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挑了他的手筋脚筋!
    ,!

    我出门打了辆出租车,来到约定好的三仙公园。

    这个时间段,除了一些退休的老人在这里散步,几乎没有人来,我走进公园,第一眼就看到了万华荣,他还是昨晚那身装束,帅气又不失气派。

    他侧头看了我一眼,也没跟我打招呼,负手走向湖边,气定神闲,我连忙跟上。

    我也没有他那种气质,倒像是他的狗腿子,我心里不爽,知道他在以势压我,感觉低他一等,我没有在意。

    我见他不说话,知道他在装逼,我也懒得搭理。

    过了一会,他终于忍不住道:“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害怕,有些事情不是拼着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

    那口气,好像训斥小儿。

    “你不怕死?除非你不是人!”我生气的顶回一句。

    万华荣一笑,没有否认,道:“你死不死跟我没有关系,我是怕你连累到雅彤。”他嘴角微勾,满是嘲讽和不屑。

    “事在人为!”我哼声道:“她相信我就行,你只管照计划行事就好了,其他的,关你屁事?”

    万华荣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十分不爽,也没有了谈话的必要,道:“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我撇了撇嘴,头也不回的离去,格老子的,装什么逼?

    我坐在出租车上,心里把万华荣的计划再次想了一遍。

    马猛除了管理瑶池洗浴城之外,旗下还管理着一个迪厅,当然,迪厅明面上的老板是光疤,就是那天晚上我救马猛回来时,拍自己肩膀的那个刀疤脸。

    迪厅很乱很杂,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真正有钱人是不会来这里玩的,不过马猛就是从这种低级的地方混出来的,非常喜欢这种接近市井流氓接地气的地方,所以隔三差五就来这里玩。

    而巧合的是,这个迪厅我还来玩过几次。

    我轻车熟路,迪厅在地下一层,刚进通道,就听到里面震耳发聩的音乐声。以前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有点小钱就来这种地方玩,既能玩还能看美女,有时候运气好了还能吃点美女的豆腐。

    因为时间段的原因,现在迪厅人并不多,舞台上只有二十几个年轻男女随着音乐扭动着身姿,而且看起来大部分都是学生。

    这里靠近一个职业中专,很多不学好的学生都来这里玩,这条街上很多旅店,很多青年男女玩疯了就去那里开-房,甚至隔过一条街还有个打胎医院。

    玩嗨了出门就找地方开-房,意外怀孕还能就近打胎!我暗自佩服,这简直是一条龙服务!

    我找了个吧台卡座坐下,点了一杯最便宜的果奶,眼神装着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除了向一些美腿上瞄之外,更多的还是往人家裤兜处看,一看就是三只手小偷。

    这些都在计划之中。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装着随意的站起身走向舞台,舞台灯光昏暗,再加上人们疯狂扭动,是吃豆腐最好的地方,而且很多女孩哪怕屁股之类的被摸一下也不在意,我来玩的时候经常这么干。

    当然,因为这些因素,也是小偷出没的好地方。

    果然,我刚走几步,就有一个大汉拦在了我的身前,满是肌肉的胳膊还有刺青。

    我忍着害怕,吃惊的看了他一眼,他冲我咧嘴一笑,表情威胁。

    这大汉就是看场子的,虽然顾客丢了东西也不会怪他们,但看到了自然要提醒一下,所以,若我执意要上舞台跳舞,他没证据也不会阻拦,只不过如果发现我真的偷东西,那下场一定很凄惨!

    我强自让自己镇定,转身没有上舞台,而是抬步上了二楼,我知道,他肯定会盯着我,我就要这个效果!

    二楼是酒吧,环形楼梯旁边有玻璃格挡,而旁边有很多座位,人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透过玻璃向下看,下面正好是大舞台,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个妖娆扭动的身姿,而里面则也有很多装修不错的包间。

    路过203号,我装作不经意的向里面瞄了一眼,一个大光头模糊的映入眼帘,正位上坐着的正是马猛,正跟几个弟兄喝酒,今天的目标就是他!

    我握了握拳头,深吸一口气,走到吧台前寻看四周,果然发现了万华荣的身影,正跟一名打扮十分艳丽的女人聊着天,他发现了我。

    过了一会,我冲他微微点头,然后转身进了洗手间。

    过了一会,万华荣便拉扯着醉醺醺的艳丽女子来到洗手间,两人都喝了酒,再加上艳丽女子眼里只有万华荣,自然没有发现躲在男卫生间角落的我。

    他们站在洗手台前,我看到万华荣用手揽住了女人性感的腰肢,女人娇嗔一声,握起粉拳打了他一下,却被他一手抓住胳膊,强吻在她的嘴上。

    很快女人全身就软了下来,万华荣放开她的手,一只手很自然的落在她的胸前,两人疯狂的激吻,看的我火热难耐。

    我深吸一口气,瞅准时机连忙走过去,发现他的裤兜中钱包半露,我悄无声息的过去一把将那钱包拿了出来。

    “你做什么?”紧接着,我的手一紧,被万华荣抓住了。

    正在忘情激吻的艳丽女人也是吓了一跳,低头看了眼我手中的钱包,顿时大怒,指着我大叫道:“你竟然敢偷东西!”

