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做噩梦的事情一定要解决。

    但是嫂子根本就没有给我提供解决方法,我想到了宋雪琪。

    不知道怎么的,相比于嫂子,我似乎更加相信冷的跟冰块一样的宋雪琪。

    我本想给宋雪琪打电话询问,但想了想又放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离开。

    正享咖啡厅。

    我来到一个靠窗外的位置。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一个服务员小姐来到我的身前问道:“我们这边新推出了……”

    “来一杯最便宜的。”我摆摆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见服务员面色古怪的离开,我也没有理会她,稍稍侧头看向窗外,果然发现一个风姿靓丽的熟悉身影,正是暗中跟踪的沈晴。

    幸亏嫂子提醒我,我暗道幸运。

    沈晴见我走进咖啡厅,怕被我发现自然不敢进来,只是站在外面东张西望,估计是以为我来这里等什么人。

    我在心里暗笑,这个傻女人!

    沈晴穿了一身便装,而且打扮的十分性感,就跟她风尘女似的。不过她身材性感火爆,如此打扮之下,真有种性感尤物让男人把持不住的感觉,让人很难想到那一身警装下英姿飒爽的样子。

    妈的,臭女人,老子早晚有一天强-奸了你!

    想到沈晴非要抓我进局子的事情,我愤愤的骂了一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的我直皱眉头,妈蛋的,果然是便宜没好货。

    见沈晴不时向我这边瞄一眼,我干脆没理她,拿出手机给宋雪琪打电话。

    “说。”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却只有一个字。

    我知道宋雪琪的性格,冷面热心肠,所以毫不犹豫的小声把做噩梦的事情告诉了她,希望她能替我想想办法。

    “这种事情等你放松几天自然就好了,不行你就出去旅游几天,但不要忘记训练体能。”宋雪琪道。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跑步,一跑到公园我就浑身打颤,至于旅游,那就更不可能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你去正源针灸店,要求做一套正气凝神的针灸。”宋雪琪忽然道。

    “正……正源?”我听得一愣,猛地想起,那不是宋老头的针灸店吗?

    “嗯,我一会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我还有事,挂了。”宋雪琪做事从来雷厉风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而一会,我手机上果然收到了一条信息。看到上面的地址,我忍不住扯了扯嘴,还真是宋老头的针灸店,而且还是最新的位置。

    因为前几天,宋老头已经把针灸店搬到了我跟李姝一同租住的龙城小区。

    宋老头的确是个民间高手,但他的针灸店真的有这么出名吗?小姨知道,宋雪琪也知道?

    这几天我因为事情太多,也就忘记了去宋老头那边软磨硬泡的事情,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收起手机,我探头看了眼依旧躲在咖啡厅门口东张西望的沈晴,想到我这一走,她肯定还要跟踪,心里得意的哼哼道:“走,小妞,大爷带你去针灸店逛逛。”

    交了钱走出咖啡厅,我发现沈晴已经躲在了转角的位置,如果不刻意寻找,根本无法发现。我心中邪恶心起,大胆的悄声走了过去。

    我走到转角的时候,沈晴刚好探头向我这边看来。

    而我却装作没有认出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妞长的不错啊,胸大腿长的,活儿一定不错,多少钱一晚?”一边说着,我上下打量着她,尤其在她那对鼓鼓的胸口流连忘返,嘴里啧啧有声。

    沈晴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我。

    “啊?沈……沈警官?怎么是你?”我装着惊呼一声,满是惊讶的看着她。

    沈晴同样惊讶的看着我,只不过下一瞬间,她那惊讶的表情瞬骤然变冷,不等我回过神来,她那雪白的纤手猛地按在了我那搭在她肩膀的手背上。

    “嗷!”

    我看她的起手式就暗道不好,可是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胳膊就被拧成了麻花辫子翻到了后背上去——擒拿手!

    丢你老母啊,怎么又是这一招!

    不过沈晴可不像当初的宋雪琪那般手下留情,下一秒,她那细高跟鞋就踢在了我的小腿肚上,我痛叫一声,扑通一声跪在了水泥地上,估计膝盖都骨裂了!

    沈晴按着我那麻花胳膊又狠狠的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你刚刚说什么?”

    “沈……沈警官,我错了,我不知道那是你啊。”我现在后悔的肠子都请了,我怎么就犯贱惹这个暴力妞呢,这不是正好让她拿自己泄愤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连忙求饶。

    “胸大?腿长?活儿好?”沈晴根本就不听,那声音冷的就跟刀子似的,而每说一声,都会在我屁股上踢一脚。

    我痛哭流涕,现在可是在大街上,而我却被一个女人按在地上踹屁股,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袭警、调-戏女警官、侵犯女警官,算起来差不多够关三年的了,走,跟我到警察局!”我被按在地上,听到沈晴小嘴叭叭的将一个个罪行扣在了我的头上,我表情精彩,眼看着就要哭了。

    “靠,什么警察?你看你现在打扮的像个警察的样子吗?就跟个风尘女似的,我特么哪里知道是你这个暴力妞!”我愤怒的反驳道。

    “你说谁是暴力妞!”

