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北瑶池冷言
    ,!

    咻——

    就在这时,一声口哨传来。

    我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玉姐竟然身着一袭艳丽的旗袍从那个包间里走了出来,刚才那个副总就是从那房里出来的!

    我有些吃惊。一直觉得玉姐是猛哥的禁-脔,没想到她跟普通按摩师一样,也是需要做那种服务的,这还真是够乱的……

    “哟,小帅哥也在呢。”玉姐扭着曼妙的身姿走过来,笑着对我说。

    “玉姐好。”我拘谨的打了声招呼。

    “不好,累死我了。”玉姐撇了撇性感的小嘴。

    我有些尴尬,心里忍不住想,还真是够开放的啊。

    眼看着玉姐俯身坐在了猛哥身旁,将两条雪白的玉-腿探进水池里,池水瞬间将她的下-半-身打湿,隐约露出诱惑的痕迹,我连忙转过头不敢去看。

    我也没有心情去看了,猛哥要赶我走。

    “只是单纯的spa养生保健按摩,玉儿给做的,你知道那个家伙刚刚消费了多少吗?”猛哥忽然对我问道,那个家伙自然就是刚才那个副总。

    我茫然的摇头。

    玉姐得意一笑,对我伸出两个手指。

    “两万块?”我有些惊讶,只是单纯的按摩罢了,就花两万块,一天按摩一个人,一年下来都近千万了。

    却不料,玉姐噗嗤一声笑出来,一双美目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哼声道:“你这臭小子,在你眼里,你玉姐就这么不值钱啊,二十万!”

    “啊?”我惊讶的抬头,二十万?按摩一次二十万?抢钱啊!

    我在瑶池待了一周左右,金钱观完全改变了,也是觉得做按摩的很赚钱,却没想到这么赚钱!

    “想学吗?”玉姐看了猛哥一眼,冲我风情一笑。

    “想,玉姐教我?”我期盼的看着玉姐,我跟着阿强他们丧尽天良泼粪烧房子一套下来也就是一万块,我已经觉得不少了,但学按摩,更赚钱。

    “不不,我可不收男徒弟。”玉姐连忙摆手,我有些失望。

    “我安排你去北瑶池。”马猛睁开眼道。

    “北瑶池?”我一愣,难道这瑶池还分南北?我来这么长时间怎么没听说过。

    猛哥点点头,看了眼玉姐,玉姐一笑,对我解释起来。

    瑶池分南北,而这里是南瑶池,主做女性spa,全部都是女按摩师,顾客都是男人,而北瑶池则是男性spa,招的是男按摩师,由嫂子打理。

    “去北瑶池的富婆很多,不但漂亮、气质绝佳,而且出手阔绰,只要伺候好了,一年赚个千八百万跟玩一样。”玉姐冲我暧昧一笑。

    “我什么都不会。”我有些无奈。

    “不会可以学嘛,找你嫂子给你介绍个按摩大师,先当学徒,当然,这事儿得马老板去说,马嫂可不待见我,嘻嘻。”

    马猛听得瞥了玉姐一眼,哼了一声没说话。

    我心里也是无语,天天跟人家男人鬼混,嫂子能待见你就怪了!

    说实话,我心动了,但是我想到这边都有那种服务,而北瑶池那边肯定也有,想要赚钱,不但要会按摩,还要做男公关,也就是鸭子!

    玉姐说的好听,若是遇到漂亮、气质绝佳的富婆还可以接受,但难免也会有长的惨绝人寰,体重二百八的女人,那可就操-蛋了。

    “那是不是也需要做那种服务?”我有些为难的道。

    “你倒是想,不出师之前,谁敢用你。”玉姐倒是心直口快。

    是啊,那些富婆可都是瑶池的金库,若是伺候不好,惹恼了,可是巨大的损失。

    我想到猛哥之前的那句话,他说我不适合做保安,明显是想好把我安排到北瑶池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若不答应,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了,我只能答应,走一步看一步。

    在瑶池待了一个多星期,阿强虽然是猛哥的眼线,但也算是我唯一一个不错的朋友,因为要走了,我约他吃了个饭,喝过酒之后,两人谈起家事。

    阿强也是农村人,他爹是镇上做棺材扎纸人的,还兼顾帮人看点风水,中间接了个大买卖,不料雇主家后来风水被改了,雇主家里死了人,于是报复,他爸死了,之后他妈改了嫁,他就很少回家。

    原来每个人背后都有把辛酸泪,我不禁感叹。

    不过阿强已经不在乎了,还笑说万一我哪天挂了,他送我个棺材,我顿时冲他怒骂,阿强大笑。

    不过阿强有句话说的不错,去做按摩师,接触的大都是洪峰市上层面的人物,总之没坏处。

    下午,猛哥带我去了北瑶池,距离南瑶池约有五公里的路程,也是十分繁华。

    北瑶池和南瑶池基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里面的风格也基本一样。

    嫂子身着一件黑色的时尚裙装,极好的身材配上漂亮的脸蛋,性感的韵味儿十足。

    “哟,你怎么舍得把这小帅哥让给我了?”嫂子看了我一眼,笑嘻嘻的冲马猛道。

    这话说的!我有些无语。

    “这小子打架不在行,让他来学按摩,技多不压身。”马猛瞪了珍儿一眼道。

    “嗯嗯,‘技’多不压身,细皮嫩肉的,我早就看中了。”嫂子上下打量着我,笑嘻嘻的说。

    汗!

