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马猛的怀疑
    ,!

    嘭!

    我刚一低头,就听到一声闷响。惊讶的抬头一看,竟然是一旁的刀疤一脚将晁习踹飞了出去,后背撞到了墙上,听晁习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哼,这一脚踹的可不轻!

    “明知道他是瑶池的兄弟你还敢打,怎么?是不是惹恼了你,还敢把我跟猛子也打残了?”刀疤冷声说。

    晁习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说啊!”刀疤伸手一把抓住晁习的头发,啪的一声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行了,自家兄弟,你打他做什么。”刀疤还要打,马猛忽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

    看着晁习被打,我心里正爽,却是听到猛哥的话,顿时愣住了,自家兄弟?

    “哼,你看小飞都伤成什么样子了,我要他两倍偿还!”刀疤冷着脸道,说着,趁机一脚伸出再次将晁习踹得一个踉跄。

    “晁锋!”马猛喊道。

    刀疤这才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愤恨的住手,转头盯着晁习:“还不快给小飞认错!”

    “对不起。”晁习冷冷的看着我,几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

    我有些惊讶,刀疤叫晁锋,他跟晁习是亲戚?怪不得!

    啪!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马猛竟然反手一巴掌打的我一个踉跄,我身上有伤,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角刚愈合的伤口再次流出鲜血。

    马猛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冷冷的离开。

    我刚回过神来,阿强就急匆匆跑了进来,连忙伸手把我拉起,旋即对晁锋恭敬的道:“锋哥,那我先带他走了。”

    “不着急!”晁锋却是一摆手,对我道:“小飞,之前他是怎么打你的你再打回来,我给你看着,他要是敢还手,我废了他!”

    我抬头看了晁习一眼,见他抬头冷眼看着我,似乎挑衅。

    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拳头,但我可不傻,晁锋这是在给猛哥面子,我要真打了,可就是得罪他了,晁锋管着迪厅一条街,也是个老大。

    一旁的阿强也是暗自给我使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转念一想,走过去扬起拳头在晁习肩膀轻打了一下,见他脸上有一丝疑惑,我笑道:“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灵梦是我们瑶池的金牌按摩师,所以我才上前拉了她一把,所以这是个误会,多的就不说了,我也为这件事道歉,对不起。”

    晁习惊讶的看着我,我见他那冰冷的眼神有些犹豫,这人一看就是那种小肚鸡肠嫉恶如仇的人,事后肯定会报复,我这样说,主要是为了让晁锋面子上好看。

    “锋哥,那我们就先走了。”我笑着对晁锋道。

    “嗯,回去好好养着,花多少钱给我报个数。”晁锋说道。

    “只是小伤罢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还没那么弱。”我不在意的一笑,这事就算过去了。

    “可以啊,兄弟,大学生脑袋转的就是快。”出了门,阿强冲我竖了个大拇指道。

    “哪里是转得快,我那是看古惑仔学的。”我苦笑一声。

    “厉害。”阿强再次感叹。

    我们刚走过转角,正见猛哥在那里抽着烟,灵梦拘谨的站在他的面前,见猛哥一脸冷气,阿强赶紧闭嘴。

    “你留在这里看阿锋怎么解决吧。”猛哥对灵梦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灵梦张了张嘴,明显不愿,但猛哥发话了,她也不敢忤逆。

    我现在自身难保,也不敢说什么,今天不但这顿打白挨了,而且我跟她恐怕以后也只能形同陌路。

    我想,灵梦可是瑶池的摇钱树,晁锋不可能为难她吧。

    车上,猛哥坐在副驾驶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空气有些凝肃,我跟阿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我看了猛哥一眼,不禁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刀疤晁锋今天的表现太夸张了一些,但这些疑问我也只能放到肚子里,可不敢多问。

    来到瑶池,我被阿强带到一个装修不错的休息室,没过一会,猛哥阴沉着脸走进来,阿强很有眼力劲儿,对我说:“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办点饭。”说着,对猛哥一躬身,一溜烟溜了。

    “猛、猛哥。”我有些害怕的打了声招呼。

    “哼。”马猛发出一丝鼻音,坐在床沿上,冷着脸也不说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敢多言。

    “把今天的经过给我讲一遍。”马猛忽然说道。

    我点点头,诉说起来,但我聪明的没有把晁习侮辱瑶池的话说出来,因为那可是挑拨离间,没有人喜欢这样的小弟。

    “就这些?”马猛问道。

    “嗯。”我点点头。

    “放屁!”忽然,马猛面色一冷,眼中闪烁着杀气。

    我吓得一个哆嗦,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发火。

    “那个晁习就说了这些?”马猛冷冷的看着我。

    我吓懵了,唯唯诺诺的说:“他还说我跟灵梦是在瑶池上班的货,没什么了不起。”

    我见猛哥面色冷峻,连忙道:“猛哥,我、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我……”我还没说完,就被猛哥伸手阻止。

    我见他冷脸盯着我,因为心里有鬼,我是卧底,我忽然再次记起万华荣的话——试探!

