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受不了
    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面对两个大汉我也不敢用强,那样的下场只会被打成傻逼丢出去。

    没办法。我只能解释我小姨有危险。如果他们不帮我寻找。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他们面色不善的看着我,但到底还是开门做生意的,报警可就闹大了!

    无奈之下。一个保安说去找大堂经理,留下一个保安看着我。让我别再打扰客人。

    我急的满头大汗。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从一旁的窄道拐角出来。那精瘦男人正揽在她老婆的肩膀上一脸猥琐的说着什么。

    其实,我也在想,他们四人去了包间。那个王主任总不能当着他们夫妻的面对小姨下手。原来他们早就想好了。

    而他们出来,也就预示着小姨的药效已经彻底发作了!

    “喂喂,你去哪里?”保安见我向拐道跑去。顿时大呼。

    因为那个保安的呼喊,而那迎面而来的夫妻也发现了我。那个女老师皱眉看着我,转头跟她男人说了句什么。

    “喂。小子,你给我停下!”精瘦男人面色一变。连忙一把抓住了我。

    “去你妈的!”因为着急,我心里已经积攒下了一身火气。大怒之下直接一拳打在了这个傻-逼的脸上!

    这个精瘦男人显然没有想到我敢直接动手,直接被我一拳打的向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她的妻子在一旁吓得失声尖叫。

    我不再理会他们,疯了一般冲进了拐道,窄道里面有两个相对的包间,巧的是我推开其中一个包间门就发现了小姨跟那个死胖子。

    此时包间里正播放着一曲‘素颜’男女经典合唱的歌,声音很大,但是胖子和小姨根本就没有唱。那王主任正大胆的伸手放在小姨的腿上,低头跟她说着什么。而小姨则是一手拿着话筒一手努力的推搡着王主任的胸膛,一张俏脸通红无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因为药性的发作,情不自禁的左右交替摩擦着双腿。

    “高、高飞?”小姨第一个发现了闯进来的我,表情惊讶过后马上换成了惊慌,迷离的双眼恢复了几分清醒,努力一把推开了王主任的靠近,站了起来。

    可是她好像全身没有力气,刚站起来就椅了一下,险些摔倒,一旁的王主任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搂在了怀里,小姨连忙挣扎,可是身上似乎根本就没有力气。

    “小子,你是谁?你进错房间了!”那王胖子有些生气的看着我道。

    “王八蛋!”看到此景,我怒上心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王胖子似乎被我这杀气腾腾的样子吓了一跳,不自觉的松开揽住小姨的手,身子后退,可是他的后面就是沙发,身子一下子失衡。

    紧接着就在他惊呼间,我那硕大的拳头在他瞳孔中放大,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高、高飞?你怎么打人啊?”小姨被我一把扯过来,却是没有挣扎,只不过语气有些责怪。

    “你傻啊,难道你还不知道你被下药了?”我生气冲她大吼道。

    小姨一下子被我吼住了,通红的俏脸神色变幻,猛地转头看向瘫在沙发上痛苦呻-吟的王主任,神色霎时间冰冷起来:“王先明,你这个畜生!”

    显然,小姨也是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但是她为人太单纯,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小姨现在这样子明显已经差不多了,估计自己再晚来一两分钟,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妈的,敢对我小姨下药,你找死!”我越想越是胆寒,臭骂一声,伸脚狠狠的踹在了王胖子的后腰上。

    “高飞,啊……小心!”就在这时,伸手要拦我的小姨发出一声惊叫,我猛地转头,就见那精瘦老师带着愤怒冲了上来!

    “小逼崽子,你敢打我!”

    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脸上就被他打了一拳,巨大的力道打的我一个踉跄,可我臭骂一声,疯了一般又向那瘦男人扑去。

    精瘦男人明显也不会打架,我们两人展现出最原始的战斗,相互扭打在一起,不过我好歹是年轻,而且已经失去理智,反观那精瘦男人虽然愤怒,却尚有一丝理智,我那不要命的打法把他给吓到了。

    我虽然脸上被打了几拳,而那精瘦男人却被我骑在身上,脸上打的血肉模糊,好不狼狈!

    “别,别打了!”精瘦男人的妻子终于回过神来,惊吓的伸手拉扯着我,却被我怒骂一句‘去尼玛的’,推倒在地。

    小姨也是在一旁惊慌的不让我打了,只不过她好像被我的样子给吓到了,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敢拉架,眼中泪水在打转。

    “嘭!”

