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再来一瓶
    “不行了,我……我跑不动了。”因为胳膊和腿上摔伤了,我只跑了六圈就彻底不行了,气喘如风箱,嗓子都干的冒烟了,双腿更是跟灌了铅一样重,虽然宋雪琪放慢了步伐,但我依旧跟不上。

    现在别说跑了,走路都困难。

    我蹲下身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别蹲下,要不然你明天就别想站起来,慢慢走。”

    “起来,快!”宋雪琪在前面呵斥道。

    宋雪琪就像变了一个人,这几圈她一直在呵斥我跟着她跑,压榨我的潜力,虽然语气还是那么冷,但却像一个教官了!

    我中学那会儿参加过学校的赛跑,训练过一阵,知道这些都是常识,我只能咬着牙站起身跟着她慢走

    一直走到她的车旁,她才让我坐在旁边的竹椅上休息,休息了大约五六分钟,我的呼吸才慢慢平稳下来。而反观宋雪琪,除了脸颊微红之外,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瓜瓜那死矮子说的一点都不错,我还真是个弱比啊。

    “喝点水。”宋雪琪清冷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正见她从车上拿下两瓶矿泉水,丢给我一瓶,我连忙伸手接住。

    喝了几口水,嗓子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宋雪琪十分冷艳,少言寡语,没事的时候她总是很安静。

    我忍不住抬头看她,正见她靠在车门上,拿着几片纸巾擦拭额头上的细汗,那随意的动作,偏偏那样的性感诱惑。

    尤其她身上也出汗了,本就紧身的武术服紧贴在她的肌-肤上,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她的身上,美艳绝伦,更是诱惑异常!

    她似乎有些发觉,猛地转头看我,我吓得连忙低下头去,抱着矿泉水,好像在用心的研究,这水怎么就这么好喝呢?

    我感觉到宋雪琪还在盯着我,那冷冷的目光让我如坐针毡,我受不了,没话找话打破气氛的道:“喝了一瓶水,我感觉舒服了很多,这水真好喝啊,还有没,再给我来一瓶,哈哈……”

    咣当!

    我刚笑出声来,一个空的矿泉水瓶直接砸在了我那笑的像菊花一样的脸上!

    再来一瓶?

    “接着跑,还有四圈!”紧随而至的是,宋雪琪那冰冷的呵斥声。

    我靠!

    我累的差点屎尿齐喷,使出吃奶的劲,当我跑完这最后四圈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天色也染上了一抹黑影。

    终于跑完了!

    “好了,回去吧。”宋雪琪坐在车上说道。

    “哎。”我忙不迭的点头,一瘸一拐的向车的副驾驶座走去,可是我刚走两步,轿车忽然发动。

    “跑着回去。”

    宋雪琪那清冷的话音夹杂着汽车尾气喷在我的脸上,轿车打着灯,绝尘而去……

    我张了张嘴,此时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

    五百米的路程,我走了将近二十分钟。

    等我回去见到宋雪琪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运动装,一头黑发披散开来,略显湿润,估计是刚洗完澡。

    “教官。”我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既然你诚信想学武,而且又交了钱,那我就教你。”宋雪琪点头道,语气依旧淡漠。

    她的话让我很是兴奋,原来她让我在公园跑圈的事情,是想看看我的诚意。

    “练武并不像我们看的电视一样,拿到一本绝世功法练了之后就会天下无敌,想要练武,首先练的就是体能。”

    “武功,拆解开来就是武术和功法。武术就是套路,说白了就是拳法、掌法、腿法等一切打斗的套路;功法,就是练内力,你现在还接触不到这个层面。”

    “内力?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内力吗?”我惊讶的看着宋雪琪,内力这个字眼,我从宣羽哪里听说过一次,但一直都不怎么相信。

    “耐心听着!”宋雪琪见我打断她的话,顿时目光一冷。

    我吓得赶紧闭嘴。

    “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但所有的前提就是需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如果体能不行,一套拳法或者是脚法还没施展完,自己就累趴下了,并且,几乎所有的招式都很要求身体的柔韧性和平衡性。”

    “还有就是速度和力量。若是力量不够,你打人家十拳,对方没受伤,反而对方一拳就把你给打倒了,这就是所谓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所以学武的关键,体魄是核心的基础,长跑可以锻炼你的耐力,你必须要每天坚持。”

    “原来宋雪琪让我去跑步是有深意的。”我点点头,心里暗自想到。

    听她讲完这一席话,我心里对她的埋怨彻底消失,甚至还有些感激,起码,她是一个值得让人尊重的教官!

    “那我什么时候就可以学功夫了啊?”我期望的看着。

    她冷冷的瞪着我,我扯了扯嘴,哪敢再问。

    “你先坚持锻炼一个星期,最好早晚都锻炼一次。如果条件不允许,可以用室内跑步机,一周后我看你锻炼的效果,再给你制定下一步计划,我先走了。”说完,宋雪琪摆摆手离开,却又在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今天就先到这里,至于如何消除疲乏,你可以问健身馆的教练,也可以回去查百度。”

    查百度?好吧……

    宋雪琪离开,我左右无事,也实在是累得不轻,便在练功房里休息了半个小时。想到宋雪琪会这么的耐心教自己,只要自己不是傻-逼废物,坚持下来,还有练不成的道理?

