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酒吧遇小姨
    “北瑶池,几乎每个女员工都戴着这种款式的项珠,一模一样。苗总都有一个。这应该是大批量购买。赠送给手下员工的。”

    “你是说,杀人凶手有可能是北瑶池的人?那你再看看,这个女孩像谁?你只给我一个范围就行。”沈晴连忙追问。

    “看不清容貌。无法判断,因为根据身材来说。在我们那边上班的女孩身材几乎都这么苗条。况且年龄也无法判别。”我苦笑一声道。

    沈晴皱眉陷入沉思。

    “你们就光靠这个东西就判断这个女孩是杀人凶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证据?”我疑惑道。

    “有!”沈晴回过神来道:“这个女孩明显是职业杀手,杀人手法很独特。李姝死的也没有什么痛苦,具体怎么死的,我就不说了。不过。她所开的车是偷的。通过录上的监控,她一直开到郊区就失去了踪影。今天一早,我们在北郊燕门山下的水库中打捞出了这辆车。因为水浸泡。车上没有留下任何女杀手的线索,只有一柄作案匕首。”

    “而且。根据尸检报告,李姝的死亡时间就是在这女杀手离开的时候。”

    “九点半?那个时候我应该在咖啡厅。你明知道不是我杀的人,为什么找到我后二话不说就把我抓起来?”我有些生气的道。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警察办案惯用的手法吗?”沈晴冷哼一声。

    我无言以对。

    当时沈晴带了那么多警察。并且还拿出了拘捕令,如果我心里有鬼。肯定会被吓到,胆小的人若是知道什么。估计一下子什么都招了。

    “当然,这并不排除你雇凶杀人的嫌疑,你现在还是个嫌疑犯,不过,你可以滚了!”沈晴烦躁的摆摆手道。

    临走时,沈晴嘱咐我之后去北瑶池上班的时候多注意一些,我答应了。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回想着自己的猜测,越发的确定!

    极有可能是,嫂子找人杀害的李姝!

    我八点左右去的嫂子那里,并且嫂子还问起李姝是不是知道我杀害付英华的事情了,尤其想到在我临走前嫂子说的一句话,她让我不用担心,她会帮我。

    我本以为她最多会找李姝谈一下心,却没想到她直接找人杀人灭口!

    我根本就不想杀李姝!哪怕给我一万次机会,我还是那个选择。

    李姝就像刺,但我爱她,我愿意包容,哪怕有危险!

    如果真的是嫂子找人杀的李姝,我根本就不敢说出来,先不说嫂子的身份,而且她还拿着我的血衣!

    是我害死了李姝!

    而我明知道杀害李姝的人是谁,但我却因为贪生怕死而不敢替她报仇!

    我痛苦的跪在了地上,脑子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喘不过气来。

    而我不知道的是,警局的办公室中,沈晴正盯着面前的监控细心的看着,而电脑画面中播放的正是我!

    “晴姐,你这样做若是被发现,可是犯法的。”徐华在一旁小心的说道。

    “只要能破案,这些算什么?”沈晴哼了一声,根本没有理会。

    徐华无奈苦笑,在别人家偷偷安装摄像头,罪行可不小,也就沈晴能大胆的干出这样的事。

    “你难道没有发现这个高飞有问题吗?”沈晴紧紧盯着画面中痛苦的我道。

    “什么问题?”

    沈晴白了徐华一眼哼道:“他现在的表情是痛苦和懊悔甚至……还有一丝无奈,他应该知道什么,但是没有跟我们说,他明显是有什么担心。”

    “这有什么?痛苦和懊悔不是很正常?他自己都说有可能是他害死了李姝。”徐华挠了挠头道。

    “不一样。”沈晴皱眉道。

    “哪里不一样?”

    “女人的直觉,说了你也不懂!”沈晴哼了一声。

    徐华扯扯嘴,无言以对。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继续去盯着这个高飞。”沈晴说道。

    “不是已经排除他的嫌疑了吗?再说,我可不想再去北瑶池了。”徐华乞求道。

    “只是让你盯着高飞,又没有让你去盯着那些女人的胸!”

    徐华:“……”

    我心里压抑的难受,打算找个人倾诉,可是一个都找不到。

    最后,我打开**给小姨发了条信息,只是一个问号。

    过了一会,小姨回过信息道:“怎么了?”语气不咸不淡,甚至是有些冷。

    我回答:“小姨,我很难受。”

    “怎么了?你跟彤彤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小姨马上问,语气关心。

    我苦笑一声,说没有,您别乱想,就关了**。

    李姝的死对我打击很大,这三天,我一直在酒吧里醉生梦死,我无法原谅自己。

    这天下午,我出了家门打算再去酒吧待到天亮,这时候一辆私家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摇下,沈晴一张漂亮的容颜出现在眼前。

    “怎么?又来抓我?”

    沈晴皱着眉头冷冷看着我:“像你这种人,活着都是浪费空气!”

    我知道她一定是派人盯着我,知道我每天都在酒吧里醉成一滩烂泥。

    “你说的没错。”我点头道。

    “你有什么苦衷,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做你的倾诉对象。”沈晴语气缓和,轻声道。

    我知道她在套我的话,笑着道:“我的苦衷就是钱不多了,你能带我去酒吧吗,省个车费钱。”

    沈晴顿时柳眉倒竖:“上车!”

