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黑道大佬
    ,!

    从穆雅彤的家出来,我一路狂奔,一直跑到了一处僻静的公园才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左右,小公园看起来十分冷清,但也有下晚班的青年男女结伴走过,甚至还有在公园座椅上悉悉索索打野-战的青年男女,不时传出压抑着气息的快乐呻-吟。

    我好像什么都听不到,漫无目的走着,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离开了穆雅彤,我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刚刚她摔在我身上的银行卡里最多也就三十万,而母亲做完手术或许还有后续的医药费,肯定又是一笔巨款,我对未来充满了绝望。

    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有些难受,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的冲动。

    我去不远处的小卖店买了包烟,靠在一根路灯下面,慢慢冷静下来,我就不怪穆雅彤了,要怪就怪我自己,是个没有本事的废物,我默默的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浓郁的烟雾像一张无法挣脱的网,笼罩着我满是绝望的脸。

    我不知道靠在这里多久,一直到周围没有一个人影,地上已经随手丢了十几个烟蒂。

    我站起身打算去网吧玩半晚上,明天要是没什么事就回家一趟。

    就在这时,前面的树荫下,一个男人忽然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我见他摇椅晃步履蹒跚,以为是个酒鬼,我没在意,也没有任何嫌弃,因为他跟我是一样的人。

    哪知他转身就要往葱郁的树林走,就在接近一棵树的时候他伸手一扶却是没扶住,‘噗通’一声趴倒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着,再也没能爬起来,甚至还带着一丝痛苦的哼声。

    估计是喝迷糊了,可别脑袋插在泥土堆里闷死了,我决定赶紧走,要是被赖上可就麻烦了。

    我心里提高了警惕,可就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侧头看了他一眼。

    看到之后,我顿时吓了一跳。

    借着昏黄路灯熹微的光,我见那个家伙全身都是血,身上的西服划出几道大口子,触目惊心。

    我在这个城市好歹呆了几年,洪峰是沿海城市,经济发达,国家重视,但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暗,洪峰市可不太平。整个洪峰市被四大地下势力占领,各方因为抢夺地盘等利益经常发生火拼。

    我不敢再看下去,生怕惹祸上身,于是加快步伐。

    “小兄弟,先别走,过来一下……”却不料,我刚走出没几步,身后忽然传来虚弱的呼叫声。

    听到这话,我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不知是因为惊吓,竟然挪不动步子,害怕的转过身来。

    只见那个男人竟然从地上爬起来,咬着牙身体慢慢挪动靠在那棵树上,脸色苍白的看着我。

    他年纪有三十多岁左右,脸型消瘦,却有凌有角,如斧凿刀切,他的眼神平静,只不过因为沾了血气的缘故,看起来有些吓人。

    “大、大哥,有什么事吗?”虽然他看起来已经半死不活,但我还是很害怕,说话都结结巴巴。

    “呵呵,小兄弟不用害怕,你有烟吧?”男子笑着道,眼神落到我的裤兜上。

    “啊,有有!”我惶然惊醒,手忙脚乱的摸出烟来拿出一支烟塞在他的嘴里给他点上,然后又哆哆嗦嗦的给自己也点上一根。

    男人狠狠的吸了两口,慢慢从嘴里吐出一口浓烈的烟雾,那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也慢慢舒展开来。

    “小兄弟,谢啦。”他笑着说,语气挺和蔼。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狠狠吸了两口,见他没有害人之心,心情也没有那么紧张了,见左右无人,我头脑一热道:“大哥,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个男人光看这股气质就是那种黑-道大哥,一个说不好我就会被砍死,

    “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了,你快走吧。”男人笑着摇头,朝我摆了摆手道。

    他是怕医院有警察或者是连累我吧?我心里想着,忽然对他的好感多了几分。

    不过好感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我还是聪明的选择了后者,我马上站起身,转身就想溜,谁知刚走几步,他忽然又叫住了我:“小兄弟,等一下。”

    我吓得一哆嗦,身上冷汗都快下来了,我不敢走,这个人明显是个黑-道大哥,我的样子已经被他看到了,若是不听他的,万一事后报复起来,我十条命都不够砍的。

    “麻烦小兄弟扶我起来。”

    “哦哦。”我连忙上去把他扶起来,手上黏糊糊的满是鲜血,我浑身颤抖。

    可不等我打声招呼离开,就见他忽然拿出一把沾着血的砍刀,眼中闪过凌然的杀气。

    由于天色昏暗,我刚才根本就没看到他的背后还藏着把刀,要不然傻-逼才会过去扶他。

    我吓得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魂不附体,草,老子好心帮你,你要杀人灭口?

