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画
    “我暂时哪用得了这么多?”秦柔道。

    “那就先攒着!待你踏入练气士的世界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季无忧道。

    秦柔见他语气坚决,便也不再坚持,“那就按你的办吧!”

    ……

    气孔中的光线逐渐变淡,估摸着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此间事已毕,季无忧下意识的想起中午时负气离去的聂无双,心中突然莫名的尴尬起来。

    本还想就此告辞离开聂府,可适才他答应教秦柔修行时,不知怎地竟忘了这茬?

    无论怎样?过的话便要兑现。看来,暂时是走不掉了。

    ……

    没想到的是,秦柔似乎和他心有灵犀一般,突然道,“无忧,无双那里,我代她正式向你道个歉,请你务必原谅她!”

    见她神色慎重,季无忧也正色道,“秦姐不必如此,我对聂姐,绝无责怪之意!相反,她的出走,我多少要负点责任。”

    “这怎么能怪你呢?只怪她的性太过冲动!她就不能静下来听我解释几句吗?反而要拔刀相向,她那一剑,我现在想来都还后怕,若再偏得几分,后果难以想象,我怎还有脸再面对你?”秦柔有些激动道。

    “秦姐言重了!弟现在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很吗?我只怕这次的事情,会伤了你们母女间的感情!”

    事实上,秦柔对自己女儿的评语,季无忧是很认同的。聂无双的性,的确有些急,与其母亲的温文尔雅,截然不同。

    今次,若非秦柔最后发怒,他季无忧的脖,定然会被其砍断一半吧。

    不对,有吞噬之力强化了他的身体,应该只会被砍断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总之,是够他受的了!

    尽管如此,季无忧心中,对聂无双却的的确确没有丝毫恨意,事出有因,终究是情有可原!

    ……

    秦柔接着道,“伤感情是不至于的。无双的性格,我很了解,虽然冲动,却并不傻,用不了多久,她自然会想明白今天的事情!”

    道这里,她突然又哀叹道,“只是她这个性,若不改改,日后只怕会吃大亏!”

    望着她脸上的愁绪,季无忧耐心的安慰道,“秦姐不必着急,我看聂姐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后期,她在练气士学院定然混得不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