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值得吗
    苗小珍早就已经计划要杀了马猛,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夺权!

    不过具体计划苗小珍并没有跟我说,显然她并不相信我。

    回到药浴室。我忍不住想起今晚的所有遭遇。

    嫂子为什么要帮我?想到她刚才那一副胸有成竹的口吻。明显是急于向我展示她的势力。

    可是。她为什么想要让我死心塌地的跟着她?我没权没势,打架也不行,那么嫂子的目的是什么?

    “嘶……”我猛地想起了穆雅彤。

    穆雅彤不单是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更重要是她的身份!——曾经洪峰巨豪,万麟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我皱眉苦思。她说明天晚上的聚会穆雅彤一定不会被华少威糟蹋。那么。换句话说,她背后的势力也将会插手?

    想到这里。我赶紧跟那两个守夜侍女说了一声便打车离开。

    我不认为苗小珍对穆雅彤有什么好的目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忍不住想到。穆雅彤真正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穆雅彤身上一定是有什么秘密!她父亲留下的秘密!

    一路上。我脸色变幻,想到了各种帮助穆雅彤脱困的方法。

    宋雪琪!

    我能选择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请宋雪琪帮忙。

    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只要穆雅彤小心一点,华少威根本就不敢在明面上对穆雅彤如何。所以只能在无奈之下选择春-药这种阴暗手段。

    而只要请宋雪琪帮忙,那么这些阴暗手段都将白费。想都这里,我豁然开朗。

    我特意定了早上七点的闹钟。又睡在了客厅,生怕一觉睡过头。忘了跟穆雅彤说。

    ……

    “叮铃铃……”

    第二天一大早,我正睡得香甜。就被闹钟吵醒,关了闹钟我打算再眯一会,就听到了穆雅彤卧室门打开的声音。

    我迷糊的睁眼,就看到穆雅彤的曼妙身影,衣服凌乱、头发也乱遭成一团,向卫生间快步走去,嘴里似乎还嘟嘟囔囔着什么,好像说梦话。

    我感觉有些好笑,第一次见这冷艳女神睡醒后竟然是这个可爱的样子。

    过了一会,我听到冲洗马桶的声音,我赶紧招收打招呼,也是好久没看到这冷艳女神的窘态了,可我刚抬起手来,眼珠子却是一瞬间瞪大了!

    穆雅彤根本就是裸睡的,下身除了一件黑色的蕾-丝内内,身上也只凌乱的披了一件外衣。

    穆雅彤似乎还处在半梦半醒状态,双眼微眯,晃着性感诱惑的躯体就进了卧室,嘴里还嘟囔着:“憋死我了……”

    我嘴巴越长越大,我滴个乖乖老婆,这也太可爱了一点吧?

    现在才七点多钟,估计穆雅彤又回去补觉了。我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也是睡意浓烈,可刚刚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刚刚穆雅彤那凌乱中却又透着无比诱惑的雪白身躯……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穆雅彤的房门声打开,我连忙转头去看,可惜她已经穿好了睡衣。

    “呵呵,老婆,早啊。”穆雅彤明显是要来茶几旁倒水,我见她发现了我,我连忙主动打招呼道。

    “高飞?你什么时候来的?”穆雅彤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眼神渐渐变冷。

    “我昨晚就来了。”我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温暖笑容:“老婆睡的还好吧。”

    穆雅彤皱眉看了我一眼道:“你什么时候醒的,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

    “我刚坐下啊,过来找水喝的。”我眼珠一转,连忙说道。

    “是嘛?你刚刚看到了什么?”穆雅彤语气冷冰冰的质问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连忙说。

    “高飞!”

    “啊!”

    穆雅彤河东狮吼发出,话音未落,我便发出一声惨嚎。

    “靠,穆雅彤你诈我!”我暗骂自己傻-逼,这个穆雅彤简直就是个人精!

    我也真是奇了怪了,这恶婆跟别人傻乎乎的,怎么跟我就这么精明?

    “说,你看到什么了!”穆雅彤恼羞成怒,一手拧住我的耳朵恼怒的质问。

    “你轻点啊,我也是刚睡醒。白花花的一片,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呃……”

    “高飞,我杀了你!”

    “哎呦……”

    ……

    听到穆雅彤去上班狠狠摔上门的声音,我躺在沙发上不禁唉声叹气,都说穆雅彤是洪峰市第一美女,可他们哪里知道,这根本就是个蛮不讲理的母老虎!

    不过,好消息是穆雅彤已经答应到公司就给宋雪琪打电话请她帮忙。

    我索性就出去跑了几圈,还给小姨拍了个公园的照片发给她。

    果然,一会小姨就发来信息:怎么醒的这么早。

    跟小姨聊天,我也没了跑步的心思,一边找了个早餐铺坐下,发了个语音道:想你想的睡不着。

    “滚,大早上就没个正经!”

    我看着回来的信息,得意的一笑,脑海中似乎还能想到小姨那满脸通红羞恼的样子。

    我说昨晚熬了个通宵,今早没睡醒,去你家睡。

    小姨吓了一跳,赶紧说‘你别来,而且,我今天有课,已经在路上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小明走了吗?’小姨知道我的意思。

    小姨语气有些不高兴的道:没有,来了就没着家。

    我暗暗一笑,得意的道:那我下午,等你下班就去找你。

    小姨回答:再说吧。

    我撇撇嘴道:难道你不想我?

