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仙门残酷
    在黑龙峰山脚与易乾坤分别后,两人继续朝着青龙峰行去,大雪依旧,雪地上的人影逐渐增多。

    季无忧边走边想着心事,易乾坤的话语给了他太多震撼,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复原龙心古阵吗?

    “牛二,你觉得易师兄这人怎么样?”

    “易师兄嘛?有点内向,却很够朋友。”

    牛二摸了摸怀中易乾坤临别时赠他的一个阵盘道。那是个巴掌大的聚灵盘,可以用来聚集天地灵气,加快修炼速度。

    “那你对他的话有什么看法?真有可能吗?”

    “是复原凤魂古阵的那些话吗?”牛二道,“我不知道!”

    ……

    大雪覆盖青山,到处一片雪白。灌木丛中的灵猴们,一堆堆的偎依搂抱着躲在树冠中,全无了往日的生气。

    灵猴院外,冷冷清清,连值岗的人影都不见。

    大门洞开,季无忧和牛二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径直走入院中,前院空无一人,隐隐的,后院传来了一阵阵抽泣。

    不详的预感中,两人奔跑向前。

    入眼的情形,是那样的令人难以置信——江浩波割喉自尽了,眼睛睁得老大,鲜血染红青袍……

    ……

    就在两人出去抓鱼后不久,天空飘下飞雪,江浩波独自静坐在院外的凉亭内。

    意想不到的访客到来——衣柔,同行的还有那赵睿。值守的华文山和仇五娃强忍怒气,租给他们两只灵猴,接着便忙着招待下一批访客。

    完事后,华文山两人才发现,赵睿和那衣柔并未走,而是在凉亭内,笑着跟江浩波着什么。

    华文山和仇五娃急忙跑了过去,赵睿一脸笑意的看了他俩一眼后,便带着衣柔离开了,凉亭内的江浩波则是面色铁青。

    两人望着赵睿远去的背影咒骂了几句,江浩波的面色也逐渐归于平静,不多久就回到院内。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再见江浩波时,众人与他已然是阴阳相隔了。

    ……

    谁也不知道赵睿和衣柔两人到底跟江浩波了些什么?

    总之,江浩波的确是在敌人的嘲笑下割喉自尽了!

    或许是他自知,一个丹田被废之人,已然永远失去了重获尊严的资格,苟且偷生还不如一死了之吧!

    ……

    牛二的哭声震动云霄,却挽回不了江浩波年轻的生命。

    孙立脸上,像是能拧出水一般。

    众同门们或是痛哭,或是抽泣。

    就连往常与江浩波不太对付的那几人,也是默哀无语。

    望着这样的惨状,季无忧一阵心悸,他虽见惯了生死,却也不禁感慨生命的脆弱。

    他不住在心中问自己,江浩波到底死得值不值?

    ……

    当天下午,孙立先是去找了师父曾强,得知其正在闭关炼丹。于是便径直去了丹法总院,禀告了江浩波的死讯。

    总院派了两名神情冷峻的涌泉修士来到灵猴院,查探了尸首,又将华文山和仇五娃一一叫去问了些话,确认江浩波是死于自杀后,当即做出指示,着孙立尽快将尸首火化处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