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此毒,可解
    流苏城大牢。

    空旷的大牢内,除了刘伟外,没有一个犯人。

    将刘伟押入牢房,金甲男就要转身离开。

    “你是御兽堂派来的?”刘伟忽然问道。

    “御兽堂?”金甲男微微一愣,旋即恢复一贯的高傲姿态:“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问话!”

    刘伟敏锐的捕捉到、金甲男脸上昙花一现的疑惑,眉头不由一皱。

    “难道是我多虑了?可是,这家伙抓我来的原因,又怎么解释?”

    正疑惑间,就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薛英,听玄阳焱天虎的虎胆,已经被你找到了?”

    只见地牢外,一个曼妙婀娜的倩影,款款走入。

    “这玄阳焱天虎、凶残绝伦。我等凡俗,绝非一合之敌,便是从它眼前逃脱,都非易事,更别取它虎胆了。”

    “薛英,你如实告诉我,这枚虎胆,到底是怎么来的。”

    她声音清澈,如同剔透的水晶,又如雪山之巅,那冰雪融化而成的泉水,鸣奏叮咚,如若天籁。

    “我”

    金甲男支支吾吾,一时不出话来。

    听着两人的对话,刘伟登时恍然大悟。

    原来玄阳焱天虎除掉一事,被薛英有意隐瞒,并没报上刘伟的名字。估计捉拿他,也是薛英擅作主张,私自做的决定。

    想到这,刘伟不由扯着嗓,大喊道:

    “是刘爷把玄阳焱天虎给灭掉的,却没想到,薛英这瘪王八犊,想要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独吞刘爷的战果。”

    “嗯?”

    女怔了怔,似是没想到牢中还有旁人,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我啊”刘伟清咳了一声,大声道:“我就是刘爷,刘爷就是我啊。”

    “住口!”

    “大胆!”

    薛英出言厉叱,而女身旁,一个侍女,也出言训斥。

    “哒。哒。”

    女没有话,而是莲步款款,朝地牢深处走来。

    她白衣胜雪,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哪怕身处阴暗潮湿的地牢中,也那般耀眼夺目。连黑暗都变得自惭形秽起来,随着她莲步的轻移款动,潮水般悄悄褪去。

    于是,自黑暗中,渐渐现出一抹绝世容颜。

    这是一个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的女,貌美如花、肤白若雪,仿佛黑夜中静静盛放的百合,透着一股娴静美好的气质。

    刘伟脸上一呆。

    前世的他,哪怕在上看过再多的美女,却还是在瞥见她容颜的一瞬间,忍不住心中一跳。

    “大胆,见到大姐还不跪下!再看,心把你眼珠挖出来!”白衣女身后,一个青衣侍女,正板着脸,脆生生道。

    “饼儿,不可无礼!”白衣女轻声斥道。

    刘伟一听,不由乐了。

    “原来你叫饼儿啊,我告诉你,我可是专吃饼长大的,什么葱油饼、酱香饼、酸菜饼、黄饼、旺旺雪饼全都吃过,可就是没吃过人肉饼。”

    “再凶,信不信把你给吃掉。”

    刘伟脸色一虎,故作凶状。

    “你、你敢!”

    饼儿脸一白,嘴上逞强着,可脸早已藏在白衣女身后,那模样,煞是可爱。

    连白衣女都不禁莞尔。

    这一段插曲,让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缓和了许多。

    只见,白衣女莲步款款,轻移到刘伟面前,美目流转,似笑非笑的望来:

    “你叫刘爷?”

    “咳咳”

    刘伟老脸一红,忍不住干咳几声,语气却故作淡定道:

    “几十年前的老名字了。如今,早已经改名叫作刘伟,美女要是不见外,叫我一声刘少侠就好”

    薛英和饼儿闻言,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

    连白衣女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古怪。

    而无耻值,也狠狠涨了一波。

    “在下顾萱,是流苏城城主、顾成风之女,不知少侠犯了什么罪,被送进大牢里了?”

    顾萱美目中闪过一丝玩味,又补充了句:

    “要知道,我流苏城一向太平,百姓们兢兢业业、恪守本分。这流苏大牢,可是有两年多,没关押过犯人了。”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刘伟就心中来气。

    于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了一遍。

    到赤手空拳、打死玄阳焱天虎时,顾萱美目中闪过一抹异彩,侍女饼儿也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只有薛英,脸上写满不信。

    再提到薛英不问缘由,捉拿他时,刘伟好一顿添油加醋,直把薛英气得够呛。

    “大姐,你别听他胡。玄阳焱天虎刀枪不入、凶残异常,岂是他一个毫无修为之人,能打败的?”

    “况且,在城外,我曾试过他的实力,武功平平,实在不值一提,根本不是玄阳焱天虎的对手。”

    到这,他顿了顿,继续道:

    “玄阳焱天虎,死因蹊跷。而这厮来历,也万分可疑,属下担心是奸细,这才将他暂时看押起来。”

    刘伟一听,差点气炸了肺。

    敢情这厮无凭无据,抓自己只是凭空臆断?自己长得像奸细?有这么根正苗红、一派正气的奸细吗?

    倒是顾萱微微摇头,轻叹道:

    “薛英,这件事,是你做差了。你刘少侠、杀玄阳焱天虎是假,但他仅凭单手、就举起数千斤重的玄阳焱天虎,总是真的吧。”

    完,也不管薛英羞愧欲绝的目光,转头看向刘伟,然后盈盈拜了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