    “哎呦!”我再次一声惨叫,狗抢屎一般趴在了地上,这就是顶嘴的下场!

    “哦,我记起来了,你就是十几天前奸杀失足少妇作案在逃的变态杀人魔,嗯,作案手法一模一样,走,跟我去局子里接受调查!”沈晴神色严肃的说道。

    我震惊的嘴巴张大,这特么又成变态杀人魔了?

    我低头看着明晃晃的手镯毫不留情的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我欲哭无泪,真想一头撞死在这里,这简直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沈……大姐,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是什么变态杀人魔,我刚刚是逗你玩的。”我努力使自己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目露祈求的道。

    “逗我玩?”沈晴目露寒光。

    “呃,我知道你怀疑我是杀人凶手,所以从昨天就开始跟踪我,我看你在这里闲的怪无聊的,就来逗逗你,哈哈,那个……嗷……”

    我话还没说完,下一秒,沈晴那右腿猛地抬起,一下子劈在了我的肩膀上,巨力之下,我觉得肩膀都要断了,但是我双手被缚,直接趴在了地上,胳膊肘撞在水泥地上,痛得我嗷嗷直叫。

    “我错了,我不该逗你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沈大姐,求你饶了我吧?”我要疯了,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沈晴给折磨死。这个暴力狂,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啊!

    “你喊谁叫大姐!”

    “呃……”我差点被呛死,连忙道:“沈小妹、沈妹子……”我努力抬着头,一脸的讨好。

    沈晴听到我的话,顿时杏眼一瞪,柳眉倒竖!

    我赶紧闭嘴,眼珠子稍稍一转,顿时瞪圆了:“粉色?卡通版的?”

    沈晴听得一愣,旋即看到我正瞅她裙底的眼神,霎时间明白了过来,刚要发怒,这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沈晴见我扭过头去,却不解恨的在我腰上踹了一脚,这才狠狠的接起电话,好像河东狮吼:“说!”

    电话那边好像被吓了一跳,隔了好久才响起徐华的声音:“沈姐,怎么了?谁又惹你了!”

    “关你屁事,有屁快放!”沈晴说道,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杀气。

    我自知惹了祸,哪里还敢多说,只能老实乖乖的躺在地上,反正我这张老脸已经丢尽了,也不怕被过往的路人看到。

    我耐心的偷听,心里祈祷着可别是徐华发现了我杀害付英华的新线索。

    “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你来就知道了。”徐华语气苦涩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暗道幸运。

    “嗯,我知道了。”不等徐华再说什么,沈晴冷冷的挂断了电话、

    “杀人的不会又就是你吧?”沈晴面色冷笑的看着我。

    “姑奶奶,沈姑奶奶,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我哪里还敢顶嘴,哭诉道:“您好歹也是警察,总不能给我乱按罪行吧,你打也打了,气消了吧?”我一边说着,眼巴巴的望着她。

    “没有!”

    “呃……”我尴尬的闭嘴。

    “还不快给我站起来?磨蹭什么?”见我老实下来,沈晴哼了一声摸出钥匙道。

    “哎哎。”我的脸瞬间绽放成了一朵菊花,忙不迭的爬起来,感激的道:“谢谢,谢谢沈警官大人大量。”我舔着脸说道,语气讨好。

    沈晴瞪了我一眼,这才将我的手铐打开,神色冷峻的道:“以后别惹我,要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是是,我再也不敢了。”我忙不迭的点头。

    沈晴似乎心系那起凶杀案,也不再理我,哼了一声扭着性感的腰肢离开。

    看着沈晴那靓丽的倩影离开,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么暴力,宋雪琪是这样,穆雅彤也是这样!

    幸亏老婆穆雅彤不会功夫,要不然自己十条命都不够她折腾的。

    好在沈晴也只是想着教训我,让我受些皮肉之苦,要不然凭她警校出身的身手,把我打进医院都很轻松。

    我不禁想起她那裙底的风光,暗暗咽了口唾沫,乖乖,性格这么暴力还喜欢穿卡通内-裤?这才是变态吧?

    我嘴里嘟囔一声,这才一瘸一拐的打车去了正源针灸店。

    我前脚刚进店里,正在看电视的宋老头忽然转过头来,就连那木乃伊老头都睁开眼睛看向我。

    我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我刚要跟宋老打招呼,他却是哼了一声扭头继续看电视。

    而那老者却是冲我一笑,我知道他也是位高人,连忙跟着点头。

    “小家伙,做事小心一点,你近期恐怕有牢狱之灾。”木乃伊看着我说道。

    我听得一愣,心里对他的好感瞬间消失,奶奶的,这是咒我呢?

    “吱留吱留……”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想起一连串的警报声。

    因为刚才木乃伊的提醒,我差点吓得瘫坐在地。

    可是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警察明显不是找我的,而是直接进了我和李姝所租住的小区,我忍不酌奇的张望了一下,竟然又发现了沈晴的身影。

    我微微皱眉,难道这个凶杀案发生在龙城小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