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穆雅彤是公主?
    ,!

    “姥爷,您喝茶。”我一边倒着茶一边察言观色,心里琢磨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姥爷气哼哼的端起茶水,却没喝:“什么怎么回事,你还在这里跟我装糊涂,小彤说你们结婚三个多月了,谈恋爱更是一年之久,怎么还没怀孕,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靠,原来是这件事,把我吓了一跳。”听到姥爷说的是这件事,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偷偷看了眼穆雅彤,却见这平时冷艳嚣张高高在上的女神虽然低着头,一双晶莹如玉的小耳朵却是动了一下,明显是在偷听。这一幕看的我心里暗笑,直接走到了穆雅彤身边,一屁股紧挨着她坐了下来,伸手亲昵的把她一双小手握在手里。

    “姥爷,我跟雅彤结婚后,就计划要孩子了,只不过过年这段时间工作太忙,现在忙过去这一阵,我已经跟雅彤商量开始备孕了。”

    “是不是,雅彤?”我说完,转头向穆雅彤看去,同时抓着她滑嫩嫩的小手摸啊摸的,这滑溜的小手,摸着真舒服!

    “嗯,是的姥爷,我们都结婚了,怀孕也是迟早的事。”穆雅彤点点头,点头的瞬间她偷偷的向我恼恨的瞪了一眼,嫌我趁机赚她的便宜,但她也不敢把手抽回来,姥爷还坐在对面呢。

    “嗯,婚姻是大事,既然结婚了,生儿育女也是大事,趁着年轻。”姥爷倒也通情达理,见我们这样说,他也不好再相逼,端起茶碗喝了口茶。

    我也不敢再赚穆雅彤的便宜,很自然的松开她的小手,端起茶壶再次给姥爷倒茶。

    姥爷话不多,喝了几口茶,说了一些家常就让我跟穆雅彤准备去祭奠她的父母,而小姨则是在家准备做饭。

    不过,天有不测之风云,我刚跟穆雅彤出门,天色就昏暗下来,等去小卖店买好了纸钱,就下了不小的雨。

    穆雅彤之前说过,附近的村子死人都葬在南山上,山路本就不怎么好走,现在又下起了雨,我说要不然等雨停了再去,穆雅彤却坚持说现在就去,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虽然这样,我们还是开着小姨的车去的,小姨的车是suv大切诺基,底盘高。

    南山很大,上面栽满了一人多高的松树,雨中的南山树叶葱郁,十分清新。

    不知是因为祭奠父母的缘故,一路上穆雅彤表情严肃,也忘记了之前在姥爷家被我赚便宜的事情。

    山中是泥泞土路,下了雨更是泥土松软,大切诺基开到半山腰就再也无法存进,我跟穆雅彤只能下车步行,好在穆雅彤有所准备,穿了一双白色的平底板鞋和紧身牛仔裤,饶是这样,她的裤腿也是溅上了泥土,一双白鞋也沾满了泥巴。

    我打着伞提着纸钱跟在她的后面,风雨中,她打着伞慢慢前行,也不管地上的泥泞,给人一种凄凉之感。

    我连忙跟上去,稍稍靠近她几分,穆雅彤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雨中祭奠父母,我悄悄转头看了她一眼,看了眼这个自己未来的老婆,一股复杂的情怀在心中蔓延。

    来到墓碑前,我看到了穆雅彤父母的肖像,穆雅彤的爸爸面容方正,很是帅气,但并不是小白脸那种帅,而是那种充满男人霸气阳刚的那种帅,神色挂着淡淡的微笑,却有一股威严,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大人物才能拥有的气质。

    穆雅彤跟她的母亲有些像,只不过相比穆雅彤的冷艳,她的母亲看起来更加端庄贤惠。

    我不禁转头看了眼穆雅彤,好好的三口之家,如今却只剩下面前的穆雅彤。

    但看面相,穆雅彤的父母就不是那种短命鬼,我的心里更加疑惑重重,二老是怎么死的?

    现在可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我为二老添了坟头纸,上了香,由穆雅彤打着伞遮挡,我把纸钱拿出烧掉。

    忽然,我听到‘扑通’一声轻响,转头一看,穆雅彤竟然不顾泥泞,一下子跪在了坟前,口气低沉,眼圈晶莹闪动:“爸妈,不孝女来看你们了。”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穆雅彤那单薄的身姿透着一种孤独,一种无法掩盖的凄凉。这一刻,我忘记了穆雅彤对我的冷言冷语,忘记了她对我的冷嘲热讽,心里说不出的怜惜。

    穆雅彤跪在坟前说了些话,无非就是回忆小时候的事情,她似乎回到了小时候的天真可爱,性感的小嘴挂着浅淡的微笑。

    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的样子,一时觉得,这样的女人不知该如何去怜惜。

    “爸妈,你们来看看,我带你们的女婿回来了。”穆雅彤轻声说。

    我在一旁脸色多少有些古怪,我现在跟穆雅彤根本就是在演戏,其实到现在,我也算是看明白了,就算她真的愿意跟我结婚,那也是假夫妻,她绝对不会让我碰一下。

    穆雅彤这话让我想起了一句歇后语:坟头烧报纸,骗鬼呢?

