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我要杀人!
    ,!

    现在是六点多钟,距离行动还有四个小时,大家闲来无事,大部分都去休息室打牌,阿强也拉着我进去。

    我以后就要在这里混了,所以不单要熟悉这里的环境,还要跟这些弟兄们认识一下,我在心里感激阿强。

    大家干这些就是混口饭吃,再加上之前李哥对自己和颜悦色,我拿出烟来分给大家,大家也是笑着跟我打招呼算是认识。

    之后阿强提议我初来乍到,要请客为我接风洗尘,于是我连忙揽过来说自己请客,请大家多多照顾,可能因为我态度摆的好,大部分都答应了。

    我笑着说,我可没多少钱,大家悠着点,等那一万块钱发下来,咱再好好吃一顿。众人大笑,说是去撸串。

    这时候李哥走进来,骂着我们这些逼崽子吃饭也不去找他!于是我连忙邀请,他却摆手说我是新人,请客应该他来才是。

    我本来就性格老实,自然不能装的太真,太豪气。真亦假,假亦真才能混淆视听。

    一众人来到烧烤摊,要了几提啤酒,因为晚上还有事,李哥不让我们喝太多,最后李哥跟大家说起我跟着猛哥混的事情,有意让我尽快在兄弟间站住脚,便把我救猛哥的事情说了出来。

    众人对我的态度更好了一些,只不过我能看出他们眼中的不以为然,这些混子大都是桀骜不驯之徒,想要让他们把你看成兄弟,就必须要有等同的实力,而我现在可没那实力。

    小饮几瓶啤酒,一众混混就说起了荤段子,各自说第一次上过的女人是什么情况,很多搞笑的惹得众人大笑,又有人说起自己上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然后说女人技术怎么怎么好,说自己怎么怎么强大,把女人干翻求饶……

    男人建立感情很简答,一支烟,一瓶酒就行了。

    但这最多算是酒肉朋友,关系根本就不坚固,我也不在意。

    在我眼里,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也就只有高震强了。

    之后阿强又跟我说想要拿到这一万块酬劳也不简单,见我表情疑惑,他一笑说道:“大体分作三步走。”他伸出三根指头,一副传道授业解惑也的架势。

    听完他的讲述,我心里有些震惊。

    第一步:晚上泼粪;第二步:趁着住在棚户区的民工出去上班的机会,直接开来推土机把他们的房子给推了,让他们无处可住,让拽最后也只能没办法;如果真遇到宁死不从死守在家里的钉子户,那就需要第三步了,就是晚上向他家泼粪,然后把他们熏出来之后,点上一把火他们的房子给烧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两个词可以形容他们!

    畜生!

    丧尽天良!

    一众人听着表情不变,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一样。

    “怎么,是不是很难接受?”阿强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是有点。”我点点头。

    “慢慢就好了,记得猛哥说过的那句话吗?人都是被逼出来的!”阿强很有老大教训小弟的架势。

    大家讲起荤段子也就没了时间,很快晚上十点到来。

    威逼、利诱、恐吓、死逼!

    阿强又传授了我一句八字箴言。

    当我们拉着几车大粪来到棚户区,发现大部分房子都已经拆除,却也依旧有不少,而这些房子的房门上都画着一个大红圈,上面写了一个‘死’字!

    这些房子的主人都是威逼加加利诱不成功后,依旧留在这里的钉子户,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恐吓和死逼了!这个用红漆写的‘死’字,只是恐吓的一个小手段!

    于是,接下来三队十八人开始一起泼粪,当我把一桶大粪泼到一户家里,我知道,我的脸上已经打上了畜生的标签!

    “还好吧?”看我站在那里发-愣,阿强问道。

    “呵呵,没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丧尽天良怎么了?起码我能拿到一万块,我能过的舒服,不会饿死!”我咬牙说道。

    “哈哈,说得好,不愧是读书人。”李哥在一旁笑着说。

    晚上十一点钟,还有夜归的人,刚好我们碰到了两个小青年,他们大叫我们是干什么的,显然是这些钉子户的儿子或是亲戚。

    李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紧接着阿强等人也是呼啦一下涌上,拳打脚踢,两个小青年躺在地上哀嚎连连,我也趁机上去狠狠的踹了两脚,心里有些兴奋!

