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再遇小姨
    ,!

    舞会过后,会有一段时间的间歇,大约持续三四天左右,之后才会是药浴按摩的大狂潮!

    所以几天闲暇,那个付应华天天来找李姝,我被他看过一眼,我明显的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有一丝异样,好在李姝在当场,付应华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决定先躲他几天,于是跟师兄请假,宣羽也知道几天后会很忙,临时没什么事就准许了。

    但我总不能闲着,闲着在家玩,穆雅彤肯定会对我冷嘲热讽,上午九点多钟,我决定去找李哥看看有没有私活,结果还真找到了。

    私活的内容很简单,德化街正在改建,我带人去催促一些商店铺子赶紧搬走,因为我现在是冷言的徒弟,又跟猛哥有关系,不出意外,我成了大家的领头,李哥似乎最近挺忙,这点小私活自然不愿意干。

    不管走到哪里,都不缺溜须拍马的人,我听着几个小弟的阿谀奉承,心情那叫一个畅快,趾高气扬的走在大街上。

    我站在小区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异样,这条街我太熟悉了,因为这是小姨家的小区。

    想到在她家那一幕,又想到昨天舞会上的旖旎,我的内心复杂又纠结,又爱又无奈。

    “美女!”这时,旁边一个小子惊艳一声。

    我抬头一看,顿时愣住,竟然是小姨!

    她手里还提着几个衣服包装袋正从街那边走过来,估计是因为一些衣服店特价甩卖,买了一些。

    小姨还是昨天那身打扮,性感靓丽。

    “闭嘴!”看到几个小弟眼中不掩的火热,我冷声训斥。

    小姨发现了我,我看见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也有些尴尬,却是想起她跟本就不知道昨天跟她跳舞的人是我,于是稍稍放心,张口招呼道:“小姨。”

    “高飞?你怎么在这里?”小姨疑惑的看着我,不由侧头看了眼我身后的几个青年,微微皱眉。

    “哦,出来办点事。”我随口解释。

    小姨是好面子的人,跟我寒暄几句便离开,但那淡淡的语气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我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心里不禁苦笑。

    “甩卖甩卖,特价甩卖,低至一折……”来到大街,就听到一些店铺的叫喊声。

    根本不用我招呼,几个小弟就很有眼色的进店铺跟小店老板说让他们赶紧搬走的事情。

    走着走着,竟然来到了正源针灸店,小姨在这里做过针灸按摩,我记得那个老骗子,还是很熟悉的。

    我跟着走进去,小电视上播放着欢乐颂,但那老骗子正在给人按摩。

    “嗨,老头,怎么还不搬走?”小弟走进去,扯着嗓子喊。

    “滚!”老骗子被打扰,冷声训斥!

    “吆喝,你这个死老东西,你活得不耐烦了?你刚刚说什么?”那小弟当着大家的面被骂,顿时脸上挂不住,撸着袖子叫嚣。

    我虽然也不喜欢这种爱装比,就会欺负老幼的小弟,但并没有阻止,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十足一个老大派头。

    “滚!”老头抬头淡淡的看了那青年一眼,语气冷然。

    “草泥马的,你个老不死的,你找打!”那青年顿时火冒三丈,伸手就要推搡老头。

    结果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那老头竟然探手一抓,轻飘飘的抓住了他打来的手腕,我见青年使劲向后抽了抽,结果老头纹丝未动,小弟却一张脸憋得通红,咬牙一使劲。

    结果老头顺势一推,脚下一绊,青年身体腾起落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这就是传说中的太极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我一愣,多少看过一些武侠电视剧,对这一招实在是太熟悉了。

    而且看似轻飘飘的飘洒写意,但整个过程也就是两三秒钟。

    “妈的,还敢打人?”这时,与那小青年关系不错的另一个青年回过神来,怒气冲冲的上去,结果不出三秒,跟刚才那小青年如出一辙。

    “草,一起上啊,砸了这个死老头的店!”两个青年被一个老头打-倒,脸上挂不住,顿时叫嚣。

    “给都给住手!”傻子都能看出这个老头不一般,就这五六个人,上去也都是白送,我心里一动,连忙叫停。

    “飞哥,怎么了,干嘛不……”

    “闭嘴!”我转头瞪了那傻-逼一眼,旋即连忙对老头拱手道:“多有得罪,对不起,我们这就走。”

    “嗯。”老头淡淡一哼,眼皮都没抬一下。

    “怎么了飞哥,我们人多,干嘛怕他?”出了门口,一个青年傻-逼的询问。

    “打不过!”我懒得跟他们解释。

    “怎么可能?那个老不死的是偷袭,我起初没把他放在眼里才被他得手的。”开始被打的那青年红着脸争辩道。

    “他会功夫,看起来像太极拳,我感觉很厉害。”这时候,终于有个明眼人说话了。

    “麻痹的,厉害又怎么样?咱们多带些人来,砍死那个老不死的!”

