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谁是凶手
    眼前的景物如幻灯片一般匆匆而过,我好像感觉依旧活在梦里一般那样的不真实,李姝死了?

    这让我难以置信。李姝虽然脾气火爆了一些。嘴也没有个管束。但她走上社会几年,肯定知道什么样的人不该得罪,怎么可能会被人凶杀?

    察觉到一旁沈晴看着我的凶光。我猛地想起一种可能,对方可能并不是奔着李姝来的。而是想要杀我。结果李姝成了替罪羔羊?

    那会是谁?我吓得冷汗直冒,不敢再想下去。

    “怎么?现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太晚了一点?”沈晴冷笑着看着我。

    李姝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不想说话,干脆没有理她。

    与上次不同,这次沈晴直接把我带到了一个汹屋审讯室。冷白的灯光下。是我苍白的面孔。

    审讯我的还是沈晴和那位中年警官。中年警官面容严肃,沈晴表情愤怒。

    我默默的抽着烟,一句话都不想说。

    “为什么杀李姝?”沈晴直接问道。

    “我没有杀她。”我语气低沉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杀她?”

    “呵呵。似乎很好推理,你杀了付英华。而李姝是付英华的前女友,李姝做为你的枕边人。一定是知道了一些线索,所以你又杀人灭口!李姝把身体都给了你。你简直就是个畜生,李姝也真是瞎了眼。”沈晴似乎越说越是愤怒。双眼喷火的看着我。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杀了付英华?又有什么证据是我杀了李姝?”我猛的抬头,眼瞳中布满着血丝。狰狞可怖:“你可以侮辱我,但请不要侮辱李姝,你没有这个资格!”

    “你!”沈晴被我噎了一句,无话反驳。

    一旁的中年警官瞪了沈晴一眼,看着我道:“李姝的死亡时间在早上九点半左右,而我们在她体内发现了男人的精-液,床上和沙发上还有做那种事的痕迹。”

    “是我的。”我点点头,语气充满了苦涩。

    “承认就好!”沈晴冷哼道。

    “我为什么要杀她?他是我的女人,她都答应要嫁给我,甚至她都愿意为我生孩子,我们将会相守一生,我杀她做什么?我疯了吗?”每说一句,我的身体都是忍不住的颤抖,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沈晴似乎被我吓到了,眼神变幻的看着我,眉头微微皱起,对自己的判断有了疑惑。

    “没错,李姝已经成功受-精,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她将会给你生一个孩子。”中年警官严肃的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似乎想通过察言观色看出什么。

    我也没有理会,李姝不是我杀的,我根本不必伪装,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撕心裂肺的痛苦让我将烟蒂抓在手里,疼痛的烧灼感仿若未觉。

    是谁杀了我爱的女人?谁杀了我的孩子!

    双手使劲的抱着头痛愈烈的脑袋,浑身颤抖。

    看到我的样子,沈晴与中年警官对视一眼,沈晴皱眉道:“你在后悔什么?”

    “后悔今天早上不该出来,更后悔不该跟李姝在一起。”我抬头,语气沉重的说道。

    “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沈晴连忙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跟李姝在一起共事,从来没有发现过她得罪过什么人,我想,杀人凶手应该是奔着我来的。”我说道。

    “奔着你来的?你的罪过什么大人物?或者是……”沈晴连忙追问。

    “没有,但是就像你们说的那样,我是杀害付英华的嫌疑人,而你们讲证据,但付英华的朋友却不讲这些,尤其,李姝还是付英华的前女友,付英华死后,却跟我在一起了。”我说道。

    “你是说对方是替付英华报仇的?”沈晴沉思道:“据我们调查,付英华也只是个徐混罢了,还没有那个能力认识到杀手朋友这个层次。”

    “杀手朋友?你说杀害李姝的是个杀手?你凭什么这么判断,你知道了什么?”我听得一愣,连忙追问。

    沈晴自知自己失言,低头不说话了。

    中年警官看了沈晴一眼道:“我们是警察,不确定的事情不该跟你说。”

    “虽然我一直说你是杀害付英华的凶手,但没有证据,所以之后的推理也无法给你定义为杀人动机,我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沈晴没有理会我的震惊,继续道:“而且,你已经察觉到我跟踪你的事情,那就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杀人了,不过,你是出现在李姝死亡前的人,并且在她死前还跟她发生过那种关系,这并不能排除你的嫌疑,我们有权利拘留你二十四小时。”

