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我的小姨
    ,!

    我的吻如雨点一般洒落在穆静菲的身上,一只手尽情的抚摩在她的胸口,她闭着眼睛,只是抱着我的脑袋,不敢看我们此时的撩人动作。

    “嗯啊……”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小姨的一声怪叫,紧接着浑身随之一震,整个人像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床上。

    我将这倔强的小马达扔到一边,终于取出来了!

    可是我内心的火热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而越加强烈,我再次扑在了小姨的身上,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

    “呜呜……”本来安静下来的小姨再次挣扎起来,尤其是在我亮出那已经饥渴难耐憋得难受的铁棒时,小姨惊呼一声,双眼迷离的看着,闪过一丝强烈的挣扎之色,旋即一把推开了我,向外面跑去。

    我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小姨的离开让我那失去理智的大脑清醒了几分。

    小姨憋了整整一晚上,估计是去洗手间了。

    我在她的卧室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再多的欲-望也在这长久的时间下消磨的一干二净。

    看着小姨过着一条浴巾,面色冷艳的走过来,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失望。

    “小姨,我们……”

    “你还想干嘛,还不快把衣服穿上,你这样成何体统!”小姨转身关上门,冲我凶巴巴的呵斥道。

    “小姨,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我无语了,小姨这样子跟之前的反差也太大了一点吧?

    “怎么?看也看了,便宜也赚了,你还想怎么样?”小姨冲我生气的说,估计是想起刚刚跟我的放纵,一张脸再次红了起来。

    “之所以是这样,我只是想配合你赶紧给我取出来罢了,今、今天还是要谢谢你。”小姨脸上的红润退去,脸色慢慢平静下来,一声谢谢说的十分客气,这让我感到一丝陌生的距离感。

    小姨很传统,是不会真的跟我做出那种事情的,我的心里有些失望,我跟穆雅彤根本就是假的,而这段时间跟小姨的相处,我越发的觉得喜欢上她了,喜欢她的温婉安静,喜欢她既羞涩又性感的样子。

    “你快走吧,让彤彤看见不好。”小姨说道,看着我的眼神欲言又止。

    但我心里失望,也没有看见,识趣的答应一声,拉过裤衩穿了起来,站在床沿边上道:“那个……没事我就先走了。”

    小姨站在一旁,没有吭声。

    而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身来,举着手里那**的小马达道:“小姨,这个小马达你还要不?”

    小姨刚做上-床,听到我的话后俏脸顿时一红,瞪着我怒道:“滚!”

    “另一半还在我那里,修一修还能接着用,你知道我的技术……”

    我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抱枕就迎头飞了过来,小姨恼羞成怒的道:“还不快滚!”

    我伸手接住抱枕冲她龇牙一笑,将抱枕丢过去道:“就当是一场梦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现在这样,才是之前的小姨。”

    小姨听得一愣。

    “其实,有句话我并没有骗你,小姨,你很性感漂亮,我真的很喜欢你。”说完,我不给小姨再将抱枕丢过来的机会,连忙关上门溜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再次听到我这句混账话后,小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我已经看不到了。

    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我的脑海里忍不住想起跟小姨疯狂缠绵的那一幕,我知道,小姨真的动情了。

    小姨很传统,绝对不会跟我做出乱了伦理的事情,如果我不是穆雅彤的未婚夫,她一定会愿意吧。

    但我跟穆雅彤只是假的!其实我也想过,就算我真的能跟穆雅彤结婚,那也是假结婚,她不会让我碰一下。

    爱情不在年龄,我感觉我真的喜欢上穆静菲了。

    毕竟蒸腾的太晚又太累了,我一边想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的很晚,拿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了,出了门,发现小姨和穆雅彤都不在家。我随便从冰箱找出面包牛奶吃了几口,一边吃着发现小姨的卧室门开着,我好奇的向里面看了一眼,顿时一愣。

    我急匆匆的走进去左看右看,傻在了当场,小姨搬走了!

    我心里有些失望,小姨一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觉得尴尬才搬走躲着我。

    旋即我猛地一愣,话都已经说开了,小姨为什么要躲着我?难道她怕会对我动真情?

    想到这里,我苦笑一声,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小姨之所以搬走,只是怕见面之后尴尬罢了。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有些堵,于是出去吃了个午饭,在网吧一直待到穆雅彤打电话询问。

    “小姨什么时候搬走的?”穆雅彤疑惑的看着我道。

    “啊?小姨搬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装着一愣。

    “难道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下午醒来的时候都两点多了,我以为小姨去讲课了。”

    “这是寒假期间,讲什么课?小姨有时候出去讲课是一些辅导班聘请她去的。”穆雅彤瞥了我一眼,看我的眼神像个白痴。

    现在还没过正月十五,还是寒假期间,不过洪峰是南方城市,几乎没有四季,冬天也不冷。

    我挠了挠头,旋即唉声叹气的说:“本以为小姨在这里,咱还能亲昵一点,小姨这一走,我就被打回了原形。”

