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狗的真身
    狗的数量太多,活生生把本还算亮堂的洞**挤成了黑压压一片,要正视这些不明生物,那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孙日峰正脑子发麻的抬头看,忽然间,一具尸体飞过他眼前落在了他脚跟前。

    不对,那不是尸体,而是一个手臂上中了弹,正在鲜血直流滚地喊疼的人。这是张陌生的脸,孙日峰一边余悸未消,一边警惕的蹲下来查看他的状况。这一蹲可不得了了,孙日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见了一副诡异惊悚的画面。

    本来,他低头应该是该看见一群狗腿子或是一群野兽的利爪的,可他真实看见的,却是一双双活像丧尸般干枯溃烂的手,和一只只弯曲变形的脚。

    这感觉该怎么说?

    这画面就像……就像一群没有进化完全的原始人,或是人兽杂交的不良后代将孙日峰他们包围了。

    孙日峰把头慢慢的、僵硬的抬起来,放大的瞳孔中,印出了一张张饱受摧残的脸!

    天呐!原来冲进来的不是狗,而是衣衫褴褛,佝偻着身躯模仿狗行走的人类!

    不过,这些人类似乎除了有人类外形外,没有其他人类的特征了。比如,它们目光凶狠但空洞,不会说人话而是靠吼叫来交流。相比人类,他们更认同自己是兽类。

    还有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地方,那就是这些人都散发着奇臭无比的味道,唾液就顺着下巴滴着流着,滴到地上,流进自己的破衣服里。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窜进屋子翻弄食人鱼的是这些家伙,搬运谢克志和方育才,还有孙日峰的也是这些家伙。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呢,这景象实在太令人费解。

    孙日峰伸手去触摸突然“飞”出来那人的伤口,本是想关心他,不料却猝不及防的被他咬了一口。还好孙日峰反应快,那人咬了个空。

    而后孙日峰才恍然大悟,这人跟周围这些像狗的人是一路货色。这时孙日峰心里有个念头,这家伙的枪伤,该不会是自己刚才那枪打的吧。

    不管是不是,出于人道,尽管受伤的人可能听不懂人话也不会回答,孙日峰还是主动关怀:

    “喂,你没事吧,你不能这样躺着,赶紧捏住自己胳膊止血。”

    姑且把这些“人模狗样”的生物叫做狗人吧。

    地上打滚的狗人如预料那样没有回答孙日峰,而且不停向孙日峰龇牙咧嘴,仿佛恨透了他。然后,从众多虎视眈眈的狗人群里传来了一个正常人类的声音:

    “你别费劲了,他们听不懂的,这些人是野兽!”

    孙日峰站起来四处望,但是并没有在黑压压的人狗群里看见有正常人站立。他焦急的寻找着问:

    “谁?是谁在说话,你在哪?”

    那人回:

    “你看不见我们的,我们被他们踩在脚底下!”

    看来说话的人已经“沦陷”,而且从称呼听来,对方不是一个人,至少有2个。

    孙日峰又问:

    “你们还好吗?你们也是被他们从雨林里抓过来的吗?”

    对方回:“我们是从十人村被抓进来的,我们认识你!”

    孙日峰纳闷,他并没印象自己认识的谁被从十人村抓了进来,要不就是别人认识孙日峰,但孙日峰不认识别人?

    对方这时又说话:

    “这么僵着没用,他们里面有两个管事的会说人话,你要跟他们两交流才行。”

    “他们人在哪呢?”孙日峰问。

    对方回:“不知道,应该混在人群里了!”

    孙日峰提心吊胆的扫视了一圈人狗群,最后干脆打开嗓门大喊:

    “喂!有会说人话的么,管事的在哪里?”

    这洞里回声挺强,孙日峰喊一句,那句的回声就会四处荡漾,惹得狗人们躁动不安,吠叫威胁孙日峰。他们如此蠢蠢欲动,孙日峰只好拿枪对着他们。枪很好使,狗人们一见黑漆漆的枪口就会消停一些。

    看来狗人们是懂枪这东西的,或许,他们吃过枪不少的亏。

    孙日峰咔嚓一声把枪上膛:

    “管事的,你出来不,否则我用枪突围了啊。”

    这下有回音了:

    “放下枪。”

    孙日峰道:“那你出来。”

    管事的道:“我早就出来了,就在你面前。”

    孙日峰皱眉:“在我面前?”

    他左右不停扫视自己面前的所有狗人,包括地上受伤的,这期间管事的一直在说“还没看见?我就在这里啊”。

    尽管管事的一直表态自己就在孙日峰眼前,可孙日峰就是怎么都看不见,最终,管事的自动现身了。

    他果真在孙日峰面前,而且还是站在正前面。不过,因为这管事的头发胡须一样长,长得把脸全给盖住了,所以无论怎么说话,别人都看不见他张嘴。

    管事的本来学着狗弯腰站立着,撩开头发现身后,他站了起来。

    “把你的枪放下。”管事的道。

    “叫你的……人?退下。”孙日峰道。

    管事的很好沟通,当然,他并不怕孙日峰逃跑或者要什么花样,因为在这悬崖之上,孙日峰就是只笼中鸟。管事的朝着狗人们“唔唔”吼叫两声,就让狗人们集体犹如退潮一般退向了洞口,然后,乖乖的、平静的坐在了孙日峰醒来时躺的那些发着恶臭的稻草上。

    原来那些稻草是他们的睡塌,说是窝也可以。现在狗人们像正常人一样盘腿坐着,眼神依旧那么空洞,看起来就不像狗了,而像一群饱受摧残的乞丐。

    孙日峰觉得安静下来的他们看起来真是可怜至极,那么失意,那么龌龊。所以孙日峰心里突然堵得慌,感觉老不是滋味了。

    管事的让所有的狗人都退了去,但唯独留下了受伤的那一个。

    管事的看受伤的狗人的眼神很冷,这眼神像是在看畜牲,但又不是鄙视的看,而是可怜的看。

    孙日峰自责道:

    “抱歉,他突然冲上来吓了我一跳,我以为是什么野生动物,所以开了一枪。”

    “哼,你们都一样,除了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命外,都把他人的利益和命视如草芥。”

    孙日峰绝对不是这种人,可是枪开了也打中了人,他百口莫辩。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