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赔了夫人又要折兵
    那瞬间,孙日峰恨自己分身乏术,站起来不知该先救方育才,还是谢克志。但见方育才被重新绑上了烧烤架似乎明显更危险一些,而谢克志则是被抬到了洞口就放了下来,于是当机立断认为还是先救方育才吧。

    他大喝一声:

    “慢着!”

    并左右撞开了两个狗人。

    方育才落地后惊魂未定的惨叫,孙日峰顺手勾住他衣领快速将他拖离篝火。

    管事的见状一点也不着急,随便把头冲着狗人堆一偏,一群狗人便群起而攻之将孙日峰手脚锁住。孙日峰单凭原本的力气要挣脱开这么多双手的束缚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借用了隆包的力量。

    孙日峰这一路过来借助隆包披荆斩棘无数次,就算隆包是充满电的充电器,电量也该亮红灯了,何况用的还是孙日峰自身的“电”。

    所以肚子早就饿了的孙日峰明显感觉隆包“电力不足”,卯足了劲才勉强把狗人们给甩开,而他自己也是精疲力尽。

    狗人被甩开后他晕乎着赶紧站起来,并晕乎道:

    “好晕,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一醒来就这么晕乎。”

    狗人的那管事的冷笑一声:

    “哼,我们只是把你们运上来,害你晕过去并晕到现在的,是那个中了蛊毒的家伙。”

    “什么?”

    孙日峰知道“那家伙”指的是谢克志,孙日峰刚眼前敞亮一些,惊讶间又见一片黑影朝他猛扑了过来。

    这回他再没招架之力了,任狗人们肆意将他推倒、猛踩,将他呈五马分尸状压在地上,然后至少两只以上狗人直接坐上他后背,让他被压“五指大山”下。

    得了,孙日峰懒得挣扎了,本也就跟喝了几两老白干一样晕乎,这状态挣扎也是白搭。

    好在狗人不吃孙日峰只是压制他,孙日峰干脆做臣服状道:

    “你是说我中我朋友的毒了?”

    管事的道:“那当然,他现在浑身是毒。”

    孙日峰担忧的望向谢克志,这下他已经看不清谢克志的样貌了,只能看到黑黢黢的影子。谢克志还是被狗人们抬着,而抬着他的狗人晃晃悠悠,好似喝了酒一般。

    莫不是,那些狗人也中毒了?

    孙日峰道:“快看,他们也中毒了好像。”

    管事的淡淡点头:“对,中毒了。”

    没想到他这么淡定,孙日峰忽然没把握自己得计谋是否能成功了:

    “那……中毒了就让他们放开他不就没事了嘛。”

    管事的气定神闲道:

    “用不着,把他扔出去就行了。”

    扔出去?那不就是说直接把谢克志扔下深坑么!这可不行!

    “老谢!你咋没反应呢老谢!老谢?老谢!”

    尽管孙日峰是如此声嘶力竭的呼喊谢克志,但他没有一点反应,可能已经晕过去了。孙日峰转而去求管事的,可管事的压根无动于衷,扔下一句“毒物,留着祸害人”,就命令狗人把谢克志当木头一样干脆的扔出了洞外!

    孙日峰张嘴吸了一大口凉气,脑子“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那无能为力的感觉,犹如谁从左右两边同时拍了他得耳朵让他懵得不知所措。

    随着他一声狂呼:“老谢!”

    谢克志消失在了洞口……

    管事的事不关己般又冷笑了一下,随即挪动身躯去查看中枪躺在地上的狗人。那狗人像是死了,管事的踢他,他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孙日峰没法再同情那个狗人,因为他的同伙和会说“人话”的管事人刚刚残害了孙日峰的同伴。同时,孙日峰终于肯定了一个猜疑,那就是这管事的实际上并不是狗人的同伴,而是奴役狗人的人之类的。

    也就是说,狗人在管事的人眼里其实跟草芥也没什么区别,只是管事的人更加了解狗人,能够利用狗人并与之沟通。这样一来,狗人的身世和管事的之间得关系更加扑朔迷离。

    不过……管他真相是怎样,谢克志可是被扔下了不下百米深的悬崖绝壁!现在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一想到此,孙日峰便什么好奇心都没有了,他捶胸顿足,期盼着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孙日峰把自己的手在地上砸出了血,然后狠盯着管事的人歇斯底里: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看你轻脚快手的,根本不像中毒了啊!”

    管事的抠了抠整张脸上唯一没被头发和胡须遮住的眼睛皮道:

    “我本来就没中毒,我是正常人,不会中毒。

    他也没中毒,他和他也不会中毒,但是你会。”

    孙日峰看看方育才,发现他是没中毒,只是快被吓傻了。而管事的说的他和他是指两个保镖,他们果然也没中毒。

    这说明什么?

    孙日峰在心里快速的自问自答,这说明他们都说正常人,或者说寻常人,而自己不是。

    好吧,自己不是寻常人这件事已经不会让孙日峰惊讶了,因为他都跟隆包“相处”了这么多次,早就了解到自己得不寻常了。只是,这不寻常得根源,是否会在此处得到解答呢。

    孙日峰咬牙问:

    “那你为何要把一个对你无害的人扔下去!”

    管事的答:

    “对我没什么影响,但对狗儿们影响大了,你没见他一干呕,我那两个得力干将立刻吓得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躲到墙角去了么。”

    孙日峰寻思两个得力干将是指谁,然后反应过来定是之前把方育才放到篝火上去烤得那两个怪人。如若如此,那两人是活该被毒啊,谁让他们碳烤活人来着!

    不过这话孙日峰可不能当着管事的人面前吐槽。

    接着,急得孙日峰直跺脚却无力制止的事又发生了。

    管事的冷笑一声,转身指向方育才潇洒来了一句:

    “放上去,烤了。”

    说罢管事的就当开了个玩笑自言自语:

    “哎呀我傻啦,这些家伙又听不懂人话。

    呜呜呜……”

    管事的这么一叫唤,方育才便重新被狗人五花大绑送上了烧烤架。孙日峰仍旧被狗人死死束缚在地不得动弹,于是他依旧只能做无用功的呼喊:

    “别!求求你们别烤他!我们谈谈,我们谈谈!”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