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杀人灭口(1)
    “呼呼……”一口气围着公园跑了两圈,我全身大汗,气喘如风箱,一下子无力的瘫坐在公园中的座椅上。

    本以为我把自己累的半死就会舒服一些,可是脑海中那个信念依旧是那么坚定——不能让穆雅彤出事!

    这几天,北瑶池进入了最忙碌的时期,师兄宣羽赚了个满盆皆钵,连我都收到了近二十万的小费。

    虽然累的半死,但我依旧没有放下锻炼身体,每天早点醒来找公园跑几圈,晚上半夜下班也找个公园跑。虽然这对于打架没有什么显著的提升,但这几天的锻炼下来,我感觉体力有了不小的提升,起码没有第一次跑步的时候那么累了。

    当然,这段期间我也没少挨宣羽的骂,因为每次累的不行我都找他帮我针灸按摩,给他钱他也不要,我越发觉得这个师兄虽然嘴贱了一点,但很善良。

    而这样,我也无法跟李姝她们晚上撸串了,为此上班的时候李姝没少纠缠我,有一次付英华来找她,我明显看出他对我的敌意,我想李姝一定是跟他说了什么,这样一来,我就更不敢跟李姝见面了。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我突然感觉有些莫名的心慌。

    “行吧,不过两个小时后会有一个客人,你要记得来。”听我说要出去走走,宣羽说道。

    来到人来人往的步行街,我一边抽着烟,可是心里的慌乱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难道,这个心慌来自于穆雅彤?

    自从前些日子不欢而散之后,我都好几天没有跟她见面了。想到穆雅彤或许会有危险,我不禁有些着急,连忙找出手机。

    “喂?”电话那边响起穆雅彤的声音,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在哪里?”我连忙问道。

    “干什么?”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快说你在哪里?”

    听我口气严肃,穆雅彤微微一愣,道:“我在家。”

    我顿时松了口气,连忙道:“那你今晚别出去,这几天最好都不要出去。”

    “神经病!”

    听到她的骂声,我的心情竟然没来由的有些畅快,我暗骂自己真是够贱的,可是放下电话,我感觉心里的悸动没有丝毫减少,难道是我自己的问题?

    从小到大,除了父亲死的那一次,我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所以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按捺住心里的慌乱,来到一个十元一件的杂货摊前,我拿起了一柄水果刀。

    抓着裤兜里的水果刀,我心里的悸动终于是减退了一些。我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一时无处可去,就跑步去了公园。

    跑了两圈,我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林荫道中一个同样在跑步的倩丽性感身影有些熟悉,于是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前面的女子似乎有所察觉,稍稍放慢步伐转过身来,我眼睛一亮,连忙快跑两步:“教官,真的是你。”

    没错,这个漂亮女子正是自己的教官宋雪琪。

    那天她跟我说让我坚持锻炼,过一周左右检查我的体力,所以这几天我也就没有过去。

    今天的宋雪琪穿了一套黑色的运动装,宽松的运动装却掩盖不住她那性感诱惑的身体,胸前的拉链开到一半,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紧身背心,包裹出起伏诱惑的弧度。

    我只看了一眼就连忙移开目光,这个女人的眼睛很贼,我可不想挨揍,不过我依旧忍不住悄悄咽了口唾沫。

    “不错。”宋雪琪也没有察觉,只看到我累的满头大汗,微微颔首道。

    她在夸我没忘记锻炼的事情,我好像一个被老师夸奖的孝,心里很高兴。

    可不待我说什么,宋雪琪便转身跑去,我伸手抹了把汗,连忙跟上。

    再次跟着她跑了两圈,她慢慢放缓步伐,一直来到车前。我已经累的全身大汗,而反观宋雪琪却只是出了一层细汗,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只不过那绝美的容颜神色冷淡。

    我知道她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也没有说话。

    她来到车旁打开驾驶座拿出水递给我。

    “你跟雅彤是不是吵架了?”宋雪琪忽然问道。

    “嗯,我搬出来了。”我点点头,心里有些苦涩。

    宋雪琪没再问什么,小嘴慢慢喝了口水,纤手撩过唇边,将那一缕青丝捋到耳后,那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是充满了性感的风情,我一时间看痴了。

    “看够了吗?”

