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涉嫌谋杀
    让我有些心慌的警笛声终于在小区内消失。

    但我心里依旧有些心悸,不由抬头看向木乃伊,这个老者看起来跟行将就木的老头差不多,但他是瓜瓜的师傅,一定是有些本事,难道我真的有牢狱之灾?

    宋老头还是吃着花生看电视,丝毫没有理我的意思,而那木乃伊已经闭上眼睛,我想问也无从说起。

    “有客人还不招呼?”这时候木乃伊再次说道。

    “不做,我可不想被殃及池鱼!”宋老头冷哼一声,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我听着他们古怪的对话,心里却是越发的震惊,尤其是这个木乃伊,他怎么知道我是来找宋老头做针灸的?

    “唉,正好我还欠你一个人情。”木乃伊却是叹息一声,慢慢的站起身来。

    “老不死的,你想干什么?这件事跟我无关,你怎么帮他都别想把恩情算在老子的头上!”宋正源顿时大怒说道。

    “你会感激我的。”木乃伊却是摇头一笑,稍稍抬头,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看出了,尤其是这个木乃伊。他帮我做什么?

    我看着木乃伊走路都几乎用挪,走的跟蜗牛一样慢,好像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

    虽然不知道他要帮我做什么,我还是连忙走过去搀扶他一把。

    “呵呵,小家伙,咱们没有什么缘分,但你搀扶我一把,我就还情帮你一把。”木乃伊冲我微微一笑。

    “老先生您……嗷……”我刚要说话,却见他那干枯的手掌一下子抓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明明好像一折就断的手掌却是充满了爆发的力量,疼得我惨嚎出声。紧接着他便用力一甩,脚下一绊,我的身体腾空而起,一边惨嚎惊叫着张牙舞爪‘噗通’一下子砸在了旁边的按摩床上。

    “靠,老头,你干什么?”我差点被甩背过气去,疼的呲牙咧嘴,愤怒的转身怒骂。

    “呵呵,好久没动手了,力道没掌握好。”老者冲我歉意的一笑,我一翻白眼刚要说什么,却被他探手一把抓住胸膛,紧接着竟然把我给提了起来。

    “啊——”这死老头可不是提着我的衣服,而是把我胸膛上的肉都抓在了手里,干枯的手掌好像插-进了我的胸间肋骨,疼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疼得我死命挣扎。而老头那手腕却是灵活的一翻,我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空中旋转,直接面朝下趴在了床上。

    我差点被摔死,深吸一口气刚要爬起来,紧接着我便感觉脖子被掐住了,旋即一股巨力砸在了我的后背上,我一口气鼓动而出却被老头死死的掐住脖子无法喘出,我的脑子一阵眩晕,紧接着后脑勺一痛,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感觉好像被丢进了水潭里,我喘不动气,我拼命的挣扎向上浮动,可是我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怎么也浮不上来。

    我喘不动气,我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却偏偏我的意识非常清醒,我好像都能看到自己的五脏因为缺氧而停止所有的生命迹象。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呼……”就在这时,我感觉身上的重力一轻,我的脑袋一下子浮出了水面,我才发现我正处在一个水潭的中央,紧接着我便感觉好像全身都泡在温泉中一般,十分的舒服。

    我贪婪的呼吸着空气感觉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像拿了糖果的孩子,活跃异常。

    我缓过心神,抬头打量四周,才发现水潭的不远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一望无际。我有些胆寒的看了眼一旁的中心水潭,连忙向水潭边缘游去。

    我似乎都能闻到一丝芳草雨露的清新气息,可就在我站在草原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水声,我猛的转过头去,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是宋雪琪。

    她穿着雪白的衣裙,实在是太美了!

    碧水寒潭之上,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如仙子下凡。她腰间一束紫带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带如花,白衣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我看的痴了,我们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我感觉我很爱她,爱到骨子里那种,好像是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情侣,她是我的爱人!

    宋雪琪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缓缓转头看向我,她的神情还是那么冰冷,那么骄傲,但那明亮的瞳孔中分明满满的都是爱。

    她冲我微微一笑,一笑倾城,霎那间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光华。

    而我回神间,宋雪琪已经转过了身子,向那寒潭中心走去。

    “雪琪,不要!”那寒潭中心给我一种本能的畏惧,我大呼一声,可是宋雪琪好像没有听见。

    我爱她,我根本就没有多想,噗通一下再次跳入水中,拼命的向她游去。

    我们一起坠入潭水,我死死的抱着她拼命的向上浮,可是那种压迫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宋雪琪任由我抱着她,她那冰冷的眸子却充满柔情的看着我,她说不出话,但那眼神分明在告诉我:“你不该来的。”

