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李姝表白?
    ,!

    活动过后,北瑶池门口也卸掉了张灯结彩,下午人并不是很多。

    “老乡好。”我刚进瑶池大厅,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望去,正是李姝,身穿一件黑色的裙装,衬托的一双雪白的长腿越发雪嫩,一脸笑吟吟的看着我。

    “老相好?你俩……”前台两个漂亮妞一脸吃惊的看着李姝和我,眼神暧昧至极。

    呃!

    我好一阵无语,这几天每次见到李姝她都跟我这么打招呼,再加上我俩走的近,圆脸妹总是一副古怪的看着我们,我纠正她好几次。

    没想到这次竟然在大厅里,她就这么打趣的跟我打招呼。

    “我们俩是老乡,你们别听岔了!”我老脸一红,连忙摆手解释。

    “是呀,我们是老乡,你们别听岔了。”李姝笑着解释,却是伸手一把抱住我的胳膊。

    “哦。”两个前台小妹故意拉长强调,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们。

    靠!

    我一阵头大!

    昨晚左思右想之后,我不能杀那个青年,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离李姝远一点,小青年是来找李姝的,只要我们不碰面,就不会出事。

    “喂,你干嘛去?”见我低头就走,李姝再次一把拉住我。

    “我尿急。”我露出着急之色。

    “放屁!”李姝霸气的骂道。

    “高飞,你怎么回事?我发现你好像在躲着我。”说着,李姝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我。

    被她一语道破,我眼神有些闪躲:“你长的这么漂亮,又聪慧可爱,我躲着你干嘛?”

    “是吗?”李姝不相信的看我一眼,伸手拉住我的胳膊。

    我一个哆嗦,连忙抖开:“你干嘛啊,大姐!”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姐?”李姝再次霸气侧漏。

    我-日!

    见我不说话,李姝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眼眸眨眨:“是不是因为他?”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故意躲着她,反而让她对我更加纠缠不休,照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跟小青年碰面。

    早晚得完蛋……

    “他是谁?”我装傻充愣的问道。

    却不料,我话刚说完,就被李姝一把揽住了脖子,香吻送上。

    我哪里知道她会如此大胆,惊呼一声,可也只是发出一丝喉音,因为嘴巴已经被一条香软堵住,感受到满嘴的芬芳,我情不自禁的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

    可是最终,我的理智战胜了欲-望!

    我不能!我还不想死!

    如果我跟李姝就这样确实了关系,或者李姝认定我是他男朋友,那么小青年得知后,一定会找来见我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到时认出我,我只有死路一条,谁都保不住我!

    想到这里,我一咬牙,猛地伸手推开她:“李姝,你疯了?”

    李姝也是一愣,旋即神色平静的看着我道:“你喜欢我。”她的语气十分笃定。

    “谁告诉你的?”我冷哼道。

    李姝低头看向我的裤-裆。

    我低头看了眼一柱擎天,顿时一阵尴尬,强行解释道:“这只是正常男人的反应罢了。”

    “是吗?”李姝撇嘴一笑,一脸玩味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低下头去,说实话,我真的挺喜欢李姝,喜欢她的性格,二十多岁,正是青春活力,女孩最好的年纪,她的身材超好,一双大腿修长雪腻,我这几天配药的时候经常偷看。

    其实,小姨跟穆雅彤一样,我更多的也就是想想,之所以现在能跟小姨这样,最大的原因还是她并不知道我是谁。

    我根本不敢想,等小姨知道那个微信跟她谈恋爱的人是我之后,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其实,我的梦想很简单,我很想跟李姝做男女朋友,一对小两口租个小房,下班回家抱着她一双雪白的腿,滚个床单,然后上个小班,挣个小钱,买个小房,过小日子。

    而我跟穆雅彤只是假男女朋友,虽然我励志要娶她做老婆,但是我来到瑶池之后才知道,我距离华少威有多么遥远,我跟穆雅彤所要求的,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完成。

    人,总会被现实和近在眼前的诱惑所迷惑,我不介意跟李姝做男女朋友,甚至非常想,而且穆雅彤就算知道也绝不会介意,她巴不得我赶紧找个女朋友少去烦她。

    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我能活着,我不敢冒险!

    “是,我不喜欢你!”我冷着脸对她说道。

    “哇,你冷酷的样子好帅啊!”李姝惊叫一声,一脸花痴的看着我。

    我一个踉跄,差点滚到楼下去。

    我觉得可以给她跪下唱征服了!

    在她面前,我真的装不起冷酷。

    “该干活了!”我无奈,说了一句连忙向楼上跑去。

    李姝‘喂喂’叫了我几声,连忙跟上,我跑了几层楼,回头一看,李姝呼哧呼哧的追上来,俏脸通红,尤其那一对峰峦波涛汹涌,我连忙扭头继续跑上楼,身后传来李姝咯咯的得意笑声。

    被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追,我内心很有成就感,可是一想到那小青年,我就忍不住想撞墙!

