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跟我抢女人?
    ,!

    “我能帮你做什么?”

    穆雅彤看着我皱眉思考,整整三分钟,这才说道:“你的确可以帮我一些忙,不过,会有危险。”

    有危险?我一愣,有些害怕,不过话已经出口了,至少也要问个明白,仰头看着她道:“说吧。”

    “你知道你今天打的那个人是谁吗?”穆雅彤反问道。

    “不是元昌民的狗腿子吗?”我一愣。

    “的确是,不过,他的身份可不简单。”穆雅彤冲我一笑道:“他叫华少威。”

    “华少……”我浑身一个哆嗦,目露震惊。

    洪峰市有四大地下势力,他们所经营也有些不同。

    毒枭魔龙,据说洪峰市所有的毒-品包括各大娱乐场所所销售的摇-头-丸等毒-品有九成都出自他的手。

    杀人不眨眼的血寒,洪峰市靠近沿海,沿海很多码头和港口包括海上交易运输和陆地交通运输都归她管,据说很多码头都是她跟小弟用命拼下来的,人人谈之色变,但也历来神秘,几乎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但听说是个女人,还是个美女。

    最富有的冷玉,洪峰市很多高档娱乐场所都是他开的,是个男人,不过很多人猜测他的幕后还有一个硬后台,据说是血寒。

    而最接近市井流氓的就是华少威了,但是华少威的地盘最大,游戏厅,娱乐厅还有洗浴城等数百个产业,还开了一家很大的保安公司,养了很多打手,据说是万麟集团圈养的狗。当然,这是背地里的说法,明面上谁也不知道,也不敢乱说。

    “华少威?”我惊呼出声。

    我的肠子都悔青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早上被自己一棍子砸下去的人竟然是华少威!

    数百个产业啊,哪怕一个娱乐场所只有三四个小弟,加起来也有一千多人了,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自己给淹死!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穆雅彤语气严肃,因为她也知道,如果让我跟华少威接近,一旦被发现,我就会有很大的危险。

    我咽了口唾沫,稍稍低头看了眼自己那依旧紧握的拳头,目光露出坚定之色:“要我怎么做?”

    穆雅彤似乎惊讶的看着我,显然没想到我在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竟然还敢答应,沉思片刻道:“华少威的产业众多,不过他最重要的产业也就那么几家,但想要打进他的核心扳倒他,很困难,而且危险性很大。”

    穆雅彤一直在强调危险,显然也不是想瞒着我让我去送死,而且表情严肃,这让我对她的好感增加了几分。

    “那我需要先从哪里入手?”我问道。

    “你别光问我,你应该跟我说说,昨天晚上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吧?”穆雅彤盯着我问道。

    听她这么问,我这才想起来,再次跟她详细的说了一下。

    “马猛?你说你救的人是马猛?”穆雅彤惊讶的看着我。

    “是啊,他很厉害吗?”我装傻答非所问的道,脸上有些得意,那个马猛手下这么多小弟,一定有些名气,我好歹也是他的恩人。

    “是很厉害,他是华少威的小弟之一。”穆雅彤点点头道。

    “呃……”我一脸无语,原来昨晚救的人还是华少威的小弟!

    “他管瑶池洗浴城,也是华少威的重要产业,是华少威的得力帮手之一。”穆雅彤点头道。

    我一愣,旋即眼睛顿时一亮:“你的意思是让我通过马猛混进去?”

    穆雅彤没有点头,陷入沉思,没过一会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通话不超过一分钟便挂断,转头对我说道:“晚上九点,我约了万华荣一起商量一下。”

    万华荣?我一愣,随既马上想起,那个为她做事并且喜欢她的人。

    裸照的事情解决了,而且也有了一个计划,穆雅彤的心情缓和了一些,换上衣服之后就去上班了,直接把我当作了空气。

    我在家里待了一会就去给马猛送车。

    开车来到马猛家的时候,发现嫂子并不在家,只有一个小弟陪着他,他身上绑着绷带正无聊的看着电视。

    两人寒暄几句,马猛问起我工作的事情,我心里一动,本想顺着杆子往上爬要求跟着猛哥混。

    我好歹救过猛哥一命,想来这个事情他不会拒绝,但想想又实在太直接,容易让他怀疑,便一笑而过。

    之后那个小弟倒是直率,让我跟着猛哥混,猛哥瞪了那小弟一眼,说了一句人各有志,我笑笑不说话。之后道别时,猛哥说有什么困难就找他,我看他郑重的样子,也是严肃点头。

    出了马猛家,我倒是松了口气,因为华少威并没有被自己一棍子打死!

