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与宣羽的交易
    ,!

    “你是来做什么的?”

    “哦,我是来跟师兄学习养生的。”我老实的回答。

    “师……师兄?你师父是冷言大师?”辫子妞一愣,吃惊的看着我。

    “嗯。”

    “那你肯定有过人之处喽,你会药浴?”辫子妞好奇的问,那表情明显有点不相信。

    “不会。”我摇头。

    “那你会针灸?”

    “不会。”我继续摇头。

    “那你是会按摩了。”

    “也不会。”我摇头,有些尴尬。

    “那你会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我快哭了,这妞怎么这么多问题。

    噗嗤!

    听我这么回答,辫子妞当即笑了出来:“喂,大哥,你别搞笑了好吗,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冷言大师的徒弟,想找冷言大师拜师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个有绝学都不成功,你确定你睡醒了?”

    我有些无奈,知道怎么解释她都不会相信,干脆道:“我是来跟冷语大师学东西的。”

    “嗨,你直接说学徒不就得了,还师兄呢,吓我们啊。”辫子妞霸气的道。

    我无言以对。

    辫子妞见我不说话,再次打量着我,忽然一笑,道:“小帅哥,想姐姐教你针灸按摩不?”

    “你会?”

    “我给冷语大师当一年多的侍女了,看也看会一些了。”辫子妞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想学。”我呆呆的点了点头。

    “嗯,养生术是一门大学问,必须先从基本功做起……”辫子妞开始滔滔不绝,我呆呆的听着,不时点头,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嗯,所以,第一步,你要懂药理,至少要学会怎么清理工具,当初冷语大师给冷言大师就做了两年童子,喏,你来清理工具,我在一旁指导你。”一边说着,辫子妞大刺刺的坐在了按摩床沿。

    靠,我明白了。

    说了这么多,感情是让我替她干活!

    而一旁的圆脸妞着急的给她使眼色,显然,辫子妞性格活脱,有点天不怕地不怕,而这个圆脸妞则是谨慎。

    我一想,觉得辫子妞说的也有道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活,于是一边听着辫子妞指挥开始忙活起来。

    “这个需要用浓度百分之九十五的盐水浸泡,之后再用五百度高温杀菌,盐水在那边……”辫子妞很得意,翘着二郎腿,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泄露的春光。

    我不时看她一眼点头,每一次点头都忍不住顺着她那雪白的大腿看去,嗯,还是粉底的内-裤,有品位!

    而就在我忙活的时候,浴室门忽然打开,宣羽一身白袍出现在门口,但是这种药浴室第一要求就是需要安静,所以浴室门开关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

    “接下来怎么做?”我根本没发现,见辫子妞不说话,随口问道。

    “嗯?”没听到指挥,我疑惑的转头,没有看到床沿的大白腿,却发现那辫子妞正拿刚刚擦头发的毛巾擦拭床沿。

    我一愣,转头看向门口,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宣羽。

    “冷语大师。”我连忙站起身打招呼,本想叫师兄的,可是想到人家根本不待见我,于是改了口。

    “嗯,小师弟,你过来一下。”宣羽冲我微微一笑道。

    “哦。”我有些受宠若惊,呆呆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放下手上的活走出去,留下身后两个美目睁大的妞。

    “嫂子,您还没休息啊。”出了门,我才发现站在一旁的嫂子,连忙打招呼。

    “嗯,这就回去了,来看看你能不能适应。”嫂子和颜悦色的说道。

    “适应,挺好的,师兄很照顾我。”我笑着说。

    “嗯,那就好。”嫂子笑着点头,便看向宣羽道:“冷语大师,我这小-弟-弟什么都不会,你要心情好,就教教他。”

    “放心吧苗总,只要我会的,我一定会教给他。”宣羽正色道。

    他虽然是大师,但说到底还是个打工的,自然要对嫂子和颜悦色。

    嫂子名叫苗小珍,挺秀气的名字。

    刚把嫂子送走,宣羽那张脸立刻就变冷了,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跟翻书一样,而这个宣羽变脸比翻书还快!

    跟宣羽来到他的休息室,他坐在沙发上盯着我也不说话,我真有些纳闷,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真不知道师傅凭什么认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人做徒弟!”宣羽忽然气哼一声道。

    我一下子明白他为什么不待见我了,是因为觉得不公平!