    纵然是骗鬼,那也是善意的谎言,我心中感触,也跟着跪了下来,叫了一声爸妈,还说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女儿。

    穆雅彤一直跪在坟前低声说了半个多小时,她所跪的地方都出现了一处低洼,里面的雨水都渗上她的裤子,湿了很多,我看的有些不忍。

    “走吧。”穆雅彤站起身来,却不料因为跪得时间太长,膝盖无力一下子歪了过来,甚至还发出一声娇呼。

    我还跪在地上,见状连忙伸手将她揽住,另一只手撑地,紧接着一痛,低头一看,是地上的尖锐石头将手掌给割破了。

    穆雅彤的脚崴了,我脸色有些古怪的看了眼穆雅彤父母的坟墓,骗了她爸妈,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我扶着你吧?”我见穆雅彤眉头紧紧蹙起,显然是疼的不轻,鼓起勇气说道。

    “不用。”穆雅彤冷淡的拒绝,甩开我的手,撑着伞独自行走,可是刚走两步,身子又是一歪。

    我神色一冷,冲上去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高飞,你混蛋,你干什么!”穆雅彤惊呼一声,却是连忙伸手揽住我的脖子不让身体失衡。

    “你脚崴了,你不想明天去上班了?若是拉伤了韧带或者是骨头,你就等着坐轮椅吧!”我冲她生气的道,同时心里还有些生气,我就这么不堪,这么遭人嫌弃吗?

    “你……”穆雅彤抬头狠狠的盯着我,同时揽在我脖子上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

    我不顾疼痛,抬步向车的方向走去。

    穆雅彤眉头皱起,显然崴的不轻,见我只是抱着她并没有乱动赚她便宜的意思,便老实下来。

    “你好像有话要说。”穆雅彤扬起脸蛋说道。

    我低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因为哭过,眼圈还有些发红,我心中怜惜一声,想了想委婉的问道:“爸妈的坟墓不该建在姥爷这里吧?”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按理来说,穆雅彤父母应该安葬在她爷爷那边,而不是姥爷娘家这边。

    “我爸是少数民族,有一年水患,他的村子全淹了,他的父母亲人本来就不多,全部死于水患,于是就安葬在这里了,距离洪峰也不远,我可以经常来看他们。”穆雅彤静静的道。

    “哦。”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你是不是怀疑我爸妈的死亡?怀疑我的身世。”穆雅彤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一愣,有些震惊的看着她。

    “因为你看了我的手机!”穆雅彤冷哼一声,脸色冷峻。

    其实我早就在第一次去小姨家之前就有些怀疑了,穆雅彤说她父母双亡,我就觉得肯定是非正常死亡。

    再之后,我看了她的手机,得知她要调查万麟集团,试图要扳倒这个巨无霸,我心里更加怀疑,她跟万麟集团有什么仇怨?

    想都这里,我猛然惊醒,难道是因为她的父母?

    是啊,也就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穆雅彤才跟元昌民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你、你不想说就算了。”我见她神色冷然,犹豫一下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十三年前,万麟集团原名叫白水禾集团,取了我妈妈的‘穆’字姓拆解,是我们穆家的产业,那是我爸爸和妈妈一辈子打下的基业!”穆雅彤说到最后,咬牙切齿,眼中闪烁着愤怒。

    我惊呼一声,差点把怀里的穆雅彤给丢飞出去,万麟集团竟然是穆雅彤爸妈的产业?那可是万麟集团啊,洪峰市乃至全中国都数得上名号的超级集团,总资产五百多亿,这竟然原本是穆雅彤家的产业?

    我震惊的无以复加,禁不住低头看了眼怀中的漂亮女人,这位可真是含着金勺子出生千金大小姐啊!

    怪不得,怪不得她会跟元昌民搞在一起。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虽然我跟穆雅彤相处不久,但我也能看得出,穆雅彤十分的高傲,很少有男人能入她的法眼,就连长相帅气、气质也是高人一等的万华荣都很难博她一笑。至于元昌民,虽然是有钱有势,但穆雅彤也绝不会为了拿到一个小区物业项目而甘愿出卖自己的肉身。如果按照以前,说白了元昌民还是她爸手底下打工的罢了。

    “那个时候,我才十一岁,被爸妈送到国外读书,等我回来的时候,爸妈已经自杀了,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什么叫公司、什么叫集团,小姨和姥爷也跟我说爸妈是出了车祸,直到后来万华荣跟我说出了真相。”

    “万华荣是什么身份?”

    “他爸也是当时的股东,也自杀了,他跟我有共同的目标!”

    共同的目标,就好像天生一对似的……

    我嘴里呢喃一声,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