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英雄还是狗熊?
    ,!

    “你没事吧?”我没理会男人的叫嚣,对灵梦关心的问道。

    “嗯?高飞?你怎么在这里?”灵梦有些惊讶:“我没事。”

    “你他妈谁啊?滚一边去!”身后传来男人愤怒的骂声。

    我转头看他,发现他领口敞开,里面隐露出一丝纹身,估计也是道上混的。此时见他面目狰狞,我有些害怕,好在这几天我也打过几场架,倒也没露怯。

    “打女人?你也算个男人?”我转身对他冷笑,神色讥讽。

    “卧槽尼玛的!”

    我刚说完,胸膛上就挨了对方一脚。

    嘭!

    这一脚可够狠的,我只觉胸膛肋骨都要被踹断,痛哼一声,摔趴在地上。

    嘭!

    紧接着又是一脚狠狠踢在了我的肚子上,踢的我肠子都快移位,身体瞬间佝偻成一个虾形。

    “晁习,你干什么!住手!”耳边传来灵梦惊慌的声音,我此时心里也是一阵懊悔,麻痹的,我他妈就是弱逼一个,装什么英雄啊,现在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成了傻-逼!

    “贱货!你这是心痛了?他不会是你的常客吧?”

    我看到晁习冲灵梦狞笑一声,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我草尼玛的!”我见灵梦被推倒,顿时怒骂一声,忍着疼痛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发疯一般一把抱住他的腰部,一个冲刺将他狠狠的顶在了墙上。

    虽然我个头不算矮,但从小就没打过架,之前几天拔除钉子户跟户主打架,我也就是在一边打个下手,根本就不会打人,我只觉周强用肘子狠狠的撞击我的后背,疼得我差点背过气去。

    我知道这个方法根本不对,只能撒手,可不待我直起腰来,我的双肩就被按住,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连三四个膝顶差点把我的隔夜饭给打吐出来,随后我的头发被抓住了,我刚睁开眼睛,就见一个拳影袭来,嘴角一阵剧痛,我踉跄着摔倒在地上,全身的疼痛让我再也爬不起来。

    “你他妈傻-逼一个还想当英雄?垃圾!”晁习看了一眼,朝我吐了口唾沫不屑的骂。

    “嘿,心疼了?没想到这种弱逼都能玩你,果然是谁都能玩弄的鸡!”我再次听到了晁习的嘲笑。

    我抬头一看,发现灵梦正瘫坐在地上,表情惊慌,眼中闪烁着泪花。

    晁习无情的嘲笑着我们两人。

    “卧槽尼玛!”我这人有个坏毛病,就是固执,认定的事情就算是被打死也不回头,我怒骂一声,强撑着身体的疼痛爬起来一个扑上去,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晁习好像没料到我还有力气,这一拳竟然得手了!打的他一个踉跄!

    紧接着我就听到晁习的一声怒骂,肚子再次一痛,但我不管不顾,不退反进,疯了一般双手乱舞再次扑向他。

    我嘴里喷着血,面目狰狞,如入疯魔,我发现他的眼中明显露出一丝惊慌。

    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得,愣的怕就不要命的。

    我打红了眼,就是不要命的架势,而晁习显然也被我几次得手打出了血气,怒骂着手脚朝我招呼,虽然我被打的痛不欲生,但没有章法的乱舞之下,也打中他好几次!

    “别打了,不要再打了!”灵梦呼唤着,带着惊慌的哭腔。

    我被打的血肉模糊,隐约间听到周围几声叫喊:“快走,警察来了!”

    “谁报的警啊!”似乎有些看热闹的还没看够,口气埋怨。

    我睁开已经肿胀不堪的眼睛模糊的看到人群分开,几个身穿警服的人匆匆冲过来,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晁习还敢打,我的脑袋再次挨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意识模糊。

    我真是傻-逼疯子啊,为了一个红尘女人竟然命都不要了。

    “住手!”我听到了警察的声音,最终我意识全无,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是被疼醒的!

    “嘶!”我倒吸着凉气,从昏睡中醒来,睁眼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床边正有一个女子伸手按我的胸膛,她穿着白色大褂,应该是个医生,可是医生哪有往人家伤口上按的,这不是要命吗?

    “醒了?”女人看我一眼,神色冷艳的道:“哪里还疼?”

    “哪里都疼。”我一张嘴,顿时扯到嘴上的伤口,疼的倒吸凉气。

    我才发现我还挂着点滴,脑袋里回想起之前的事情,暗道这里应该是医院吧?

    “活该!怎么没被打死呢!”女人冷笑一声,语气不屑。

    我惊讶的看着她,这才发现这个女医生还挺漂亮的,不过气质冷艳,一看就是很难相处的那种。

    我有些生气的瞪着她,你怎么做医生的?竟然还敢咒病人死,不怕被告?