    一直到宋雪琪冷冷的声音传出,我才从痴迷中回过神来,我知道躲不过她的眼睛,所以干脆坦诚的讪讪道:“教官太漂亮了。”

    说完之后,我双眼紧盯着她的动作,生怕她手里那半瓶水再丢到我的头上。但宋雪琪却是毫不表示,神色依旧冷漠,但我细心的发现,她那红润的嘴唇微微向上勾了勾。

    女人都喜欢被别人夸她漂亮,就连冰块女神都不例外。

    “你要跟我习武的目的并不是强身健体吧?”宋雪琪忽然说道。

    “嗯,我体质太弱,只是想在被人欺负的时候不至于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我说道。

    “是吗?”宋雪琪淡淡的说道。

    “当然,我骗你、你……”我话还没说完,就见她一个箭步向我冲来,一只雪白的纤手如灵蛇一般闪电探出,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去,可是宋雪琪的速度太快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我面前站定。

    宋雪琪突然袭击不是打我?我一愣,旋即猛地发现身上少了件东西。抬头一看,宋雪琪手里正拿着一柄水果刀,神色淡然的看着我。

    她手里的水果刀,正是我之前在地摊花了十块钱买的那柄。

    “我很好奇你的职业是什么?雅彤知道吗?”宋雪琪看着我道。

    普通人出来跑步可没有带水果刀的,这毕竟是凶器,宋雪琪一定是对我起疑了。

    而刚才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更加确定了她是个高手,之前那次被她一脚踢的鼻血飚飞,估计人家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出来,我决定要跟她学武,又怕她因为我学武的目的不纯而拒绝,连忙解释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忽然感觉心里很慌乱,所以在出来跑步的时候我怕会遇到什么危险,就在地摊上买了柄水果刀,我还给雅彤打电话嘱咐她不要出门,不信你可以问她。”

    “我信。”宋雪琪淡淡的说道,随手便把水果刀向我抛来。我吓了一跳,连忙躲开,直到刀子落地我才捡起,不由生气的道:“这可是刀子,伤到我怎么办?”

    “胆小!”宋雪琪冷哼一声,上了车道:“休息好了,你再去跑两圈。”

    “不行,我一会还要上班,我是请假出来跑步的。”我看了眼时间,无奈道。

    “你如果真的想要习武,那锻炼就不要落下。”宋雪琪说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连忙高兴的说,而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几天过去,我忙的不可开交。眼看着距离穆雅彤要参加的那个宴会越来越近,我心里越发的担忧,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疑神疑鬼,我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偷偷跟踪我。

    那柄水果刀我一直放在口袋里,可是这不但没有给我安全感,反而心里的慌乱越发的强烈起来。

    我焦躁不安,心情很不好,李姝缠着我也被我臭骂了一顿,她跟我赌气不理我。

    而这几天,我每天晚上都会给穆雅彤打个电话询问情况,起初她还接,大都是骂我神经病结尾,可是后来她不耐烦,直接不接电话了。

    这天晚上十点多钟,我见没什么事,就打车去了名臣一品,穆雅彤在家穿着睡衣,估计要睡觉了,结果不出意料,我被臭骂了一顿赶了出来。

    但我得知穆雅彤没事,心里也就放心了。

    刚出了名臣一品门口,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顿时浑身一颤——付英华!

    “呵呵,英华?怎么想起我来了?”我深吸一口气,语态自然的笑着说道。

    “飞哥,你现在在哪里,有时间吗?”电话里响起付英华的声音,虽然言辞恭敬,但语气有些冷。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想了想道:“我刚从家里出来,有点时间,你有什么事?”

    “我在阳光公园人工湖北面三百米的凉亭等你,你如果不来,后果可能是你想不到的。”付英华语气透着一股冷笑,不等我说话他就挂上了电话。

    我抓着手机,听到电话里‘嘟嘟’的盲音,傻在了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