    我骗了猛哥,他刚刚明显就是试探,我吓得六神无主,见他盯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吓得额头冷汗直冒。

    “跟晁习的事情解决的不错,你倒是有些小聪明。”马猛忽然道。

    我的心一沉,完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猛哥忽然站起身,吓得我一哆嗦,他却是说:“好好养伤。”便离开了。

    我坐在床上,过了十几分钟才回过神来,我仔细回想着猛哥离开前的话,他说我跟晁习的事情处理的很好,也就是说,阿强把当时的情形告诉他了。

    之前我还觉得自己把这件事处理的很好,可是此时想来,根本就不对。因为我处理的太完美了,而我的性格是老实、傻乎乎的不懂道上规矩。

    按理来说这事算了就可以了,反观我却把这件事解决的这么完美,反而让人起疑。

    我甩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疼的我呲牙咧嘴。

    万华荣说的不错,猛哥果然心细,我越想越害怕。

    我坐在床上想了很多,最终是犹豫着要不要趁机赶紧跑路。

    就在这时,阿强领着两包盒饭回来了。

    “怎么了?你脸上怎么红了?猛哥打你了?”阿强疑惑的看着我。

    我想到阿强是猛哥的眼睛,我的一切都要小心,于是苦涩的道:“没有,是我自己打的。”

    “怎么?你干嘛打自己?”阿强疑惑。

    “我骗猛哥了。”我苦着脸说。于是我把刚刚的事情跟阿强说了一遍。

    “嗨,这有啥,你这也是为猛哥跟锋哥好,那个晁习仗着是锋哥的堂弟,为人张狂,猛哥也是看锋哥的面子才不为难他,当时猛哥打了你一巴掌,你可不要介怀。”阿强摆手道。

    “我好像错怪猛哥了,我还埋怨他呢。”我装着恍然大悟,挠挠头,一副懊恼的样子。

    阿强不疑有他,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你毕竟是刚接触这些,有些地方不懂,猛哥不会怪罪的,吃饭吧。”

    “嗯。”

    吃完饭缓过劲儿之后,猛哥打来电话,让我先回家休息几天,工资照发。

    放下电话,我有些害怕的看了眼阿强,说猛哥是不是不想要我了,阿强说我多想了,让我回家休息好再来上班。

    回到家,穆雅彤已经下班在家了,正在书房工作,见我鼻青脸肿的回来,倒是把她吓了一跳,刨根问底的问我怎么跟人打架了。

    我没办法只能说实话,穆雅彤听完之后只给我两个的评论——活该!

    我在家休息了三天,穆雅彤工作很忙,但是每天都按点回家,回家吃过饭就一头钻进书房忙工作,倒是没有再找男人鬼混,我觉得像穆雅彤这样的女人,很难有男人能入她的法眼,她之所以跟元昌民做那种事,根本就是打的别的目的,只要她不三心二意,起码我心里能好受一些。

    她不管我,我也没有心思理她,本来我还想着趁这两天休假去找小姨,但是想到我现在鼻青脸肿的,怪丢人,而且我也没什么心思。

    我一直在想猛哥的事情,猛哥一定是对我起疑了,但我觉得还没有到跑路那个程度,只能想着以后一定要小心。

    这一天,我感觉伤势好了一些,想到那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揍成狗熊,我也是暗恨自己废物,计划着等伤势彻底好了之后就弄个健身卡,锻炼一下身体。

    休息三天,穆雅彤一直没给我好脸色看,我终于按捺不住去了瑶池。

    阿强他们正在休息室打牌,我不喜欢吵闹,于是就出来溜达,刚好碰到了猛哥,我说伤好得差不多了,在家闲得无聊,就来上班。

    猛哥笑笑,说让我跟他去泡澡。

    我知道猛哥可能是有话跟我说,我心里一紧,但又不敢拒绝,只能小心的跟上。

    跟猛哥一直上了六楼,我还是第一次来,听阿强说瑶池六楼并不对外开放,只有特殊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我心里在琢磨猛哥会跟我说什么,也没心思乱看,一直跟猛哥进了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平角裤。

    来到池旁,猛哥说:“这是取得山中温泉水,每天都有专人去拉,泡泡对身体好。”

    猛哥让我一起泡澡,我说不敢,却被他一瞪眼,我只好乖乖的跳进池水跟他面对面坐下。

    我见他躺在池水里闭眼休憩,也不说话,我自然也不敢多言,只能安静的泡澡,我觉得这所谓的温泉水跟普通的水没啥两样。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个男子从一个包间里出来,猛哥睁开眼跟他打招呼,我见这人虽然身披浴袍,但面容方正威严,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大人物。

    待那人离开,马猛说道:“昌宏电子外贸副总。”

    我点点头,果然是有钱的人物。

    “我觉得,你不适合做保安。”猛哥忽然道。

    我一惊,猛地抬头看他,就连表情都有些僵硬了,早就料到猛哥对自己怀疑了,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猛哥要赶我走!

    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说,当初来瑶池时的豪言壮语,在猛哥一句话之下,瞬间破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