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华少威的阴谋
    “谁啊,哪个女人架子这么大,连威哥都搞不定?”我心里一动,试探着问道。

    “我哪儿知道是谁,我只听威哥说不着急,应该是备用的吧,谁知道呢,咱们只管做事,威哥的事情少打听。”说着,宣羽训斥了我一句。

    “恩恩。”我连忙点头,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像华少威这种人,很少有得不到的女人,而越是得不到,偏偏越是心痒难耐、想方设法的得到。当初他侵犯穆雅彤,被我一棍子撂倒,这种丑事他自然不会向外人说,他吃了个哑巴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穆雅彤吃过亏,这段时间肯定也是小心翼翼,穆雅彤好歹也算是个人物,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华少威就算再牛逼,也不敢当众抢人,于是只能使用些恶劣的手段。

    我越想越是心惊,直到宣羽一脚把我给踹醒。

    “喂,你想什么呢,怎么满头大汗?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看你心浮气虚的,是不是纵欲过度?”宣羽鄙夷的看着我问道。

    “你才纵欲过度!我今天去办了张-健身卡,跑了二十多公里,差点累趴了。”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解释道。

    “干嘛跑这么远的路,你疯了?”

    “没疯,前段时间我在南瑶池的时候跟着大家接了些私活,跟人打架差点被打成傻-逼,我早就想办个健身卡锻炼一下了。”

    “有志气!”宣羽对我挑了挑大拇指道:“今天算你走运,客人说今晚不来了,这里也没什么事,你可以滚回家休息了。”

    “别介啊,我在这里陪陪师兄也是好的。”我连忙讨好的说。

    宣羽瞪着我,也不说话。

    我累成这样,如果回家躺下,恐怕明天就不用起床了:“嘿嘿,既然师兄没事,就给我泡个药浴再施针按摩一下吧,师兄这么厉害,我……”

    “钱!”宣羽伸手打断了我的奉承,直接说道。

    我连忙把裤兜翻了个底朝天,拿出一张卡来递到他的面前:“这是我的全部家当。”

    “多少?”

    “一千多块吧……”

    宣羽一把拿起卡丢到我的脸上,我手忙脚乱的接住,抬头一看,就见宣羽冷哼一声,站起身走了出去。

    “谢师兄。”我嘿嘿一笑,连忙起身跟上。

    药浴、按摩,没想到我也享受了一把师兄伺候的待遇,可惜在一旁打下手的侍女不是李姝和郑圆圆。

    师兄按摩的就是舒服,又因为我太累,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头顶灯光明亮,我猛的坐起身,赶紧拿过手机一看,不禁爆了句粗口——草!

    都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了,我竟然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本来还想按摩完之后,赶紧回家跟穆雅彤说说华少威的事情呢。

    从按摩房出来,我发现除了还有些累之外,双腿没有那么疼了,师兄这按摩真是绝了!

    因为今晚没客人,客厅中守夜的侍女小妞正趴在沙发上睡觉。

    出了门,我来到师兄专门的休息室,本想跟他说一声,可是耳朵贴近门上,听到里面一丝女人哼哼唧唧的奇怪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师兄正在跟专门侍寝的小双在干什么。

    我鄙夷了一声,打车回家。

    回到家,穆雅彤早已经睡下了。

    穆雅彤忙于公司的事情,大多时候都是早出晚归,我怕明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于是特地定好了七点十分的闹钟。

    华少威的事情越早提醒她越好。

    “叮铃铃……”

    床头的手机响个不停,我疲惫的睁开眼睛,却发现一张绝美的容颜,近在咫尺,正是穆雅彤。

    靠,又做梦了!

    我心里嘀咕一声!我这几天经常梦见穆雅彤,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本能的怕她,在梦里我也不敢赚她的便宜。

    “哎呦……哎哎,轻点……”

    可是我刚一闭眼,耳朵就被狠狠的揪了起来,我这才醒来,发现并不是在做梦。穆雅彤收回手,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我。

    我连忙坐起身,左看右看,看看身上是否少了什么零件,又赶紧找找身上有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穆雅彤看的满脸鄙夷,凶巴巴的冲我质问道:“说!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的,你不是出去租房子了吗,你来我家做什么?”

    穆雅彤估计是被闹钟引到了屋里来,明显也是刚睡醒,身上的睡裙还皱巴巴的,露出几片雪白的肌-肤,一头黑发稍显凌乱,但这画风却是唯美异常,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副样子,就连那凶巴巴都变成了娇憨可爱。

    我忍不住嘴贱的道:“当然是想老婆了。”

    “赶紧滚蛋,另外把家里的钥匙给我!”穆雅彤骂了一声,转身离开,懒得理我。

    我想到来的目的,赶紧爬起床。

    出了卧室门,发现穆雅彤已经不见踪影,我坐在沙发上等。没过一会,穆雅彤已经换上了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裙从卧室里走出来,套裙下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一双纤细的美腿,很是惹人眼球。