    说着,沈晴站起身替我打开手铐。

    “你?你不怀疑我是杀害李姝的凶手了?”我震惊的看着她,这女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人的眼睛是不可能骗人的,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当然,付英华死亡的事情我会继续追查!”沈晴冷冷的道。

    “警察办案是靠直觉的吗?”中年警官瞪着沈晴呵斥道。

    “那您说怎么办?”沈晴无奈的哼哼道。

    “那就这么办吧,有最新消息我们会及时通知你,希望到时候你能配合。”两人站起身对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不想多说。

    之后,郑圆圆做为李姝的闺蜜也被传唤询问情况,而郑圆圆的回答跟我一模一样。虽然她们工作的地方有些不雅,但她俩都只是宣羽的侍女,平常跟其他姐妹同事之类也没有利益纠葛,再加上李姝性格开朗,根本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我在警察局一待就是一整天。

    “好了,你可以走了。”第二天,沈晴和那中年警官打开审讯室门对我说道。

    沈晴看着满地的烟蒂,微微皱眉,不过她也知道我心里难受,并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走?”我疑惑的看着她们。

    “怎么?你还想跟李姝之前那样学?想赖着这里不走了……”沈晴话还没说完,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提李姝,有些烦躁的摆手道:“没你事了,你可以滚蛋了。”

    “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新线索?可以告诉我吗?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我着急道。

    “你现在最多也就是死者的男朋友,并不是李姝的直系亲属,所以按照规定,你没有资格知道。”中年警察摆手道。

    “但为了破案,一切不必要的规定都可以打破,对吧?”沈晴转头对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没好气的看了沈晴一眼,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跟我来。”沈晴说道。

    “好。”我答应一声,连忙跟上。

    我跟沈晴来到她的办公室,她打开电脑,是一段视频录音。

    视频中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口述,她是李姝的邻居,住在对门。

    她说在昨天早上九点半左右,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女孩从李姝家出来,她就跟女孩打了声招呼,而那女孩只是‘嗯’了一声,就下楼梯走了。

    疑惑的原因就是女孩带着白手套、帽子和口罩,除了一双眼睛根本就看不出容貌。现在天热,城市空气也不怎么样,带帽子和口罩倒也正常,尤其对于一些爱美怕晒黑的女孩,但是带着白手套就有些夸张了,她有些疑惑,就多看了一眼,但也只是看到一个窈窕的背影罢了。

    当然,还有疑惑的一点就是李姝所租住的是那种六层的高层楼,带电梯,那女孩并没有乘坐电梯,而是直接走的楼梯。

    紧接着,沈晴又给我找出几十张抓拍。女孩是开车走的,但路上的监控只能拍到她半张戴口罩的脸和胸口以上的位置,而且很模糊,最后两张是警察画师按照妇女的记忆描画出的一张图,但也只是个背影。

    我仔细看了几眼,最后在沈晴期盼的目光中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见过这个女子。”

    “嘶……等等。”不等沈晴失望,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你把刚才在车上那张照片再给我看看。”

    “哪张?”沈晴没有多问,连忙抓过鼠标一张一张的划过。

    “对,就是这张。”我连忙喊停,凑到女孩的胸前仔细看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这个胸很熟悉?摸过?”沈晴在一旁见我盯着那个女子的胸口研究个不停,顿时冷声道。

    “她脖子上的项珠!”我说道:“难道你没有发现,李姝也带了一个吗?”

    这种项珠很简单,就是一个黑色的束带,紧贴在脖子上,喉头下方是一枚黑色圆珠,很修饰。尤其是脖子处皮肤雪白的女人戴了更美,黑白相衬,衬托的肌-肤更加白嫩,我跟李姝缠绵了那么久自然记得清楚,我的吻过她的脖子,掠过这黑色的项珠,下方更是白嫩的胸口。

    “这种东西根本就不贵,珠子也不是什么珍珠,满大街都是,不超过十五块钱。”沈晴细看了一眼,无奈说道。

    “是这样,但是很多项珠款式多有不同,而他们所戴的项珠款式一模一样!”我说道,眼神变幻,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想说什么?”沈晴皱眉看着我,追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