    “去你妈的!”我大骂一声,一把甩开了万华荣抓着我的手,就要拿着钱包跑。

    可是我还没跑几步,紧接着我后背一阵巨力袭来,我步伐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门框上,眼前金星乱冒。

    “操-你吗的,敢偷老子的东西,你找死啊!”万华荣大骂,不等我缓口气,肩膀便被一把提起转过身来,紧接着便是一巴掌扇了过来,我半张脸顿时肿胀不堪,金星乱冒,紧接着肚子一痛,今早吃的蛋糕差点被打吐出来。

    “我不敢了,对不起,饶了我吧!”我嘴上满是鲜血,终于痛苦的求饶。

    “饶了你,你个傻-逼竟然敢偷我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找死啊!”万华荣嘴里喷着酒气冲我劈头盖脸的怒骂着,同时手脚并用,耳光和脚直往我身上招呼。

    一旁的艳丽女人之前被我的凶光吓了一跳,此时看我被打得只有求饶的份,也加入打我的行列,又细又尖的高跟鞋底踹在我的身上,让我痛不欲生,好在她也知道怕打死我,用力并不大,但依旧疼痛无比。

    “怎么回事?”我的惨嚎求饶加上万华荣和艳丽女人的怒骂终于引起了看场子的注意,我一双肿胀的眼睛看了来人一眼,正是之前在下面威胁我的那个大汉。

    “什么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做生意的,小偷竟然也敢放进来。”女人冲大汉尖声训斥道。

    那大汉一听顿时明白过来,连忙道歉,却没有阻止万华荣继续打我泄愤。

    我这是在跟万华荣演戏,但万华荣打我可是真来,我只觉肠子都被踹移了位,疼痛的要死,心里也是着急,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光疤和马猛还没有来?

    我猛地一惊,似乎忽略了一个事情,光疤和马猛可是这里的老板,而来迪厅玩的大都是年轻人或者是学生,年少气盛,有时候为了女朋友之类经常会发生这种打架事件,他们可是老大,总不能一点小事就会露面。

    “我不敢了,求你饶过我吧,求你了。”我呜呜哭诉,鼻涕横流。

    “把这个傻-逼给我拖出去,挑了手筋脚筋。”万华荣狠狠的在我肚子上踹了一脚,冷声道。

    我一个激灵,暗道糟糕,草泥马的,这个万华荣根本就是想借机废了我!

    那在一旁看戏的大汉也是一愣,挑眉看着万华荣,他是这里是看场子的小弟不错,但能命令他的也只有老板,况且人家只是偷东西,打一顿就是了,哪怕挑断手筋脚筋,也绝不能在迪厅里干,若是这个小偷报警了,可是个大麻烦!

    大汉看万华荣的样子有些熟悉,但绝不是经常来这里玩的达官显贵,犹豫道:“这位朋友,这样就有点过了吧?”

    “谁他妈的是你朋友,找你老板过来!妈的,敢偷我的东西!”万华荣生气的咆哮,那愤怒的样子惟妙惟肖,说着又在我的肚子上踹了一脚,打的我惨叫哀嚎。

    听到他的话,我提起的心顿时放下大半。

    “谁找我?”

    谢天谢地,我听到了光疤的声音,我一边趴在地上求饶一边眯缝着眼看,发现只有他领着两个小弟过来,马猛没来。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并没有认出我来,我心里顿时把万华荣的八辈祖宗问候了个遍,把我打的鼻青脸肿,怎么认,况且我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也没说过什么话。

    “呵呵,原来是万总,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您了?”光疤看到万华荣,面色也是微微一变,笑着说道。

    “徐老板,你们的人怎么看门的?竟然还把小偷放进来,这个小偷不但偷我的东西,被我发现了竟然还敢威胁我,我真是开了眼了,都好久没受到这种威胁了。”万华荣冷笑道,十分生气。

    “是啊,你们怎么搞的。”一旁艳丽的女人也是连忙添油加醋。

    “对不起,我错了,求你们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急中生智,鼻涕横流的求饶。

    “嗯?”果然,正在犹豫怎么让万华荣消气的光疤看着我一愣,道:“抬起头来?”

    “对不起,饶了我吧。”我连忙求饶,稍稍抬头。

    光疤一旁的小弟惊讶的看了我一眼,连忙凑到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他们一定是认出我来了,我在心里暗松一口气。

    哪知,光疤却是看着我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寒光,一个冲上来在我胸膛狠狠的踹了一脚,将我踹的人仰马翻,口中骂道:“操-你妈的,你在迪厅偷东西警告过你一次,你他妈的竟然还敢来,当我光疤说话是放屁不成?阿强,拖出去把他手筋脚筋给我挑了!”

    我一个激灵,大脑轰的一声一片空白,草泥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