    “不,我爱你,我不会让你出事。”我同样用眼神传递着对她爱的执着,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抱住了她,对着她的小嘴吻去。

    她没有任何挣扎,任由我抱着她,我感觉是那样的真实,好像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她那白裙下细腻的肌-肤,这一刻的我,根本就不怕死,我愿意跟她永远在这里沉沦……

    紧接着我便感觉胸间一股巨力传来,我的身体向上浮起,我惊讶的看着宋雪琪那永世都不能忘的容颜离我越来越远……

    “雪琪,不要——”

    一声惊叫,我猛的坐了起来。

    做梦了?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神识恢复,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噩梦,更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奇怪的梦。

    “小家伙?醒了?感觉怎么样?”耳边传来木乃伊熟悉的声音。

    我猛地抬起头来,想到我临昏迷前就是被这个死老家伙弄晕的,我刚要破口大骂,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我感觉浑身异常舒畅,说不出的那种畅然痛快,就连之前被沈晴那个恶婆娘打出的伤都感觉不到痛了。

    “谢谢,谢谢老先生。”我猛地想起之前老先生说要帮我的那句话,我不是傻子。

    “呵呵,没事就好。”老先生点点头,伸手一指宋正源道:“别忘了给他钱。”

    “不是,免费的么?”我一愣道。

    “是免费,但你刚刚可是占用了人家的地方。”老先生笑呵呵的道。

    我高兴的点头,越发觉得这老先生不一般。

    “哼,老子不要你的钱,没事就赶紧滚蛋!”宋正源扭过身来,一脸怒气的看着我,神色微微有些复杂。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宋老头虽然一直对我不假辞色,但今天格外不同,好像对我充满仇恨?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又没强-奸你孙女,你干嘛看我像仇人似的?

    “老先生,真是谢谢你了,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感觉浑身舒坦,充满了力量。”我没有理会宋老头,转头神色感激激动的看着老者问道。

    “呵呵,只是简单的推宫过血罢了,血气舒畅了,自然就感觉舒服。”老先生和善的摆手,表示不在意。

    “过穴?您是不是发现我根骨奇佳,打通了我奇经八脉啥的?”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激动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老先生那和善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哈哈……”宋老头一声大笑响起,随手丢进嘴里一颗花生仁,语气鄙夷的道:“徐十卦,没那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好端端一个人竟然被你给治成了傻子!”

    而老先生已经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估计是被我气着了。

    我有些失望,难道不是打通任督二脉啥的,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虽然被宋老头嘲笑,但我也没有走的意思,打开手机一看,好家伙,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

    “咦?沈晴那个恶婆娘给我打电话做什么?”看到上面竟然有十几个沈晴的未接电话,想来也没什么好事,我也没打算理会。

    昨天录完口供之后,我跟李姝的电话都被他们留下了,理由是以备事后传唤。

    都快下午四点了,心想这个时候李姝已经做好饭了吧?宋老头不知道怎么就很讨厌我,我留在这里软磨硬泡只会让他更厌恶,于是跟他们道别一声就打算离去。

    “小家伙,好自为之。”木乃伊说道。

    “谢谢老先生教诲。”我心中苦笑,却是连忙道谢。

    可就在这个时候,呼啦啦一群人竟把店门口给堵住了,领头的正是沈晴。

    “怎么了沈警官?”我心头一紧,装着自然的问道。

    沈晴神色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语气冰冷至极:“你涉嫌谋杀李姝一案,你被捕了,这是拘捕令!”说着,一张戳着红印的白纸摆在了我的面前。

    “什、什么?谋杀李姝?”我听得一愣,旋即猛地想起跟她分别时她接的电话,又想到之后她又出现在我跟李姝同住的龙城小区。

    李姝?凶杀案?

    李姝被杀了?我如遭雷击,傻在了当场,就连那明晃晃的手铐什么时候扣在我手腕上的都不知道。

    走出店门,我远远的听到里面两个老头的吵闹声。

    “你不说要帮他吗?”宋老头嘲讽道。

    “牢狱之灾,我可破不了。”老者回答。

    “切,十卦九不准!”宋老头冷笑。

    老者也不生气,淡淡的道:“不要告诉我,你刚刚没有听到他在梦中喊的名字,他们的缘分已经开始了……”

    “放你的屁,十卦九不准,老子才不信你的神叨!”

    “是十拿九稳!”老者回答。

    “狗屁,分明是十卦九不准!”

    “十拿九稳……”

    听到两个两头如同孝一般互不相让的对话,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牢狱之灾,原来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