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憋屈至极
    “为什么?咱们五院盟七大门规不是有一条,不可残害同门!”季无忧激动道,“难道那赵睿仗着是长老的孙,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孙立沉声道,“那倒不是,练气弟的擂台较技,是宗门所允许,即便是下手过重,也有失误的可能,倒也算不上残害同门。”

    “肯定不是失手,那厮肯定是故意的!”牛二红着眼道。

    “是失手还是故意?不是我们了算的。”孙立道。

    众人久久无语。

    牛二突然一脸希冀道,“孙师兄,你能打败赵睿那厮吗?要不你去把他约上擂台,为江师兄报仇!”

    孙立尚未言语,华文山已然呵斥道,“胡闹!孙师兄虽然和那赵睿一样都是练气八层修为,可赵睿既然是长老之孙,可想而知,他身上的法宝岂是咱们可以相提并论的。”

    仇五娃道,“是啊!除非我们的境界高出他一大截,才有可能打败他!否则与他约战,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牛二一时灰心丧气到了极点。

    孙立默然许久后,肃然道,“来日方长!”

    接着他扣着江浩波的脉门,检查了一会后,对众人道,“江师弟丹田虽废,但也无性命之忧,让他好好休息吧。你们各安己事,我去去便回。”

    一完,他便出了院门而去。

    季无忧,牛二,华文山和仇五娃四人,也从江浩波房中退出,聚在院内,一时间,气氛凝重。

    “孙师兄去哪了?”季无忧问道。

    仇五娃:“可能是去找他师父曾师叔想办法了。”

    华文山:“谈何容易!丹田被废,若想复原,除非得到至高品阶的灵丹妙药。可据那样的丹药,就算是凝河修士,也不容易弄到手!”

    季无忧原本还想找陈雪松想想办法的,听两位师兄如此后,便也打消了这一念头。

    ……

    不久,陆续有几名丹法院的师兄来或租或退还灵猴,都问起了江浩波的情况,看来事情已经传了开来。

    有人告诉几人,执法堂的师叔们已经介入了这次事件的调查,又那赵睿得到严惩的可能性不大。

    毕竟门派虽然严禁私斗,但擂台之争,历来是被允许的。而按照以往惯例,只要当场不出人命,往往都会不了了之。

    果然,不多久,便有两名执法堂的涌泉修士来到灵猴院。

    先是到江浩波房中稍微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接着又例行公事的询问了几人一番。

    在他们即将离去时,仇五娃壮着胆询问,赵睿有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两人当下直言,经他们综合取证,赵睿并未违反门规,但江浩波受了重创也是事实,执法堂会责成赵睿付出一定的灵石作为赔偿!

    季无忧几人一听此言,心灰意冷,憋屈至极!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这样的结果,却依然无比的令人难以接受。

    对目前的江浩波而言,若不能恢复丹田,即便给他再多的灵石又有何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