    我只觉脑子一痛,听到了啤酒瓶子碎裂的声音,我的身子一个椅,脑子‘嗡’一声,险些昏了过去,我感觉一股热流从我脑后灌进了脖子后……

    “啊——”

    小姨的一声尖叫让我模糊的意识清醒。

    用啤酒瓶子打我的是王胖子,估计他也是情急之下才这样,此时他见我头上鲜血涌出,一下子吓傻了,抓着一半啤酒瓶子一张肥硕的脸带着惊恐。

    “王胖子,我跟你拼了!”小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将王胖子推到,粉拳如雨点一般打在他的脸上。

    “都给我住手!”这时候,门外响起保安的声音,紧接着稀里哗啦冲进来三四个壮硕男子。

    ……

    “高飞,你没事吧?是小姨不好,是小姨的错,你别不说话啊,你疼不疼,你先去医院啊……”

    此时,我正开着小姨的车,疯狂的向正源针灸店赶路,小姨坐在副驾驶座上,声音哽咽的伸手给我包扎头上的伤口。

    保安来了之后,我们自然也就没法打了,问清缘由之后,一众保安把愤怒的目光看向王胖子和那精瘦男人。

    虽然迷-奸这种事在他们这种娱乐场所时常发生,但是几乎没有人把这件事闹大的,毕竟很多女人好面子,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况且能来这里玩的女人,又有几个清纯货?哪怕真的闹起来,也可以用钱来摆平。

    但是小姨的情况不同,一:小姨是在校教授,身份也算是公众人物;二:这件事完全是有预谋的迷-奸,在小姨完全不情愿的情况下。

    如果报警,这算是很大的刑事案件,那王胖子少说也得判几年,但是我考虑到小姨的情况,所以就没有报警,而酒吧方面更不想把事情闹大,很愿意的让我们离开。

    小姨可是差点被王胖子给上了,我真想报警让这个王胖子彻底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可是一旦报警,一个年级主任迷-奸在校老师这件事极有可能会被记者吵到舆论上去,那么小姨也会上头条,这是我不想看到的,再者,小姨身上的春-药还没解,报警有太多的麻烦!

    我头上鲜血直流,真的是把小姨吓坏了,其实那只是因为头皮毛细血管密集才会流血这么多,实际上只是皮外伤罢了。

    “我没事,我先送你到正源针灸店,把你身上的药给解了。”我咬牙,忍着疼痛说道。

    鲜血顺着我的额头流下,从眉梢沁入眼角,我不适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随便伸手一抹,手背上满是鲜血,额头上的鲜血甚至顺着我的鼻尖滴落到裤子上。脸上、手上和身上都是鲜血,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不行,你流血太多了,你这样会死的!”小姨直接把她自己身上的长袖给撕了下来,颤抖着双手给我包扎着伤口,声音哽咽,语气带着浓浓的害怕。

    “死就死!我早就说过不让你喝!你偏要喝!”我冷冷的说道,语气带着愤怒。

    “对对,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我没想到的是,小姨竟然被我给吼哭了,梨花带雨,语气充满了害怕和委屈。

    此时她的俏脸依旧通红,只不过因为心里担心着我的安危,暂时将身体的欲-望给压下了。

    我的伤口经过包扎之后不再流血,而我在开着车,小姨便老实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双眼不时担忧的看着我。

    可是很快,她眼中的担忧就变成了迷离……

    此时放松下来,小姨的药劲再次发作,我眼角的余光发现她不但在扭动,而且动作越来越夸张,甚至鼻子里不断的发出奇-怪的声音……

    “嗯……哼……”

    诱惑至极的声音越来越大,让开车的我心里燥热难耐。

    可是小姨根本不愿意去医院,只能去找宋老头。龙城小区在洪峰北郊新开发区那边,至少也需要二十分钟,我真不知道这么下去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耳边传来穆静菲那越来越粗重,也越来越有诱惑力的声音,我那紧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都满是汗水。

    下意识的往身边看了一眼,这一下差点让我把车开到逆行道上去。

    副驾驶座上的穆静菲显然是被药劲催的难以控制,竟然拽开了裹胸小开襟,露出了胸前一对规模巨大的饱满,此时她一双小手正在不断的用力搓着,小脚上的高跟鞋也已经被踢掉,裙摆下一双雪白的美腿扭动摩擦着,寻求着更高的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