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你们两口子怎么回事?
    ,!

    “那可不行。”我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这不是找死吗?

    “怎么不行?你难道还怕这个怂货?再不济你还是冷言大师的徒弟呢,他还敢报复你?”李姝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声说道,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连忙捡起随手丢到地上的胸-衣和体恤穿了起来。

    “咚咚——”

    “李姝,我听见你说话了,你快开门,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听说你搬家了,就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等我说话,房门声再次敲响,门外响起付英华的声音。

    李姝不答,紧接着,她裤兜里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我师父的脾气,我现在刚拜师,若是惹出些不好的事情难免会有麻烦,所以我暂时还不想跟他起冲突,等我学有所成,这些都不是事儿,你先把他打发走。”我好言好语的劝道。

    “那咱们现在算是男女朋友了?”李姝看着我问道。

    我一阵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若是再不出去,恐怕付英华都要砸门了!

    “嗯。”我点点头,李姝性格太大咧,我也怕她跟付英华坦白,所以只能临时先稳住她。

    “先叫声老婆听听?”见我答应,李姝穿好衣服一把抱住我道。

    “你赶紧去,我先躲躲,别让他进屋,等你们走了我再出去。”我无奈的道。

    “那你就不怕我跟他出去吃饭之类,会被赚便宜?”李姝眼眸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会被赚便宜吗?”

    “不可能!”李姝满是冷气的道,旋即似乎又觉得不对劲,撇嘴道:“那也不一定哦,我现在被你弄的浑身难受呢。”

    我-日!

    “赶紧的吧。”我无语了,干脆不理她,悄声走进她的卧室,催促道。

    我刚走进门,这时候门外再次响起付英华的声音:“李姝,快开门,不开门我就撞门了啊……”

    我故意留了一点门缝偷看,就见李姝深吸一口气,伸手一把拉开-房门,生气的道:“你神经病啊,你来干什么?”

    “我……我听说你搬家,特地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付英华小心的说道,旋即环顾四周,好奇的道:“你刚刚在屋里做什么呢,怎么也不接电话也不开门?”

    “等你帮忙,我早就累死了,天这么热,我当然是洗澡了。”李姝没好气的说道:“我都说了,我们结束了,我已经对你死心了,一个死心的女人,你还追来做什么?”

    “不,李姝我爱你,我们不可能结束的,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说着,就要伸手拉李姝的手,结果李姝骂两了句滚,付英华讪讪的收回手来。

    听到两人的对话,我心里也有些感触,付英华这种连女朋友被人强-奸都不管的渣男,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我又想起自己跟穆雅彤,其实,在穆雅彤面前,我比付英华表现的还要不堪……

    接下来,在付英华的一再央求之下,李姝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跟他出去吃个饭。

    我伸手抹了把冷汗,一屁股做在了床沿上,触手的柔软让我愣了一下,转头一看,竟然是李姝的一些贴身内衣,可能是之前洗澡找衣服,弄的床上乱七八糟,全部都是各种性感的镂空蕾-丝……

    想到刚刚跟李姝的旖旎,虽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只看她的上半身,就能看出这个女人绝对是尤物级别的。

    想到李姝火爆的身材穿上这些情趣内衣,我的心里就压抑不住的躁动,此时跟李姝已经确定地下恋情关系,两人又是住在一个小区,那么不是每天都可以来玩她?

    想到这里,我真想干脆今晚留在这里,等李姝来,然后……

    可是,转念一想,付英华那个傻-逼肯定要送李姝回家,万一被发现,还是个麻烦,细水长流,李姝早晚是我的。

    想到这里,我咬咬牙,按下心里的躁动,等了大约五分钟确定他们真的走了,这才关上门悄声离开。

    回到家洗了个澡,刚在沙发上坐下,我就接到了李姝的电话。

    “这么快就吃完饭了?”我接起电话随口问道。

    “不然呢?你想吃完饭我们再做点其他的事情?”李姝语气似笑非笑的道。

    靠!

    “怎么?生气了?”李姝见我不说话,便问道。

    “没有。”

    “嘻嘻,来吧,我在家里等着你。”李姝笑嘻嘻的诱惑道。

    “算了,我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明晚有空的话,我就去找你。”我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明天晚上去撸串,我们一起回家。”李姝说道。

    “靠,圆圆已经在怀疑了。”我无奈的提醒道。

    “她是我闺蜜。”李姝说道。

    闺蜜也不行啊,在还没有解决好付英华的事情之前,我必须要小心再小心。

    旋即我又觉得李姝的话里有话,好奇的道:“怎么……”

    “她是我闺蜜,所以她早就知道了,咯咯……”李姝得意的笑声中,吓得我差点把手机丢飞出去。

    靠,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再次跟李姝聊了几句,她说今天搬家很累,有需要收拾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后天凌晨三点,是李姝和郑圆圆下夜班的时间……