    马猛可是他的得力手下。若是华少威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敢闲着在家吃瓜子看电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钟,昨夜在猛哥家没睡好,此时放松下来,我干脆补了一觉。

    醒来之后天色已经渐黑,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七点,打开-房门一看,顿时有些傻眼。

    穆雅彤已经下班回家了,她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t恤,正俯身在饮水机旁接水,因为领口宽大,我稍稍低头顿时双眼被定住,她竟然没有穿胸-衣,挺拔的雪白与那深邃的沟壑让人看的悠然神往……

    我傻傻的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再加上刚睡醒,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你、你怎么在家?”穆雅彤猛地抬头,表情惊讶,旋即她便察觉到我盯着她咽唾沫的样子,一张惊讶的俏脸瞬间冷了下来。

    我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两个眼珠子全部都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过去:“好大,好白……”

    “嘭!”

    “哎呦!”

    我一副猪哥模样,看的正爽,哪里会料到一只雪白的小脚踹向我的裤-裆,瞬间我一声痛呼清醒过来,双手捂着裤-裆瘫倒在地上。

    “流氓!”穆雅彤恼恨的盯着我骂道。

    “哎呀,疼死我了,穆雅彤,是你自己不注意形象,在家穿的这么随便,你以为老子愿意看你的身体啊,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啊,踢得这么狠,哎呀!”我双手捂着裤-裆在地上惨叫着,同时惊吓的连忙把手伸进去,生怕蛋-蛋会不会被一脚踢碎了!

    “活该,再敢看我,我抠掉你的眼珠子。”穆雅彤凶巴巴的冷哼道,随后看到我那猥琐的动作,表情更是冰冷:“你个死流氓,你给我滚出去。”

    “靠,你个白眼狼,快送我到医院,我疼的不行了,好像蛋-蛋被你踢碎了,摸不着了。”我欲哭无泪,表情惊吓。

    “臭流氓,变成太监更好,省的你对我有什么鬼心思!”穆雅彤冷冷的说道。

    “我……”

    “嘭!”

    我还没说话,她却嘭的一下将卧室门摔上。

    “妈的,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我低声咒骂一声,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疼痛感才不会那么强烈,我连忙起身一瘸一拐的进了洗手间,发现裤-裆中两个底座和高射炮还在,这让我松了口气。

    只不过实在是太疼了,甚至连肚子也都疼,我有些害怕起来。伸手拨弄几下小弟,没有一点反应,我甚至闭上眼睛意-淫着穆雅彤的身体,小弟依旧软绵绵的,这让我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靠,不会真的被踢坏了吧?”

    下一秒,我朝着浴池旁晾衣架看了一眼,那上面正晾着穆雅彤的性感内衣,我连忙拿下来,脑子里幻想着穆雅彤穿着自己手里内衣的样子,看看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瞬间坚硬如铁。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洗手间的门打开了。

    我瞬间愣住了,猛地抬头,发现穆雅彤也愣在门口,只不过下一瞬间,她那张冷脸便变得更加铁青。

    “那个啥……不是……我……”我一手抓着她的内衣,尴尬的老脸通红,

    嘭!

    洗手间的门被狠狠摔了上来,门外便传出了穆雅彤愤怒的声音:“高飞,你给我滚出来,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你个死变态!”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连忙把裤子提了起来,随手将内衣重新挂好,这才对外面哼道:“谁变态了,娘的,老子可是正常男人,每天看着你这些性感的小布片,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想法,再说了,你刚才把我踹的那么狠,我担心是不是阳-痿了,所以才拿你的衣服试试!”

    “你活该阳-痿!”哪知,穆雅彤根本就不听。

    “我怎么了?我自-慰一下又不犯法,你是我的未婚妻,老子堂堂五尺男人,都没碰你一下,老子说什么了?”我也是尴尬无比,但嘴上却是一点都不让,娘的,反正都这样了,最差的结果也就是被赶出家门。

    “是,无耻男人!你不但无耻,还下流!”

    “嘿嘿,谢谢夸奖。”反正脸都没了,还怕啥。

    “一会万华荣就来了,你穿好衣服,别给我丢人!”穆雅彤冷哼一声,接着便传来卧室摔上门的声音。

    我一愣,猛地想起今天早上她跟自己说的事情,那个情敌要来了。

    我暗叹一声,抬头看了眼镜子中形象邋遢的自己,眼中一丝黯然一闪而过,旋即慢慢变成坚定,口中呢喃:“万华荣,跟我抢女人?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