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道理之说
    “自然是狮!”季无忧毫不犹豫的答道,牛二也跟着点头。

    “那你们可知什么叫做螳臂当车?又可知什么叫做狮搏兔?”孙立又问,紧接着,不待两人答话,他又道:

    “螳螂发怒,举起臂膀想挡住车轮,自寻死路而已,究其原因,是因为它没有自知之明;而狮搏兔,亦用全力,此可谓本领越大,便越虚心谨慎!

    你们又有什么本事?敢随意大放厥词。莫不是要学那自大的螳螂?”

    牛二被孙立的话语得涨红了脸,季无忧却犹自不服气的道,“难道咱们五院盟连一点道理都不可以讲吗?”

    “季师弟,你是不是认为,这次事件的道理全在我们这边?”孙立神色平静道:

    “那你可以去赵睿所在的道法院看看,问问他们是怎么看的?也可以问问其他院的弟,是不是人人都觉得是那赵睿无理,咱们才有道理?”

    “孙师兄,你的意思,还会有人认为赵睿是有理的?他那般咄咄逼人,又将江师兄伤得这么严重!他怎么可能有理?”季无忧继续辩驳道。

    “季师弟,你告诉我,什么是道理?”孙立不答反问道。

    季无忧一时语塞起来,道理是什么?他以前从未细想过这个问题。

    他突然想起时候家里的情形,父亲好赌,数日不回家是常有之事,一回去时还会乱发脾气!

    柔弱的母亲那时便会心平气和的与父亲,要他讲点道理,讲点良心!父亲闻言后往往便会偃旗息鼓!

    想到此处,季无忧振振道,“道理就是,一个人做事情要凭良心!那赵睿就是个没有良心的人。”

    孙立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突然神色复杂道:

    “不管是道理还是良心。立场不同,标准就会截然不一样。

    假设在战场上,有人用一个阴毒的计谋,害死了敌国的千军万马,却挽救了自己的国家。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敌国之人肯定会觉得他丧尽天良,但他的同胞定会当他是正义的守护神。”

    他完这话后,默然良久,季无忧两人见其神色肃穆,不敢多言。

    孙立接着道,“咱们与江师弟亲近,就会觉得他有道理。若是有人和那赵睿亲近,就会觉得他有道理。他好端端的和那衣柔在谈情爱,却被江师弟冷哼讥讽,他做出反击难道不正常吗?而且他所给出的选项,在旁人看来,难道真的很过分吗?”

    孙立的话语逐渐变得沉重,他的眼光变得更加深邃,接着道:

    “所以,收起道理那一套吧,每个人有自己道理,强者才有话语权。在五院盟,一代又一代的强者制定的门规就是道理。

    门规允许见习弟擂台较技,咱们便要愿赌服输!哪怕输得再惨,也要学会接受现实,学会吸取教训。

    骂人是没有用的,敌人不是骂死的!

    知耻而后勇!

    只有从耻辱中学会勇敢,强大自己,才有能力去战胜敌人……

    但变强是需要过程的,在我们弱时,要切记祸从口出这句话,不要为了逞一时之快,遭来不必要的麻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