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沟通不畅
    望着躺在地上受伤呻吟的狗人,孙日峰很是内疚,他屡次伸手去帮助他,却又屡遭阻拦,因为这狗人一见孙日峰靠近就开始一阵疯咬。不过还好,看样子子弹是擦过狗人的皮下脂肪而过的,只要及时止血,应该没有大问题。

    但即使如此,孙日峰也没办法轻举妄动,因为除了狗人非常警戒外,会说“人话”的那个管事的,也站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孙日峰的一举一动。孙日峰觉得他的眼神多疑又充满鄙视,仿佛自己做什么最终都会被他反对。

    仔细打量这个管事的,会发现它像极了一个莽荒时代茹毛饮血的原始人,他跟其他狗人一样衣衫褴褛不说,比其他狗人更甚之的是胡子跟头发直接长成了两片“瀑布”,由上自下把整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多疑的眼睛。

    能够证明这个管事的是现代人的证据如今有两点,第一点是他的语言用词比较现代化,第二点是他手腕上一块脏兮兮的手表。

    那块手表十分厚重,款式和设计很老气,颜色金色发黑,一看就是经过了不少岁月的蹉跎,但因为质量太好依旧“苟延残喘”着。所以,也许在十多二十年前,那块表应该是某个大牌子厂商和某个富人的所有物。

    一个富商落魄成了乞丐?果真如此的话,那些已经满是兽性没了人性的狗人是怎么回事呢。

    孙日峰啧了一下,抬头对管事的诚恳着说:

    “你能跟他们沟通对吧,你赶紧对地上这个人说让我为他包扎伤口吧,子弹没有打进去的,现在止血还来得及,血流多了就糟了。”

    管事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彻底的旁观者冷漠着摇头说:

    “没用的,他们体质如此,一旦遭受大型的创伤就只有等血尽而死,因为他们没有凝血功能。”

    孙日峰瞪大眼睛惊讶的同谢克志对望了一下,这一望,他见谢克志面如死灰,窝在地上难受的很。

    “老谢你还好吧?”

    “我……唔唔!”

    谢克志一只手捂肚子,一只手捂嘴巴做即将上吐下泻状。孙日峰已经明了他的状况了,他又要毒发了,一次次的雪上加霜让孙日峰焦头烂额。

    孙日峰顺便瞅了瞅方育才,结果瞅见他几乎被吓丢了魂,靠墙窝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不敢动就像死了一样。

    此时,在远离篝火的地方闹哄哄的传来两阵呻吟,孙日峰恍悟很可能是之前在狗人堆里跟自己说话的人,于是顺手拾起一根柴火扔了过去。火光中,一高一矮穿黑色西装的两个男人明显吃不消的慢慢站了起来。

    瘦的男人没有什么特点,倒是个子又高又胖的那个男人站起来的瞬间,害孙日峰以为是宁胖子混了进来,因为那体型和自带幽默的属性完全就是宁胖子专属。

    孙日峰见了他俩的穿着打扮立刻便想了起来,这两人原来是赛琳娜的保镖,怪不得他们刚才声称认识孙日峰,还说自己在十人村就被抓了过来。

    现在起码可以说明赛琳娜没有说谎,她的保镖真被“狗”给叼走了。

    酷似宁胖子的高个子保镖站起来第一句话就抱怨:

    “我的天呐,一天一夜了,不是被踩着就是被无数双手随便掰成各种造型蹂躏,我现在的身体柔韧度已经可以跟阿三匹敌了。”

    听了这话,孙日峰在心中苦中作乐的扑哧一笑,他心想这个保镖大哥不仅身形看着像宁胖子,言语中更有宁胖子的黑色幽默。孙日峰更加好奇这些狗人千里迢迢的把这两个保镖从十人村“运”过来是为了什么。

    他问:

    “你们还好吧,他们把你们抓来干嘛?”

    两个保镖站起了,可见狗人都坐守在洞口的茅草上,遂不敢轻举妄动,还是靠在洞里深处石壁上说:

    “不知道啊,他们不说话也不为难我们,就把我们俩不停地从这搬到那,又从那运到这的折腾死人了。”

    说话间,高个子的保镖悄悄不停地给孙世峰使眼色,示意他有什么话可以问那个管事的。孙日峰随把眼神挪回管事的人身上,此时发现这管事的的还是以一副多疑又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不过用不着孙日峰开口问了,因为管事的主动开口说:

    “他们是把你们俩当作储备粮用了,所以走到哪搬到哪,等肚子饿了找不到粮食吃的时候直接就拿你们俩开撕。”

    这管事的人语气十分淡定,很难让人怀疑其言语的真实性,这话也就如一股冷气狠狠地朝两个保镖身上灌,下得两人抱着一块齐刷刷喊:

    “oh my god!”

    孙日峰注意到这两个人挺矫情的,他记得赛琳娜是明星,兴许这类人都是这么潮范儿?

    紧接着,谢克志剧烈的干呕了一下,看来情况大有不妙了!那么,不管对方是什么眼神做什么打算,硬着头皮尽快的交流和脱身是现下孙日峰的要务。

    孙日峰再次诚恳的跟管事的人交流说:

    “我认识一个医生,就在这个洞外不远的地方,我相信他还有救的。你让人扛上他把我们送出洞去,我带他去找医生治疗。”

    没想,这管事的的听完话后冷笑了一声说:

    “哼哼,你说的医生姓孙是吧。”

    怎么,原来他们认识?

    孙日峰自认为失策的点头:

    “呃……是的。”

    管事的又冷笑:

    “我讨厌姓孙的。”

    孙日峰一下懵了。这管事的讨厌姓孙的缘由他是不知,可要是给他知道自己也姓孙,不就正好撞枪口上么,真是霉运不断。

    接着,中枪的那个狗人渐渐没了动静,看样子快血尽人亡了。孙日峰见状内疚不已,确定这狗人已经没有力气嘶咬自己了,便还是赶紧检查他的伤口。

    然后就在这低头俯身的瞬间,孙日峰瞥见管事人被火光映在地上的影子动了一下,随即有4个狗人出列窜到孙日峰身后,把方育才和谢克志抓了过去。

    管事的用孙日峰听不懂的乱吼命令狗人把方育才重新绑上了“烧烤架”!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