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蚂蚁出穴
    如果前面是死穴那就好办了,因为出路一定在与之相对的另一个方向。

    孙日峰道:

    “一人抽一根柴,准备走人。”

    那两人看出来了孙日峰他们是想拿着火把撤退,但是碍于谢克志身上的毒,只能眼睁睁的看他们捡了柴火扬长而去。没想到谢克志的毒这么特殊,这么有效,可这是用生命的代价换回来的啊,就算因此得救,孙日峰也难以开心。

    撤退的时候他们是面对着那俩人慢慢向后退的,并不敢转身。而那俩人也是慢慢的往前挪步,紧追不舍。

    退着退着,孙日峰忽然不知被背后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倒着栽了个跟头。他这动作把自己吓了一跳,同时把身边的方育才和谢克志也惊了一下。谢克志摸不清情况的扭头慰问,没想就在这电光火石间,虎视眈眈那两人逮着机会就冲了上来!

    孙日峰赶紧用脚踢谢克志:“诶别走神,别管我快看他俩!”

    谢克志听令转身就张嘴开咳,再次把那两人给逼了回去,不过谢克志发觉这么做的效果似乎是越来越差了,那两人也没一开始退得那么远了。

    谢克志捂着喉咙抱怨:“哎哟我嗓子干死了。一开始你还不让我跟着来,现在知道我好处多了吧。”

    孙日峰没搭腔,反身一骨碌爬起来并照亮身后,赶紧看看将自己绊倒的不软不硬的东西是什么。这一看,他欣喜若狂:

    “哎呀!这是我的武器包啊!”

    他赶紧伸手进包,从包里把短小的手枪掏了出来,然后把包锁好背在背上并发号施令:

    “走,继续后退!”

    这时方育才强烈制止:

    “不能退了,是悬崖!”

    “什么?!”

    孙日峰让谢克志别回头,一定要随时记着威胁那两人,自己则转过身打探身后的情况。然后,他果真看到一处悬崖,他趴在悬崖口把头和火把探出去小心翼翼的照亮四周,这下他终于明白自己正身处深坑接近顶部的一个洞穴之中。

    这里是一个死穴,造型就像一个倒着放的大肚子瓶子,刚才他们在瓶肚子里,现在到了瓶口。

    敢情折腾半天都白折腾了,如此深不见底的一个大悬崖,他们总不能狗急跳墙的跳下去吧。

    孙日峰不甘心的再往下打量,然后隐隐约约看见他现在似乎位于缆车的正上方,仔细听,还能听见缆车吱吱嘎嘎运行的声音。缆车运行就说明有人进来了,虽说这个洞离缆车还很远,但缆车说不定会成为之后得救的契机。再者,芳芳会吹口哨,兴许能派上用场,除非她整幺蛾子。

    孙日峰低头喊:

    “芳芳?大姐!芳芳姐!”

    喊了几声发现没有回应,而且把狗更快更兴奋的引来了,孙日峰便赶紧闭嘴放弃了。

    他现在把精神集中在了思考一件事情上,那就是他们是怎么上来的?孙日峰当时的感觉没有错,他们是被那些不明生物给抬着上来的,怪不得一会四脚朝天,一会颠来倒去。那些不明生物一定很擅长攀爬,那也就是说,攀附岩石可以上来,或者说有小路可以通到这里。

    可小路在哪?岩石的布局,人类可以轻易下去吗?

    这些孙日峰都没有弄明白,他现在看清楚并看得毛骨悚然的是,黑暗中,有一群黑乎乎发出各种各样低吼、尖叫,说不清是兴奋还是生气的声音的东西从四面八方顺着岩壁朝自己这边涌了过来。这感觉,真他妈像捅了蚂蚁窝!

    孙日峰浑身起鸡皮疙瘩,忽然,一个黑影从他下巴方向飞一般冲了上来,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咬了舌头不说,正好还被一块小石头不偏不倚硌在蛋蛋上!

    他惨叫:“啊!”

    方育才和谢克志齐声问:

    “怎么了,很恐怖吗,要跳吗?”

    孙日峰痛不欲生:

    “跳……跳你妹啊,还不快……还不快回去,狗来了!”

    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姿态很像狗,孙日峰就这么称呼它们了。孙日峰很是恼火,因为蛋蛋说不定快要碎了。他怒拔枪,心想既然是狗,此仇非报不可,反正不用偿命。

    不过吓唬他的那只狗不知道窜到哪去了,黑压压一片,他干脆随便挑了一只,啪啪一声开了一枪。

    实际上,孙日峰拿到枪后还没有真枪实弹的来过一发,他开枪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练一练,免得待会真要动真格的时候手忙脚乱不得要领。

    没想到他的枪法算准,第一次开枪,一枪便命中一个目标。那目标中枪后朝下方落了去,但没直接到底,而是下落途中被它的同伴接应了去。

    兴许是被枪声惊吓或者激怒,狗们加快了步伐,更有蚁群出动之势朝孙日峰冲来。

    孙日峰站起来转身:

    “快!回去!”

    他的言语是如此大事不好,谢克志一听,一直面对着那两人本来就没转过身的他,连身也不用转了。他拔腿就跑,边跑边咳,活活把那两人逼到了末端的墙角。

    孙日峰这时又大喊:

    “快点快点!围到火边去,野兽一般都怕火!”

    结果刚跑到火边,他们三人就见高高的火焰被冲进来的狗们带来的劲风给吹得忽明忽暗,黑压压的影子随着火光在岩石壁上窜动,好似恶魔入梦。

    在洞外的悬崖上看狗们像蚂蚁,现在冲进来黑压压一片围着孙日峰他们打转,又好像迁徙的野牛群。它们嚎叫,它们虎视眈眈,挤得洞里水泄不通,带来的压抑和恐惧让人心里只能感受到三个字――完蛋了!

    方育才卷曲着身子躲在孙日峰身后,眼泪几乎流了出来。谢克志嗓子冒烟,但仍在坚持咳嗽。不过没用了,狗们根本就不怕咳嗽,倒是那两人已经不知被狗群挤到哪去了。

    孙日峰还挺怜惜他们,就这架势,被踩成肉酱都有可能。而且说实话,要孙日峰抬头好好看看这些狗的庐山真面目,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也就是常道的看一眼,搞不好会做一辈子的噩梦。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