    我眼神落在天花板上,猛地侧头看向四周,屋里只有一个小窗户,跟个汹屋似的,怎么看都不像医院的病房。

    “这、这是在哪里?你是什么人?”我问道。

    “打架斗殴,你觉得会在哪里?”女人嘲讽的看了我一眼,道:“我是法医。”

    我一愣,法医这个职业挺熟悉,但是我还真不知道具体是干什么的。

    “做尸检的。”女人冲着我一笑,说着又按了按我的胸膛。

    “啊!?”我一声惊呼,一骨碌就要爬起来,顿时扯到手上的点滴针头,再次痛呼一声。

    “你乱动什么?找死啊!”女人一把按住我,生气的说道。

    做尸检的?那说明我已经成了一具尸体?死了?我再次看了眼这乌漆嘛黑的汹屋,就跟地狱囚牢似的。

    我再次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原来我是被那个晁习给打死了,他应该也会判死刑吧?

    我忍不住想起穆雅彤,不知道她知道我的死讯后会不会伤心,应该……不会吧?

    我又想到了重病的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母亲一定会伤心死吧?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母亲。我小时候经常听一些鬼故事,说人死之后还有回魂探亲什么的,原来这是真的。

    “喂喂,你干什么去?你疯了?”见我就要爬起来,女人慌忙按住我,语气惊慌。

    “什么疯不疯的,我都已经死了。”我苦笑一声,没有发现女人震惊张大的嘴巴,继续自言自语道:“我都是死人了,你也是死人吧?奥,不对,你应该是来索魂的白无常吧?原来白无常还是个美女,美女,求你行行好,让我回家看看我重病的……”

    “你才死了!”

    “你才是白无常!”

    “你全家都是白无常!”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暴怒的美女打断,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直接炸了毛,柳眉倒竖,冲我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我傻眼了:“难道我没死?那做什么尸检啊?”

    女人看我傻乎乎的样子,直接被气笑了,估计是拿我没办法了:“你没死,就是肋骨组织受损,休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太好了,我就说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我还没娶老婆呢,哈哈。”死而复生,没有人能体会我的感受,我兴奋极了,却是扯动伤口,剧烈咳嗽起来,胸腔火辣辣的疼。

    “就你这样的还想娶老婆?”女人嘴上没点口德。

    而我心情高兴,也没跟她计较。

    “行了,既然醒了,那你看一下自己的尸检报告……额,不对,重伤报告,真是被你给搞晕了。”女人无力吐槽。

    “不用看了,就这样吧。”我说道,反正我也看不懂。

    “嗯,那你做一下笔录。”这只是个流程,女人也没再坚持,转身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一个报告单,神色冷艳而严肃。

    “哦。”我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什么也不懂。

    “姓名、名族,年龄、性别,打架斗殴原因……”

    跟电视上演的一样,我一一说出来。

    “呢个,我不会还要坐牢吧?”我试探着问道。

    “你说呢?”女人撇了我一眼,我讪讪闭口。

    刚做完笔录,这时候审讯室门打开,一个身穿警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怎么了?”女人瞥了青年一眼问道。

    “嘿,沈晴姐,他需要出去一趟。”青年伸手朝我一指道。

    “谁喊他?我还有话没问他。”沈晴皱眉道。

    “嘿嘿,这个……”青年搓了搓手,有些尴尬,目露乞求的看着她。

    沈晴转头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丢下笔录就走了出去,青年赶紧站在一旁,对她低头哈腰的表示歉意。

    “自己能走吧?有人叫你。”警察青年对我道。

    “谁啊?”我随口问道。

    青年也没说话,转身走了出去,我犹豫了一下,便跟着出去。

    走过一个转角过道,我发现灵梦竟然站在一旁,一想到自己被打成狗熊不说,还把人家牵累到了看守所,我有些尴尬,见她向我看来,我当先问:“你没事吧?”

    灵梦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闪躲,竟然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进去吧。”青年一指房门,自己转身离开。

    我侧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灵梦,发现她依旧低着头,我犹豫了一下敲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只有三个人,猛哥、刀疤还有今下午打架的正主晁习。

    晁习脸上贴了好几个创可贴,应该是当时被我胡乱抓花的,看起来有些狼狈,当然,他那只是点皮外伤罢了,受罪最大的还是我。

    看到办公室中的猛哥和刀疤,我明白过来,是猛哥保我的,都说混社会的跟白道总有些牵扯,此时看来一点都不假。

    我转头看了眼晁习,见他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胸前还有鲜明的脚印,估计是挨打了,我心里有些兴奋,妈蛋的,老子可是猛哥的小弟!

    “伤的不轻啊,就这点本事也敢跟人打架,还进了局子?真是给我长脸了!”猛哥看着我说道,又转头看了眼晁习,一脸冷厉。

    我张了张嘴,没敢说话,也是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这事情好像不太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