日峰意识到僵尸男好似一台机器力气源源不断,自己却越来越没力气,而且明显感觉肚子饿。

    几回合下来,孙日峰快要败下阵来了。那么,现在是使出杀手锏的时候了!

    孙日峰使劲噎肚子,这就像打开开关的程序。接着,他感觉肚子上的隆包在迅速发热,像发电机一样把力量传遍他的全身。看来对于隆包的利用,孙日峰是愈发熟练。

    现在孙日峰拥有压倒性的力量了,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颓势挽了回来,狠狠地把僵尸男摁倒在地。

    孙日峰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他猖狂的笑说:

    “嘿嘿,怎么样,独门绝技,这个你无法学了吧!

    老谢,绳子!”

    “嘿嘿,怎么样,独门绝技,这个你无法学了吧!

    老谢,绳子!”

    男人依旧在模仿,但已被孙日峰坐得死死的模仿不了动作了。

    谢克志抽出绳子摸索着递到了孙日峰手上,孙日峰给僵尸男翻个面,摸黑给他上了“枷锁”。不过呢,绳子只能捆住僵尸男的手,脚怎么办呢?

    孙日峰郑重其事问:

    “喂,我认认真真的问你,你到底是在故意模仿我,还是真的有病?老实回答啊,你要是有思维只是在装神弄鬼的话,我们和谈然后放了你。如若不然,我就……

    我就把你扔下去!”

    其实这话不是临时想出来威胁用的借口,就在孙日峰“拿下”僵尸男时,他心里已经有过干脆把他扔下悬深坑去的冲动了。仔细想想,他觉得那瞬间他太像一只走入困境而不择手段的恶魔了,居然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谢克志蹲在一旁抹汗:

    “真扔下去啊?”

    孙日峰决绝道:“看他表现了。”

    “喂!回答!”

    “喂!回答!”

    “我他妈真扔了!”

    “我他妈真扔了!”

    看来僵尸男不是在装神弄鬼,这就难办了,因为冷静下来后,孙日峰是干不出把人扔下悬崖去这种事的,可捆着不放,等孙日峰走了,僵尸男要是饿死在这里面,就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了。

    阿弥陀佛,真是头疼啊。

    最后孙日峰想到个累赘得要死的办法,那就是押解着僵尸男摸黑前进!

    对,只有这么办了。

    孙日峰试图拎起僵尸男:“起来!”

    僵尸男学他:“起来!”

    孙日峰无奈对谢克志道:

    “只有押着他走了,你在前面摸黑,我押着他跟上。”

    谢克志点头:“好。”

    孙日峰给僵尸男留了几秒钟的时间,心想等他重复完了话再走。不料,这回僵尸男的话让孙日峰咋舌!

    “只有押着他走了,你在前面摸黑,我押着他跟上。

    跟上有什么用?走到缆车那里还不是回不去。”

    孙日峰奇怪问:

    “老谢,刚才那话是你说的?”

    谢克志表态:“不是啊。”

    孙日峰立刻警惕起来对着僵尸男道:

    “是你!装神弄鬼的你搞什么飞机!”

    僵尸男不好意思笑笑说:

    “呵呵,我就是爱玩嘛。你放开我,我带你们出去。”

    孙日峰还是警惕:

    “用不着,既然你下来了,就说明缆车是动着的,走到那我们踩着上去就是了。倒是你到底什么套路?”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