    我想了想,谨言慎行的道:“师兄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您当初是吃了苦中苦,方才有了现在的人上人。”

    宣羽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叹息一声道:“是够苦的。”说着,从茶几下拿出一瓶红酒,诉说起来。

    我暗叹自己聪明,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当然,这是结合猛哥和辫子妞的话。

    “你知道我给师傅当童子几年吗?三年!”宣羽伸出三根手指头:“整整三年!”

    “那个时候,师傅每次见到我就一个字‘滚’,我就老实的呆在角落里不让他看到,省的惹他心烦。师傅实在烦躁了,就打我,我就老老实实的任他打,等他打够了,烦透顶了,也就不理我了。而他要用什么东西,我就赶紧给他送到手里,直到后来,他用我顺手了,也就不打了,但是他什么都不教我。直到后来,他看我任劳任怨好几年,这才心情好的时候指点我几句,但我有什么疑问,也不敢多问。其实,一直到现在,师傅都没承认过我这个徒弟。”他的眼神露出回忆之色,说着一口将红酒喝干,又给我倒了半杯,我连忙捧着,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我见他说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心里也是忍不住感叹,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总有太多的汗水,尤其是没钱没势的草根。

    而且宣羽面对的还是冷言,我只见过他一次,待了没几分钟就浑身不舒服,而宣羽却在他身边待了三年,我心里有些佩服他了。

    “我做了这么多,才有了今天,你凭什么来到之后直接就成了师傅的徒弟?”宣羽恼恨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在发泄不快,也没接话。

    “之所以师傅没认我这个徒弟,是因为我真的连他的皮毛都没学会。”宣羽小饮一口说道。

    “这不可能吧?师兄已经相当厉害了。”我适时夸赞一句。

    “哼,你懂什么。”宣羽哼了一声,旋即悠悠的道:“你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武林吗?”

    “武林?真气?飞檐走壁?那是假的吧?”我一愣。

    “不,我相信是真的。”宣羽摇了摇头:“飞檐走壁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人真的可以修炼出内力,而师傅就有内力,他用内力给人推拿按摩,事半功倍。”

    宣羽没有理会我的惊讶,他继续说道:“其实师傅很多按摩推拿手法我基本都学的差不多了,但是同样的手法,我跟师傅做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我实验了无数次都失败了,之后我才发现,师傅给人针灸按摩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气息流动,那是内力。”

    宣羽真是个话痨,这都扯到哪里去了?

    “你放心,我会尽力教你,我不知道你跟师傅到底是什么关系,但如果师傅传授你内力的修炼之法,我希望你能向我透漏一些,作为交换条件,怎么样?”宣羽看着我道。

    得,明白了!

    我什么都不会,却莫名其妙的成了冷言的徒弟,所以宣羽觉得我跟冷言有什么特殊关系。

    此时想来,宣羽突然找我喝酒吐露心声也是有目的的,果然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但我无语的是,我跟冷言有屁的关系啊?

    不过我也不傻,而从宣羽的话中我也能听得出,冷言根本就不搭理他,宣羽更不敢多问,怪不得之前猛哥敢这样跟他编谎话。

    “师兄放心,如果师傅教我内力的法门,我一定会教给你。”我举手发誓道,因为我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

    “算你小子有良心。”

    我跟他算是各有所求,两人心照不宣。

    “嘿,那还望师兄教我今天给那位美女按摩的手法,我看挺厉害的。”我趁热打铁道。

    “你知道这套按摩手法我用多少辛苦和泪水换来的吗?”宣羽生气的看着我。

    得,又开始了!

    酒过三巡,于是真的印证了猛哥的话,宣羽根本就丫的是话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话痨,我就顺杆子往上爬,净找好话说,说的宣羽十分受用,关系一下子变好了。

    “嘿,师兄这么厉害,平常一定是艳遇不浅吧?就像今天那个漂亮女人。”我暧昧的看着他。

    “放屁,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宣羽生气的道。

    “一定是个大人物,名媛贵族。”

    “万麟集团汽车贸易部财务副总监。”

    “哦,那一定是很厉害。”

    “是,主要是活儿好!”宣羽撇嘴不屑道。

    “师傅从来不会跟女顾客做那种事情,我励志要做师傅那样的人,也从来不会跟顾客有那种服务,还要装冷酷,一天天的憋死我了。”

    “呃……”

    我尿流满面,您真是够苦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