    “啊?”我惊讶的看着她,还真来啊?

    “怎么?不敢?”沈晴激将道。

    我哼了一声,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上我问她怎么突然现身了,沈晴说这几天一直都是徐华跟踪我,不过徐华今天有事,只能她自己来替班。

    沈晴并没有带我去酒吧,而是直接开出了郊区,来到一个河滩上。

    这里远离喧闹的城市,荒无人烟,却也因为没有污染,河水清澈。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走一走。”沈晴说道。

    我知道沈晴的目的,就是想陪我散散心,然后找机会让我说出一些事情。

    “环境不错。”我点头道。

    “你难道就没有想说的吗?”沈晴一看就是那种没有耐心的人,盯着我道。

    “说什么?”我看着她,四目相对。此时细看之下,才发现沈晴很漂亮。

    “沈晴,你真美。你不会是拉我到这里想跟我表白?还是直接对我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我说着,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

    沈晴震惊的看着我,那好看的眉头渐渐竖起:“高飞,你找死!”

    “哎呦!”

    我被愤怒的沈晴一脚踹进了河里,直接变成了落汤鸡,我有些生气,连忙捧起水泼向她,淋了她一身。

    “高飞,你找死啊!”沈晴连忙闪躲,可是哪里躲得开,愤怒之下弯身一把抓起河滩上的石头就要砸。

    “别别,不要!”我惊叫一声,这石头若是砸在脑袋上,我可就真的玩完了。

    沈晴也不敢真的砸,见我求饶,恨恨的收了起来,而我那看向她身体的眼珠子却是无法收回来了。

    沈晴穿了一身体恤短裙,很是休闲。此时上身淋了水,胸前那紫色的蕾-丝花边都显现出了诱惑的轮廓,我惊讶的看着,我靠,这么大?

    “噗通!”

    “高飞,我杀了你!”石头落在了我的面前,激起一蓬水花,紧随而来的是沈晴那愤怒的吼声。

    “沈大警官?你不会是不会游泳吧?”我见沈晴只是站在河边骂,却不敢冲上来,不由惊讶的道。

    “你给我滚上来!”沈晴一张俏脸气的通红,愤怒的冲我大骂。

    我知道她不敢冲进来,我顿时忍不住大笑,笑了两声便是大吼起来。

    “啊——”

    “啊……”

    我扯着嗓子喊了足足一分钟,这几天的压抑顿时宣泄一空,感觉心情舒服了很多。

    “鬼叫够了没有?还不快给我滚上来?”沈晴冷冷的看着我道。

    “不,我不上去,你得保证我上去后你不打我。”我可不傻,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你确定?”沈晴冷笑看着我。

    “当然。”

    而让我惊讶的是,沈晴竟然转身就跑,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沈晴远远传来的声音:“我就等一分钟,你要不来,就跑步回洪峰吧!”

    “草!”

    我惊叫一声,哪里还敢多待。

    我的手机之类都还在她的车上,而这里距离洪峰起码有二十里地,跑步回去的话起码得三个小时!

    “哎呦,别打了,晴姐,沈姑奶奶,我没看到,真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还说!”

    “哎呦!”

    沈晴今天这一趟简直是赔夫人又折兵,肯定是气坏了。

    ……

    “今天谢谢你,我感觉好了很多。”坐在车上,我语气感激的说道。

    “关我屁事!”沈晴哼了一声,只不过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如果我因此重新振作了,这种助人为乐也是一个开心的事情。

    “去哪儿?”沈晴道。

    “怎么?你还有节目安排?”我笑嘻嘻的道。

    “我今天本来是休假的,我可不想跟着你。你说你去哪里,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也好第一时间去给你收尸。”

    “靠!”我翻了翻白眼,无语了。

    “去酒吧,大醉一场。”我也不在意,笑着道。

    沈晴白了我一眼,道:“你这种人活在世上真是浪费!”

    “可惜了,老天不收我,哈哈!”我得意的大笑。

    “放心,我会收你的!”沈晴冷笑道。

    我震惊的看着她,表情懊悔:“我就知道你今天带我来有什么企图,你要收我直接说就是了,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我最喜欢啊,倒贴都可以。”

    “高飞,你找死!”沈晴顿时明白自己说的话有歧义了,愤怒的伸脚就要踹我。

    “喂喂,这是在开车,你小心一点啊。”我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按住她的腿。

    沈晴那雪腿一颤:“放开你的狗爪子!”

    “呃……”

    刚进市区,我就被愤怒的沈晴一脚踹出了车。

    看着扬长而去的轿车,我心里忍不住想,沈晴除了脾气火爆一点,心性还是很善良的。

    我忍不住低头,回味着刚才的手感。沈晴应该是经常锻炼的缘故,腿上的肌-肤不但光滑,而且很有弹性……

    我打了个出租来到市区随便找了个酒吧。

    找了个卡座走下,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微微一愣:“小姨怎么在这里?”

    让我大皱眉头的是,跟小姨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子,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中年男子,戴着眼镜人模狗样的,却是一双眼睛不时的扫向小姨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