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猪大肠再现
    “噼里啪啦——”

    一口巨锅之中,肠汁淋漓、滚油沸腾,发出阵阵好像下雨一样的动静。

    巨锅前,刘伟手持锅铲、上下翻飞,宛若厨神附体,用手舞足蹈形容,实不为过。他笔直的伟岸的身影,在滚滚油烟中时隐时现。

    没一会儿,整个杂役堂的后厨,就彻底沦陷在浓烟的笼罩之下。从门窗外,不时冒出滚滚黑烟,仿佛火山口爆发一样。

    “咳咳咳。”

    哪怕退到屋外,众人也被油烟呛得咳嗽不止。

    “这王平究竟搞什么名堂!”

    秦亮气得牙痒不止,却不敢顶着黑烟冲进去一探究竟。

    直到油烟变些,众人才捏着鼻,一个个蹑足走进后厨,好像生怕动静大了,会沾染到晦气一样。

    “滋。滋。滋。”

    油锅中,继续冒着滚烫的沸油声。

    众人抬眼看去,就见猪大肠泡在浑浊的沸油里,在锅铲的翻来炒去下,咕嘟咕嘟的冒着屎黄色的油泡,黄澄澄的,就像是猪屎一样

    “呕——”

    一些内心脆弱的人,当场差点吐出来。

    连秦亮都觉得胃液翻腾,口中酸水直冒,连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王平,你颠倒三观,当众炒屎,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打从进屋时,他就一直憋着气,以至于连话的声音都变了。

    其实,不仅是秦亮,无论是杂役堂一方,还是执法堂一方,全都暗自闭气,生怕一不心,吸进一口炒猪屎的浊气。

    刘伟见状,奇怪道:“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差,一个个跟缺氧似的,难道这屋里的一氧化碳浓度太高了?”

    “老大,你在什么?我为什么我听不懂啊?”车宏伟紧捂着鼻,憋闷的声音从指缝中一丝丝传出。

    “把手拿开,你就这么不相信老大吗?”刘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车宏伟一听,脸都绿了,眼中立马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一颗脑袋更是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活像是一个被逼良为娼的受气媳妇。

    只是,这模样落在刘伟眼里,越发心中火大。

    “不拿开是吧,那我帮你!”

    着,就在车宏伟的惨嚎声中,掰掉了他的手。

    “老大,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对你忠心耿耿、死心塌地,你怎么能让我闻屎味呢咦?这屎味蛮香的?”

    车宏伟先是哭爹喊娘,当吸了一口气,脸上顿时一愣。

    锅中的猪大肠,非但没有丝毫猪屎味,居然还散发着一股清香?这气味,比之鱼鸭荤菜,清淡了不少;比之米豆素菜,又醇香了几分。

    气味浓淡相宜、奇特自然,简直闻所未闻!

    “一定是我憋气太久,产生幻觉了。”车宏伟努力甩甩头,又深深吸了一口。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车宏伟眼珠都快瞪出来了,一双圆瞪的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只觉得自己的认知,都快颠覆了。

    “来,尝一个。”

    刘伟用锅铲挑出一块黄澄澄的猪大肠,递到车宏伟嘴边。

    “好香”

    车宏伟鼻头耸动,把脸凑到锅铲上,深深的嗅了一口,随后嘴巴一张,“哧溜”一声,顺势将锅铲上的半截猪大肠,吸入口中。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车宏伟居然木有反抗?就这么乖乖的把盛猪屎的猪大肠吃下去了?”

    “还一脸陶醉的样?这跟吃屎没两样嘛”

    “是不是我们误会了,有可能猪大肠炒起来真的好吃,也不定?”

    “我看未必!一定是王平偷偷往猪大肠里,放了令人致幻的迷药,才让车宏伟迷失了心智,大家一定要屏住呼吸,切不可吸入一点。”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耸然一惊,连忙运气抵抗,丝毫不敢吸入一点。

    刘伟冷哼一声,既不作阻拦,也不作解释,自顾自的将炒好的猪大肠倒入盘里,然后拿来两条板凳,与车宏伟对坐着大吃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