    奶奶的,以前都是别人打我,现在终于轮到我打别人了,我才发现,原来打人这么爽!我心里窃喜无比。

    “高飞,你在那傻笑什么呢?”阿强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我:“呃……”

    “什么人?是阿浩吗?”这时候,一个钉子户家忽然打开了灯,里面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我们这次来就是恶心这些钉子户的,若是对方报警总会有些麻烦。于是李哥招呼一声,打完收工,有个青年甚至把一个大粪桶扣在了挨打的一个青年头上,众人大笑着化作鸟散。

    我一路跟着这群流氓坐车往瑶池赶,大家说着晚上要去哪里玩,玩哪个妹子等等,气氛轻松惬意,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毕竟刚来,跟他们还不熟,只听不说。

    路上阿强又跟我说了些关于瑶池的情况,他们这种保安都是三八制上班,有外活除外,白天上班一般没什么事就在休息室打牌,但晚上不行。

    这一点我知道,像洗浴城这种娱乐场所,晚上八点一直到凌晨都是客流量最多的时候,虽然一般没人敢闹-事,但也不能偷闲,我凝神听着,不住的点头。不过因为我刚来这里,还没有给我排班,阿强说明天帮我向保安队长说一声,我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阿强却是不悦的锤了我一拳头,说兄弟之间不用见外,我心里暖暖的。

    这里可是不管住宿的,来到瑶池,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正跟阿强说着话,身侧停下了一辆面包车,探出一个脑袋,李哥冲我道:“阿飞,你住在哪里,我送你?”

    “我今下午睡了半下午,还不困不想回去,我先去网吧玩会儿游戏。”我心里一动,笑着说。

    “嗯,好吧。”李哥一笑,刚要说话,忽然转头发现阿强竟然跳上了副驾驶,冲他嘿嘿笑道:“李哥,送我一程,顺路。”

    李哥生气的冲他骂:“顺你大爷的路啊,送你我还要转一个大圈呢,滚下去。”说着就要抬脚踹。

    “嘿嘿,李哥行行好。”阿强双手抓着门就是不下车,舔着脸讨好的说。

    “臭小子!”李哥笑骂一声,无奈转头冲我道:“别玩的太晚,可能明天还有事。”

    “嗯,我知道了李哥,路上小心。”我连忙点头。

    眼看着面包车离去,还隐隐传来李哥臭骂阿强的声音,我微微一笑,忽然觉得这种生活真的不错。

    我现在住在穆雅彤家里,自然不能让李哥送了,我伸手招来一辆出租,心里想到。

    忽然,我一愣,李哥要送我回家,是不是猛哥吩咐的?探查我的底细?

    “去领跑竞技网咖。”我面色不变,坐上出租车对司机说道。

    “好嘞。”

    出租路过转角,我偷偷向后看了一眼,暗道果然,一辆面包车远远的吊在车后面,正是李哥和阿强!我忍不住抹了把冷汗,幸亏自己激灵,要不然让他们知道穆雅彤的家,保不准以后会出什么乱子!

    来到网咖,我交了车钱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直接上楼刷卡,开机打开英雄联盟。

    第一局就玩的挺嗨,打了四十多分钟,最后还赢了,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又开了一局,可是这局很操-蛋,三路全爆,二十分钟投降了。

    一个多小时,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但还是犹豫了十几分钟才下楼,发现李哥的车早已经不见了。

    我生怕他们会躲起来偷看,所以也没四处张望,网咖门口就有出租车,我直接坐上车走人,路上,我发现李哥的车并没有跟踪,稍稍松了口气。

    但我知道,这只是刚开始,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试探,我要处处小心。想到这里,我不禁感激万华荣,要不是他的提醒和鄙夷,我也不会将‘试探’这两个字牢记在心里!

    打车来到明臣一品小区,我又躲在一个角落等了十分钟,确定没人跟踪,我这才放心回家。

    这一路上我一直在犹豫一件事情,万华荣说得对,我不能连累到穆雅彤,毕竟我身份特殊,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去租个房子住,这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可是,我左思右想都有些舍不得,虽然住在这里也得不到穆雅彤,但俩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没事看看雪白的大美腿,估摸一下穆雅彤是b罩还是c罩还是不错的。

    现在都凌晨十二点半了,估计穆雅彤早已经睡下。可是我刚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丝女人的呻-吟-声。

    我愣在门口足足一分钟,确认这声音就是从穆雅彤的卧室传出来的。

    我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僵在那里,拳头却是紧紧握了起来,不觉间呼吸也变得急促,双目通红。

    我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这才出去一天,她竟然就又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滚床单?我一想到穆雅彤一丝不挂的在一个男人的身下婉言呻-吟,我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我很失望,甚至是绝望,我冒着被砍死的危险去做卧底是为了什么?我在心里问自己。这一刻,似乎自己所做的所有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我不禁惨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

    穆雅彤已经跟元昌民闹掰了,此时卧室里的男人应该是万华荣吧?

    我深吸一口气,抬步走了过去,这一刻,我想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