    这个时候,宣羽打过电话来。

    “喂,师兄,几天不见,是不是想我了?”我心情不错,笑着说道。

    “我想你大爷!这几天都不见个人影,你死哪里去了?还想不想学东西了?”

    电话里马上传来宣羽劈头盖脸的骂声,幸亏这是打电话,要不然唾沫星子还不得喷我一脸?

    我连忙将手机离远一点,等他说完,这才道:“不是说这几天并不是很忙吗?”

    “怎么不忙?我这边有个侍女请假了,一个人忙不过来,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过来,我在休息室等你,小兔崽子!”宣羽骂道。

    “哦,好吧,我这就过去,我正好有事需要师兄出手帮忙一下。”

    宋雪琪说的消除疲惫,还有比宣羽师兄更好使的?

    “高飞,卧槽你大爷,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你丫……”

    “师兄,我一会就过去了,先挂了。”

    直接挂了师兄的电话,我倒没有害怕,摸熟了师兄的性格,我知道师兄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打车来到北瑶池,跟前台两个妹子打了声招呼,坐电梯上了五楼。

    “嗨,师兄,我快累死了,也没力气帮你干活了,除非你先给我药浴施针消除……”推开宣羽休息室的门,我出声嚷嚷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声音戛然而止。

    沙发正中间的位置,坐着一个年纪约在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了一件暗灰色的衬衣,面露威严的看着我。

    当我看到他的样貌时,我差点吓得掉头就跑。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少威,正是当初被自己一棒子撂倒的人!

    师兄宣羽正小心的坐在他的身旁,正襟危坐,为他添茶,见我傻愣愣的站在门口,顿时恼怒的瞪了我一眼,哼身道:“没大没小的,瞎嚷嚷什么?还不快过来见过威哥。”

    华少威抬头看着我,双眼微眯,似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

    很明显,华少威并不知道当初差点被一棍子把他打成傻-逼的人就是我。

    我咬了咬牙,抬步走了过去,张了张嘴,艰难的道:“威……威哥,对不起,我刚刚并不知道您在这里。”我吓得声音都有些打颤了。

    “你好像很怕我。”华少威挑眉看着我。

    “不不,我不怕你。”我生怕被他看出端倪,连忙摇头,旋即又觉得这话不对,又连忙点头:“对对,我很怕您。”最后,又觉得不对,我眼看着就要哭了。

    别看我平时咋咋呼呼,但是我自己有多大点本事还是很清楚的,只要华少威一句话,我绝对会在洪峰市人家蒸发,连根骨头都找不到,我能不害怕吗?

    “呵呵。”华少威被我摇头又点头的样子给逗笑了,笑着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

    我低着头,哪里敢搭腔。

    “你就是冷言新收的徒弟?”华少威随口问道。

    “是的,威哥。”我连忙点头,心想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很不错。”华少威淡淡的点头。

    “呵呵。”我傻笑一声,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宣羽在一旁看着我翻了翻白眼,满脸无奈。

    华少威不疑有他,伸手拿过桌上一个精致的药瓶,站起身冲宣羽道:“这件事谢谢你了。”

    “不敢当,应该的。”宣羽连忙站起身相送。

    “好好干。”华少威走到我的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是啊,当然得好好干,我的目标就是干倒你呢!

    紧接着我的屁股就挨了一脚,宣羽冲我低声呵斥道:“还不快送送威哥。”

    我这才恍然惊醒,连忙跟着师兄将他送出门外。

    “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就好。”华少威对宣羽说道,也没再看我一眼,像我这种小人物,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是,恭送威哥。”宣羽连忙恭敬的说。

    直到华少威的身影在楼道里消失,我这才松了口气,发现自己整个后背都湿了。

    “你这家伙,也太逊了吧?”宣羽回身瞪了我一眼,倒是没有生气。

    “他可是威哥啊,咱们老大的老大,我见了能不害怕吗?”我苦着脸解释道。

    宣羽撇撇嘴,没有理我。

    “嘿嘿,威哥来找你有什么好事,是不是见你赚的多,要提拔你?”华少威离开,我也恢复了自然,冲宣羽嘿嘿讨好的笑着,打听消息。

    “好事个屁,找我干活的。”宣羽关上门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

    听到宣羽的诉说,我才知道原来刚刚华少威拿走的那瓶药叫石女也疯狂的春-药,本来华少威是找冷言配制的,但冷言懒得干,就把这配春-药的活安排给了宣羽。

    “嘿,真是很难想像,这洪峰市还有威哥搞不定的女人,还需要配春-药解决。”宣羽笑着说。

    我刚要点头,旋即猛地一惊!

    像威哥这样的人物,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巴不得爬上他的床,搞不定的女人还真不多,但我知道的敲有一个——穆雅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