    “叮铃铃……”这时候,电话忽然响起。

    我一看,竟然是穆雅彤。

    “喂,你还没睡啊?”我接起电话当先问道。

    “这么晚了跟谁打电话了?”穆雅彤狐疑的声音响起。

    “嗯?你也会关心我?听着不善的口气,好像是生气了?吃醋了?”我一愣,心里有些兴奋。

    不过,我的想法显然是多余了,还不等我解释,穆雅彤就道:“明天早八点,来明臣一品小区等我。”说完,不等我答应就挂断了电话。

    躺在沙发上我又跟小姨聊了一会,不到十一点,她就说明早还有事,要早睡。

    我心里暗自得意,我自然知道,明天一早她也一起去荣华县,我们去看姥爷,而小姨则是去看父亲。

    因为睡得早,早上六点多钟我就起了个大早,梳洗一下又去了外面摊上吃早饭。

    结果收到了小姨的一条微信。

    是一张她所住小区的照片。

    我回答:“醒的很早啊。”

    小姨真如恋爱中的小女生:“猜猜这是哪个小区?猜中有奖。”

    我不禁咧嘴一笑,到这个小区的次数跟我去穆雅彤所住的名臣小区差不多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就住在这个小区吧?”我装作不知道的问,甚至还发了一个奸笑的表情。

    小姨回答:“是啊,能找到我么?”

    我笑着回答:“老婆,你做好让我住在你家的准备了?”

    小姨马上回答:“滚蛋,谁是你老婆。”紧接着又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回答:“等着,我会找到的,到时候我去堵你。”

    小姨回答:“你先找到再说吧。”

    “不说了,我要走了。”

    “嗯,老婆开车小心。”我说。

    小姨发来一个尴尬的表情。

    我心里一阵得意,收起手机,将早饭三两口吃完,打车到明臣一品小区。

    可是等跟穆雅彤一起见到小姨,她对我的冷淡与微信上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当着穆雅彤的面,她自然也没有冷脸,笑着跟我打招呼,只不过那笑容总有一股淡淡的冷漠。

    只是她心情似乎不错,嘴角总是挂着一幅淡淡的笑意,一丝幸福遮不住的洋溢而出,

    而就连穆雅彤都看出了些端倪,说小姨气色好,还问遇到了什么好事儿,小姨笑而不答。

    我知道她的幸福微笑来源于哪里,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小姨的计划是当天会在荣华县陪老父亲住一晚,而我跟穆雅彤需要当天赶出来,所以我们两辆车。

    路上,穆雅彤再次嘱咐我之前说的事情,我点头说记住了。

    因为靠近经济发达的洪峰市,荣华县看起来也是相当富裕。

    穆雅彤的姥爷住的是二层别墅洋楼,一看就是富裕之家。

    姥姥三年前就离世了,只有姥爷一个人在家。

    推开门,姥爷正在院前浇花。

    “爸。”小姨当先喊了一声。

    穆雅彤亲昵的挽着我的手喊了一声姥爷,我也连忙跟着喊。

    “嗯,来了?进屋坐吧。”姥爷直起身子,看了我们三人一眼,笑着点头道。

    姥爷七十多岁的人了,头发已经花白,但看起来还十分健硕,双目炯炯有神,看着我的眼神自带一股威严。

    来之前穆雅彤就跟我说过,姥爷当过兵,是侦察兵出身,最高坐到了团长之职。

    这种大人物是最不好蒙骗的,尤其姥爷还是侦察兵出身,本身就有一对火眼金睛,所以生怕被他看出我跟穆雅彤是演戏,进屋之后,我连忙去沏茶。

    “不要用这水,用外面桶装的山泉水,现烧。”姥爷见我提起暖瓶,连忙出声提醒道。

    “我来吧。”小姨起身道。

    “不用的小姨,我来就好,你快跟姥爷说说话,休息一下。”我连忙拒绝,这么好的机会,我哪里会放过。只要不被姥爷问东问西,这点活我很愿意干。

    “那好吧。”小姨一笑,也不强求。

    姥爷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姥爷,水烧好了,茶在哪里?”我一直在侧屋里等到水烧开才提过去,发现姥爷一张脸很是威严,赶紧微笑着上前,姥爷一看就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那种人,若是被他发现个好歹,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置我。

    “喝什么茶!你们两口子怎么回事?”姥爷气哼一声,生气的质问道。

    我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见小姨正坐在沙发一旁看着一本杂志,脸上也是一阵无奈,俯身把茶几下的茶叶拿给我。

    而老婆穆雅彤则是坐在最边上的沙发上,上身的外套脱了,只-穿-着里面的一件黑色吊带裙,少了白天的端庄冷艳,多了一丝女人的魅惑,只不过,她那洁白如玉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委屈,见我看过来,穆雅彤抬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楚楚可怜,眼底还带着一抹幽怨,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我的心狠狠颤了一下,我的亲娘哟,我什么时候见过穆雅彤这副表情,简直就跟深闺的小怨妇似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别看平时穆雅彤有多能耐,但在姥爷面前,也得老老实实的就跟乖宝宝似的。

    怪不得这一路上穆雅彤总是嘱咐我!

    可我还处在懵比状态中,穆雅彤不说,姥爷只问怎么回事,我哪里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