    来到配药室,郑圆圆已经在干活了,发现我跟李姝跑的满脸通红,眼神露出奇怪之色。

    “嘿,圆妹子来了啊。”我装着自然,笑着打招呼。

    “是的,高大哥。”郑圆圆羞答答的点头。

    “圆圆,你去看看冷语大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里我跟高飞忙活就好。”李姝霸气的说道。

    我猛地抬头惊讶的看着李姝,草,你还有完没完了?我还不想死啊!

    “哦。”郑圆圆眨眨眼,看看我,起身离开,神色古怪,嘴里还嘀咕:“这俩人什么时候搞上的?”

    搞你妹啊!我无语!

    “你是不是嫌我身子不干净了?”我刚要低头配药,却被李姝伸手一把抓住,生气的冲我问道。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我欲哭无泪,道:“没有。”

    “其实,我也只被那个渣男碰过,但是自从分手之后,我跟他就再也没有那种来往,我发誓!”李姝郑重的道。

    您说话真够直白的。

    但我却相信她的话。

    我灵机一动,语调低沉的问道:“他是什么身份?”

    李姝对我纠缠不休,我跟小青年迟早会见面,与其这样,不如顺便查探一下小青年的底细,也好有个准备。

    “果然是因为他。”李姝哼了一声,得意的看我一眼,我干脆懒得解释。

    随后李姝便讲述起来,我知道小青年名叫付应华,跟在华少威身边跑腿的,平时也会接万麟集团的私活。两年前付应华对李姝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李姝一直不答应,但他穷追不舍,李姝念他痴情,就答应他了,付应华一直吹嘘他认识华哥。有一次李姝的哥哥惹到了一位道上大哥,李姝让付应华给华哥打电话摆平,哪知道他虽然是给华少威跑腿的,但华少威根本都不认识他。

    那老大得知后,要连付应华一起打,于是他吓得丢下李姝和她哥哥跑了,而因此她哥哥被人打断了一条腿,李姝险遭对方强-奸,幸亏马嫂出面了。打狗还要看主人,好歹李姝还是北瑶池的员工,之后马嫂照顾她,才让李姝做了宣羽的侍女,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李姝和付应华分手,一直到现在……

    “这个渣男!”听完之后,我不屑的骂道,竟然丢下女朋友跑了,这简直不是男人所为。

    “是啊,既然你不介意我不是处子之身,那你还怕比不过这个渣男?”李姝似乎早已经忘记那些伤心事,笑脸吟吟的看着我问。

    “呃……”

    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到我身上了?

    “我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未婚妻,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咬咬牙,拿出杀手锏!

    “嗯?”李姝一愣,似乎惊讶的看着我。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想到与这么合得来的女孩失之交臂,我又有些矛盾的感觉可惜,可是我哪里料到,李姝在惊讶之后,旋即‘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哥,您别逗了,你有未婚妻?”

    “怎么?我就不能有未婚妻了?”我生气的瞪她一眼。

    “不是不能,而是你根本就是骗我。”李姝冷哼一声,不给我反驳的机会:“这都多少天了?上班时间一个电话都没有,我也没见你跟所谓的未婚妻打过电话,别说未婚妻了,你现在还是个大处男吧?”

    “靠,你哪只眼睛看见了?”我生气的道,男人最烦女人说他是处男!

    “切,只是抱了一下而已,就差点把裤子拉链都给顶破了?”李姝鄙夷的看着我。

    汗!

    “那是我正常!”我怒气的反驳。

    “是啊,很正常的大处男!”李姝点点头,深以为然。

    我真想一头撞死在这里。

    我被打败了,随口问道:“你喜欢我哪一点?”

    这一问似乎把李姝问住了,一双眼眸眨巴的看着我半分钟,道:“我觉得你挺好玩。”

    这特么也叫理由?

    李姝没理会我翻白眼,继续道:“而且人也不错,性格不错,长的也还行,虽然一身的山炮气质,但姐姐就好这一口。”

    我听得满头黑线!

    “最重要的是,你是个潜力股。”

    好吧,说到重点了。其实我也想过,如果我只是跟在宣羽身边打杂的,李姝就算跟我玩闹,但也绝不会看上我,她之所以追我,是因为我是冷言的徒弟,宣羽的小师弟!

    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是几乎可以打包票的说,只要我好好学,借着冷言的招牌也能混成跟宣羽差不多的人物。到那时,李姝是我的女朋友,那么她就可以一跃野鸡变凤凰!

    对于这么直白的理由,我却一点都没有瞧不起李姝势利眼,这是人之常情。你一穷二白,饭都吃不起,人家跟你做什么?人家要找个起码能赚钱的男朋友,这有什么错?

    她的理由我无话反驳,最终只能敷衍说我现在一心想着学养生之术,不想谈恋爱,就算暗地里也不好,毕竟她是宣羽的侍女,而我是宣羽的小师弟。

    李姝觉得我的话在理,但还是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现在值得我等。”

    我算是明白了,李姝虽然大大咧咧,但是性格非常执拗,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但是,这么深情的告白,我第一次听到。

    这么漂亮的女孩。

    这么纯粹的理由。

    这么的让人怜惜。

    说不动心是假的,这一刻,我真想抱住她,深情地拥吻她。

    “嗯。”我低头,答应一声道:“干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