    穆雅彤也没理我,走进洗手间梳洗打扮。

    我找了杯水喝,看着卫生间那道性感靓丽的倩影,心里琢磨着怎么把华少威的事情告诉她。

    “对了,十天之后,你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穆雅彤用粉底擦着脸蛋说道。

    “聚会?什么聚会?”我疑惑一声。

    穆雅彤解释道:“宏广地产集团将会进军洪峰市,他们在这里接了好几个大项目,并且还建了一座办公大厦,整个第六项目部都会搬过来,宏广地产老董的小儿子做执行总裁,他在香醍山庄摆宴会,届时洪峰市几乎所有的地产大亨都会去捧场,我也收到了邀请函。”

    宏广地产可是中国地产方面最大的实力财团之一,我自然是知道的。相比万麟集团一点不差,他们挤进洪峰市分一杯羹,自然没有人敢说什么。

    而穆雅彤要去参加这个晚会的原因也很好理解,她的目标是扳倒万麟集团,宏远地产的实力又不比万麟集团差,跟他们交好,万一以后能用到。

    换一个方面,搞好了关系,穆雅彤的百城物业还有可能接到宏远地产的物业管理项目,总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你去就是了,拉我去干什么。”自己一个小人物,去了也没用。

    穆雅彤瞥了我一眼,直接说道:“一同参加这个宴会的有我讨厌的人,我怕被他们纠缠,你去做挡箭牌。”

    “靠,原来是让我去做得罪人的事情。”我无语的道。

    “不然呢?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哪怕我们结婚了,那份协议也依旧有效,我花钱租你,就是让你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拿钱的?”穆雅彤冷哼道。

    穆雅彤说的有道理,我无言以对,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讨厌的人?肯定是追她的人或者是对她心怀不轨的人,唉,这得罪人的事情……

    我心里感叹一句,旋即猛地一惊,道:“华少威也会去吗?”

    “应该会吧。”穆雅彤皱眉道:“你放心,他肯定认不出你来,要不然你早就被他丢到河里喂王八了。”

    想到昨晚的事情,此时又听到穆雅彤这么说,我几乎有八成的把握,华少威从宣羽那里拿走的春-药,就是给穆雅彤准备的。

    “你能不去吗?”我越想越是不对劲,连忙问道。

    “怎么?怕了?”穆雅彤转头看着我,脸上露出讥讽之色。

    “不是我怕,我是怕你会有危险。”我连忙说。

    “你怎么知道会有危险?”穆雅彤本要呵斥,却见我神色凝重,不禁好奇的问道。

    我便把拜师给冷言大师的经历说了起来:“我去瑶池这段时间的经历并没有告诉你,其实我现在……”

    “华少威从你师兄手里拿走了一瓶烈性春-药?”听完我的讲述,穆雅彤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也没心思打扮了,走过来盯着我问道。

    “嗯,这份春-药八-九不离十就是给你准备的,你能别去了吗?”

    “不可能吧,到时候参加宴会的有那么多人,华少威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不可能在宴会上给我下药吧?”穆雅彤喃喃一声,从她的口气可以听出,她很想参加这个宴会。

    我有些无语,穆雅彤虽然有些弯弯肠子,但人心险恶这四个字,她还是理解的不够透彻,从之前的裸照事件被华少威以此为要挟差点强-奸就可以看得出,她还是心地太善良了。

    华少威是什么人?只要穆雅彤吃了春-药,恐怕他有一百种方法让穆雅彤躺在他的床上。

    “不行,你去的话太危险了。”我越想越不对劲,断然道。

    “哼,是你自己怕死吧?”穆雅彤不但不领情,反而冷言讥讽道。

    “是,我怕死!你要不怕被人强-奸,那你就去好了!”好心当了驴肝肺,我大怒道。

    “去就去,你怕,我可不怕!”穆雅彤气急的道。

    怒气冲冲的从穆雅彤的家里出来,昨晚本就没吃饭,可是现在我也没心情吃饭了。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心里气愤的想着:既然人家乐意去送上身体,我还为她担心做什么?我又不是她老公!

    虽然这么说,可是一路上我总是忍不住去想穆雅彤的事情,琢磨着怎么解决。

    尤其想到那个雨天墓碑前,那道凄凉孤独的身影;

    那个蜿蜒的山路中,我抱着她,心里下的决心和誓言!

    哪怕我只是穆雅彤名义上的男朋友,也绝不能看着她有危险

    可我毕竟是小人物,没权没势,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好在还有十天的时间,我可以慢慢想。

    穆雅彤终归是个女人,而我是男人,我跟她置什么气?

    我冷静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穆雅彤的电话。

    “怎么了?”电话里传出穆雅彤的声音,很冷,很不耐烦。

    我耐着性子道:“那个宴会,我会陪你去,这几天我……”

    “不用了。”穆雅彤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冷笑道:“我会约万华荣陪我一起去。”

    我拿着手机,愣在当场,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穆雅彤早已经挂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