    “懒得理你!”

    我笑了笑,收起手机,心里美滋滋的。

    吃过早饭,我就回家睡觉了,本来我想睡醒之后大约在下午四五点钟左右,去找小姨轰轰烈烈一番,然后去赴宴。

    结果计划不如变化快,我被宋雪琪的电话给吵醒了。

    穆雅彤一定是告诉了她,要请她帮忙的事情,所以她才打电话询问,毕竟今天早上我跟穆雅彤闹了一阵,这恶婆也没心思听我解释。

    我打车来到宋雪琪的小区门口,等了一会,果然见她开着车走了出来。

    “教官。”我赶紧坐上车,语气尊敬的说道。

    “嗯。”宋雪琪答应一声,便聚精会神的开车。

    一路无话,我几次想说话却都憋在了喉咙里。

    一直到阳光公园,宋雪琪靠在车门上看着我道:“雅彤跟我说了,晚上我跟你们一起去参加晚会,不过我恐怕要晚到一会。”

    “教官还有事?”我顺口问道。

    “嗯,聚会是在八点,九点正式开始,我会在九点之前赶到。”

    我想了想,这样也好。在我的预料中,华少威若是对穆雅彤下手,必定是晚会正式开始之后,或者是晚会结束,他才伺机而动。

    “谢谢。”我真诚的说道,要不是有宋雪琪,我都不知道今晚怎么跟穆雅彤去赴宴。

    “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帮雅彤罢了。”宋雪琪淡漠的道。

    我被呛了一下,尴尬的讪讪一笑。

    “她很累。”

    “嗯?”我一愣,好奇的看着她,不知道宋雪琪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雪琪微微低头,神色越发的冷漠、严肃:“她现在一心想着复仇,她已经开始不择手段,我怕她会……万劫不复。”

    我震惊的看着宋雪琪,从来都是不拖泥带水的她,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般犹豫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也是让我浑身剧颤,她献身元昌民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实,她的复仇根本就不会成功,她太傻太善良了,对吗?”宋雪琪打着哑谜道。

    可我还是听出了她的意思,是啊,穆雅彤太傻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复仇,最重的就是隐忍!

    但穆雅彤却在上次上坟的时候,把真相告诉了我这个跟她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假男朋友,并且宋雪琪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我跟宋雪琪不是第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我暗暗皱眉,似乎知道穆雅彤的身份为什么会泄露了!

    “她说,她从十几岁就背负上了复仇的命运,或许是这些年实在是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才会这样。”我想了想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性格本就是善良,太傻,却又太执着。她最终的结果,只会被她的仇人玩弄于鼓掌,最后什么都落不着。”宋雪琪说话丝毫不留情面的道。

    “这是她的心愿,我一定会帮她。”我咬牙道。

    宋雪琪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冷傲的道:“你并不适合那条路。”

    宋雪琪的语气和表情让我有些生气,道:“事在人为!”

    宋雪琪稍稍的低头,似乎默认了我这句话。

    “你知道她做出了那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决定?”

    “你知道。她说,被你发现了。”

    我点点头,明白过来,是她献身元昌民的事。

    “你知道她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出来,意味着什么吗?”宋雪琪淡淡的一笑:“预示着她连死都不怕了!”

    “这……”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满脸惊讶。

    “死都不怕的人最鲜明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

    宋雪琪拿出一瓶水,腥了一口,淡淡一笑:“孤独!”

    我听的一愣,抬头满脸震惊的看着宋雪琪,简单的两个字,却将穆雅彤整个人诠释!

    我不禁想起,跪在那座坟前,那个满脸泪痕的悲凉身影。

    那个恼羞成怒、那个满脸通红,凶巴巴、那个一身高贵,高傲的像白天鹅一般华丽的外表下,掩藏着那个孤独、悲凉、哀嚎的灵魂……

    我想起她拧着我的耳朵臭骂时的样子,想起她将我赶出门外,不可理喻的盛气凌人,想起她晃着一身诱惑,却是撅着小嘴嘟囔的可爱面容,却是那样的可怜,那样的让人怜惜。

    骤然间,我感觉浑身发冷,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却是眼神慢慢坚定,拳头握起。

    “在这个复仇历程中,元昌民只是个小角色罢了,就这种小角色,雅彤还需要这样,那么之后遇到的困难呢……”

    我猛地抬头看向宋雪琪,根本就不敢顺着她的思路去想,我狠狠的咬了咬牙,一下子单膝跪地:“求教官教我武功,我就算死也会保护穆雅彤。”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穆雅彤。如果有人直透我本心的问,为什么要这样,而我的回答只是——不知道!

    “记得那晚在阳光公园,我问了你一个问题,你现在给出了答案。”宋雪琪看着我单膝跪地表情坚定的样子,眼中露出一丝复杂。

    是那晚,我杀付英华跟她解释之后,宋雪琪问我——值得吗?

    “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