    “少废话。”马猛伸手在嫂子屁股上拍了一下,我赶紧扭过头去。

    嫂子没好气的瞪了马猛一眼,道:“想好让他跟谁学徒了吗?”

    “冷言。”马猛道。

    “他?”嫂子眉头一挑,皱眉道:“他好像不收徒,之前那个还是软磨硬泡,在他身边待了两三年才学到了些皮毛。”

    “能学个皮毛就不错了。”马猛点头,道:“我带他去试试。”

    “好吧,随你。”嫂子点头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心里忍不住震惊,想来这位冷言肯定是位养生按摩大师,心里再次感激猛哥。

    路上,猛哥嘱咐我见到冷言大师尽量少说话,甚至是不要说话。我深吸一口气,不觉间有些紧张起来。

    我在想,真正有本事的人,脾气或多或少都有些怪,这位冷言应该就是。

    “他若不收你,我再把你介绍给别的按摩师。”跟着猛哥一路上了六楼,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猛哥转头对我说。

    “谢谢猛哥。”我打心底里感激。

    “不要紧张。”猛哥对我一笑,伸手敲了敲门。

    “进。”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光听这一个字,就有点冷。

    猛哥推门走了进去,我连忙跟上。

    这是一个十分古香古色的房间,中间摆了一张案桌,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坐在案桌之后,这男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上下,长相极为俊美,却没有一丝男人的霸气,给人一种阴柔之感。

    而他腿旁,伏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子,身着半透明轻纱,身姿妖娆,诱惑无比,正为他斟茶倒水。

    这待遇!

    我有些羡慕。

    “什么事?”冷言看了眼马猛,低头喝下女子送到嘴边的茶,语气不冷不淡。

    “想给你送个办事打下手的童子。”马猛微微一笑,直接说道。

    冷言抬头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我慌忙低下头,只觉就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一般,浑身不舒服。在他面前我感觉浑身不舒服,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想跟他学,但是猛哥为此做了这么大的努力,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撑。

    “不要。”冷言直接不给面子的道,说着,伸手在女人身上拍了一下,女人轻轻痛呻一声,这才明白过来,连忙给猛哥斟茶。

    猛哥也不生气,走到冷言对面坐下,一口将茶喝干。

    “给你喝真是浪费。”见猛哥霸气喝茶的样子,冷言哼了一声道。

    猛哥哈哈一笑道:“你知道我没那个耐心品茶。”

    冷言低头,沉思片刻:“我很少接活了,他跟着我学不到什么东西,让他去找小羽。”

    “你这是答应了?”马猛说道。

    冷言哼了一声,俯身一把抱起腿边的女人,走向里屋,也不打招呼。

    “闲来无事,你可以教教他嘛,也是一个乐趣不是?”马猛站起身说道,而回答他的,是房门关闭的声音。

    “走吧,我带你找宣羽。”马猛说道。

    我点点头,赶紧跟上。

    “冷言是华哥亲自请来坐镇瑶池的,他是有真本事,很多富婆千金专门奔着他来,北瑶池也是他的名号带起来的,他比我的地位只高不低。”出了门,马猛解释道。

    我点点头,有所明悟。

    像马猛这种看场子的大哥,其实并不是很难找,说句难听的,哪怕猛哥死了,也会很快有人上来顶替,但像冷言这种有真技术真本事的大师,才是难寻。

    路上,猛哥跟我解释,他之所以这样,就是想让我赚个名头,那位宣羽算是冷言唯一的徒弟,在北瑶池十分吃香,每天的活儿忙不过来,一年赚个千八百万十分简单。

    而我,现在也算是冷言的徒弟了。

    猛哥跟我闲聊起宣羽,说他为了跟冷言学徒,更为了打出名号,把祖宗给的名字都改了,现在叫冷语。

    冷言、冷语?也是绝配了。

    “他喜欢别人叫他冷语大师”马猛说道。

    他是在提醒我,要想跟宣羽学到东西,就必须要讨好他,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要不介意,倒可以改名叫冷飞,也不错。”马猛笑着说。

    “等我出师了再说吧,我现在还没这个资格。”我尴尬的说道。

    猛哥赞赏的看了我一眼,赞我有自知之明。

    猛哥似乎对这个宣羽十分熟悉,他说:“这个宣羽性格活泛,但是这货模仿冷言,也经常装冷酷,你只要顺他的心,对他言辞恭敬,他会教你的,我亲自去说。”

    “嗯。”我认真的点头。

    猛哥真是对我太照顾了!

    想到这里,我很感激他,心里更是惭愧。

    “到了。”来到五楼一个房间门口,马猛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