    “怎么,还嫌不够丢人?”我冷冷的看了那小弟一眼,那小弟忌惮我的身份,喏喏不敢顶嘴。

    “这事就算了,小任务罢了,没必要这么较真。”我点点头,心里想到刚才的一幕,依旧有些震惊。

    被打了脸还没法去找场子,几个小弟也没了兴趣,随便跟那些店铺打声招呼便离开。

    将那几个傻-逼小弟招呼离开,我却没有走,回到正源针灸店前,抽烟发呆,脑袋里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又想到那天他给小姨针灸的事情,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真是个民间高手!

    豁然间,我猛地想起老头给小姨针灸按摩时,小姨脑顶淡淡散发出的一丝白气,我又想到了那晚宣羽的话,难道这个老头就会传说中的内力?用内力针灸?

    我的眼睛慢慢变亮,宣羽没有内力都在北瑶池混成这个样子,而我若是跟这个老头学习,练出内力的话,在北瑶池岂不是跟冷言一个级别的?

    再说了,内力不光是针灸按摩用的,而且还是打架用的,我一直想学功夫,想要在黑-道活下去,不学点功夫怎么能行,哪怕是猛哥都有被砍的时候。

    有功夫,有备无患!

    我眼睛越来越亮,若是能拜这个老头为师,那不是养生术和武术都学了?

    我有些激动起来,忍不住走进了针灸店,但见那老头正在为客人针灸,我没敢打扰,老实的站在一边看。

    果然,没过一会,我就感觉到空气中一丝气息流动,正如宣羽所言,这是内力!

    我心里打定主意要拜他为师,心里想着怎么跟他讨好关系,毕竟,我想拜师,人家还不一定收我。

    十几分钟后,老头收了针,那顾客拜谢离开。

    老头没有看我一眼,慢步到椅子上坐下继续看电视,津津有味的吃着盘里的花生米。

    之前这副样子怎么看都像个老骗子,而现在,怎么看都像个与世无争的高人!

    “哪里不舒服?”老头头也不回的说道。

    “呃,没有不舒服。”我无奈回答,琢磨着怎么摊牌。

    但是想了几种方案都不行,老头这么厉害,如果进了北瑶池怎么也是跟冷言一个级别的,如今却看着这么一个小针灸店,钱财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所以我一时还真想不出讨好他的办法。

    “哦,那你就是给你那群小弟找场子的。”老头淡淡的道。

    “不,不敢,我还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哪里是您的对手。”我连忙摆手,恭敬地奉承一句,不管是什么人都愿意听好话。

    “马屁精!”老头哼了一声。

    我无语。

    “没事就滚蛋,别在这里碍眼。”老头不给面子的道。

    就这点嘲讽,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我想了想道:“老先生,这里的店铺这几天都要搬迁了,您衙位置了吗?”紧接着我又解释道:“一看您就是高人,人总有个病急,我想知道您会去哪里,万一哪天不适就找您给看一下。”

    “没有。”老头的话,一下子把我想到的后续给封死了!

    我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可一时又想不出办法,急的抓耳挠腮,老头不再理我,继续吃花生米看电视。

    “呢个,我正好有几家店铺要出租转让,您要愿意的话,可以将店搬到我那里去,房租好商量。”我灵机一动,说起了大话。

    “哦?”老头一声疑惑,转头看我一眼,道:“在哪里?”

    我:“呃?”

    “那什么,我有好几家店铺都可以转让给您,地段都不错,我想知道您喜欢什么样的环境,僻静的?”我小心翼翼的问,心想这位可是隐士高人,应该喜欢安静的地方。

    “僻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人吗?没人照顾生意,我喝西北风啊!”老头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看着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逼。

    我被噎的够呛,也不敢生气,连忙道:“繁华的地方也有,我这就去办理一下,到时候带您去看房子。”

    老头哼了一声没理我,我就当他是愿意了,恭敬的对我鞠了个躬,这才走出店门。

    我伸手抹了把冷汗,心里却有些得意,总算是可以攀上点关系了,只要能跟这位高人有来往,就可以慢慢来。

    拜师急不得,这东西甚至比谈恋爱还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慢慢来。

    不过,我想到刚才说的大话,就犯了难。

    去找马猛?马猛管着好几条街,弄个店铺还是不难的,可是我已经拜冷言为师了,而且还是猛哥亲自带我去的,我找猛哥帮忙就是傻-逼。

    我脑子里搜索着可以帮我找店铺的人,旋即眼睛猛地一亮——穆雅彤!

    这几天我天天倒班,基本没跟她碰面,倒是忘了近在眼前的穆雅彤。

    穆雅彤是百城物业的总裁,连娱乐公司都有股份,肯定也有店铺商业街,想到这里,我连忙给她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