    “你知道就好!”穆雅彤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找到小姨的电话。

    穆雅彤询问才得知,姥爷身体不太好,小姨回了老家看望老父亲。

    “晚饭你自己解决吧。”穆雅彤收起电话,扔下一句话就一头钻进了书房。

    又是无聊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醒来的很早,穆雅彤特地打扮了一下,一身束身的黑色职业套裙,干练而不失美丽。她站在阳台上跟手下打着电话,听到谈话的内容,我才知道,沐华府竞标就在今天。

    “我的钱。”我看她要走,连忙说道。

    “回来再给你,别烦我。”穆雅彤不耐烦的摆摆手,推门离去。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阵难受,之前她对我态度很好,她有用到我的地方,现在利用完了。

    我有了一丝明悟,我在她眼里只是一个用钱租来的物品罢了。

    妈的,她又不是我的老婆,对我什么态度都无所谓,只要给我钱就行!我在心里想。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好受了很多。

    她不在家,我感觉很轻松,出去吃了个早饭,所谓饱暖思淫-欲,我有种找个女朋友的想法,我忍不住想到了那天晚上的赵敏。

    男人对曾经上过的女人总有一些复杂的情怀,尤其还是男人的第一次。

    女人就像酒,越喝越醉,却也越喝越渴。

    不过,我也就是想想,我跟赵敏根本就不可能c歹人家也是公务员,而我却是什么都没有的**丝,况且我还陷害了她。

    前段时间,趁着穆雅彤心情好,我旁敲左击了一下赵敏的情况,得知赵敏是市政府物业管理资质等级评审主任,而穆雅彤的百城物业想要从二级评审到一级,就必须要从这里过关,而听说百城物业所管理的小区出现过污点,所以她才陷计赵敏,让她评审过关。

    而百城物业晋级一级的硬条件就差5万平方米的别墅区了,所以穆雅彤对沐华府志在必得,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

    因为钱还没到手,我也不敢得罪穆雅彤,而且想到今天她竞标,她跟元昌民都滚床单了,竞标的事情肯定手到擒来,趁着她高兴,没准就把钱给我了。

    玩到六点,我退出游戏,就离开回家了。

    本来我觉得穆雅彤怎么也得九点多回来都是好的了,毕竟竞标成功还要庆祝一番,说不上还要去元昌民那里报答恩情,结果出人预料的是,她竟然在家里。

    我换上拖鞋,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张脸冷的吓人的穆雅彤,好像欠了她五百万似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发生意外了?

    “怎么了?看你不高兴。”我试探着问道。

    “滚!别来烦我!”穆雅彤冷声说。

    “靠!”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只不过为了那还没到手的三十万,我只能忍耐。

    穆雅彤似乎不愿意看到我,冷冷的站起身进了卧室。

    竞标失败了?她被元昌民耍了?我满心疑惑。

    可这只是一个小区罢了,让谁管不是管?对元昌民来说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旋即我转念一想,这样的话,那三十万是不是就泡汤了?

    “嘭!”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穆雅彤的卧室里忽然传出一声杯子砸碎的声音,紧接着我隐约听到她的怒骂:“元昌民,你不是人!”

    真的竞标失败了?那我的钱怎么办?

    接下来几天穆雅彤对我的态度十分恶劣,把气全部都撒在我的身上,并且不止一次让我滚,但为了钱,我都忍耐了下来。

    这一天,穆雅彤回来的很晚,我以为她不知跟谁鬼混去了,结果十一点多钟的时候,门铃响了,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扶着酩酊大醉的穆雅彤站在门外。

    “你是?”

    我跟那女人对视一眼,同时问对方道。

    “我是小彤的未婚夫,高飞。”我当先说道。

    “哦哦,你好,我是穆总的高级助理何丽,穆总喝醉了,你帮我扶一下。”何丽打量了我一眼,表情有些怪异,显然作为穆雅彤的贴身助理,竟然都不知道她有了未婚夫的事情。

    不过想到这个男人住在穆总家里,而且看起来气质不错,应该错不了。

    可是刚把穆雅彤扶进卧室,她就又吐又叫,大骂姓元的不是东西。

    “何姐,麻烦你帮她换身睡衣。”何丽年纪应该在四十岁左右,我喊她姐道。

    “嗯?”何丽一愣,有些疑惑。

    我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穆雅彤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总算安静下来。

    稍顷,何丽洗过手从洗手间出来,我从沙发站起身道:“麻烦何姐了。”

    “没什么,高总不用这么客气。”何丽连忙摆手。

    高总?她以为我是什么大老板?我不禁苦笑,并没有解释什么,脸色严肃的道:“雅彤到底怎么回事?”

    “您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道:“雅彤的性格你应该也知道,她什么都没跟我说。”

    何丽对我的话没有任何怀疑,点点头便开始诉说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