    “大哥,我、我……”我看着他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可是忽然发现他那阴冷的目光投向远方。

    我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看到远处的马路上,突然冲过来一群人。

    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手里竟然全都拿着砍刀,不断向四周巡视着,明显在寻找着什么人。

    其中几个还到不远处的简易房小卖店和老板交谈着什么。

    我转头看了眼那个男人,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老、老大,我带你藏起来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见他要拼命,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哆哆嗦嗦的说道。

    “好,那你搀扶我到公园树林里去。”没有人不怕死,他听到我这么说,也是有些紧张的说道。

    “嗯嗯。”我连忙点头站起身扶他,可是由于失血过多,这个家伙的身体十分虚弱,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却是死死抓着手里的砍刀。

    锋利的刀锋映衬着昏暗的微光透出一股摄人心魄的血气,我吓得腿肚子打转。

    “走,快走啊。”男人见我扶着他不动,催促道。

    “我、我……”我欲哭无泪,我竟然双腿发软,根本就迈不开步子。

    “那你赶紧把我放下来,要不然被他们发现你就死定了。”男人感觉到我浑身打哆嗦,对我催促说道。

    “草,死就死吧,我救你,你得给我钱。”我努力深吸一口气道。

    “要多少?”男人忽然一笑道。

    “一……一万!”我咬着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呵,好。”男人笑着打量我一眼,似乎觉得我还挺有趣。

    丢你老母,都要死了你还笑得出来?

    救个人就有一万块!我成功的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几乎是半拖着他那虚弱的身体走进了密林,他身上那刺鼻的血腥味,熏的我直想吐。

    我生怕那群杀神会搜这个小公园,所以我拖着他一路没停,穿过公园,又在他的指引下,跌跌撞撞的进了一条阴暗的胡同里。

    “好了,应该没事了,歇一会吧。”男人说道,声音更加虚弱了。

    我小心的将他放下,或许是逃命激发了我的本能,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傻乎乎的搀扶着他往前跑,此时突然放松下来,我觉得两条腿肚子好像灌了铅一样,全身大汗,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兄弟,能给我用一下手机吗?”男人也是喘了几口气道。

    “哦哦。”

    “我没什么力气打电话,麻烦你打1578888xxxx,告诉接电话的人我们在南关东大街西胡同里。”

    “我、我打?”我惊讶的看着他。

    “嗯……”男人虚弱的点点头,似乎就要睡着,他是失血过多造成了昏迷。

    草,不会死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照着他说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你好。”电话很快接起,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只不过听其口气有点急。

    “你、你好,老大说我们在南关东大街西胡同里。”我连忙说道。

    “你是谁?”女人似乎感觉我的声音有点生疏,没听出我是谁,顿时一急,连忙问道。

    “我、我……”

    “等着,我们马上就到。”还不等我哆哆嗦嗦的说完,女人就挂断了电话。

    “喂,老大,你别睡啊,你不能睡。”我好歹看过电视,知道失血过多的人要是睡着了,很容易死去,我也不害怕了,抓着他的肩膀使劲的椅。

    “我要是没死也被你椅死了。”男人虚弱的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

    “再给我支烟。”男人再次说道。

    那个女人办事效率很快,没过一刻钟,我们就听到胡同外有几个灯光闪烁。

    很快,十几个人小跑着寻找过来,带头的是个女子,因为光线昏暗,容貌模糊看不清切,但是看她那一双纤细的长腿,身材肯定很棒。

    “猛子,你没事吧?”女人看到男人满身是血,语气有些焦急,但并没有害怕,显然是见过血的。

    “猛哥。”

    “猛哥。”一群小弟也是急忙凑上来。

    “死不了,不过需要马上包扎止血。”猛哥有气无力的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猛哥抬到车上去。”女人连忙吩咐。

    “是嫂子。”众人连忙恭敬的答应。

    “多亏这个小兄弟救了我,要不是他,我早已经被砍死了。”察觉到女人审视的看着我的眼神,猛哥解释道。

    “小哥谢谢你,我们先回去吧?”女人语气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对我感激的说道。

    “啊,那、那个我……”我不想跟他们走,这些人一看就是黑涩会砍人的,我可不想跟他们有什么牵扯,但是见众人都看着我,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们人人手里都拿着砍刀,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看你对这里不熟悉,身上还沾了血,若是被那些人碰上难免会有麻烦,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猛子不是知恩不报的人。”见我犹豫,那男人笑着对我说。

    “哦,那好吧。”我呆呆的点头,跟他们上了车。

    而我没想到的是,由此开始,我踏上了一条不平凡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