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穆雅彤的转变
    “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进来跟我一起睡!”

    美女就是美女,明明是心里怕得要死。不敢睡觉让我陪她。还说的这么霸气侧漏。

    夜深人静。窗外星光微亮,我抱着她,目不斜视。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怀中薄被下那凹-凸诱惑的曲线,可是掌心触及的丝丝柔软的温度。脑子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象我的怀中是怎样一具诱惑的身体。

    我们本来是一人一床薄被。奈何穆雅彤很无耻的钻进了我的被窝,让我抱着她睡。偏偏还不能有一点想法,她跟本体会不到我现在的难受,完全不亚于满清十八大酷刑!

    我努力让自己幻想着自己的怀中其实抱的只是一条宠物狗。瞧。这毛发多滑溜啊,这么想着,心里的火热果然消退了不少。

    我心里暗赞自己聪明。只是如果这个想法让穆雅彤知道的话,恐怕会被操着菜刀把我剁了卖到狗肉包子铺!

    穆雅彤身躯蜷缩在我的怀里。两只小手抓着我的胸膛,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却是警惕的盯着我。不时透出一丝冰冷。

    穆雅彤防备之心很重,我是真的不敢赚她便宜。不知是她长久以来的强势性格还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高贵的气息,让我的心里总是自卑。对她畏惧。

    吓坏的凤凰,还是凤凰!

    今天担惊受怕了一天。晚上收拾房间又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我是真的累坏了,竟然就这么抱着她老老实实的睡着了。

    ……

    “啊!嘭!”

    “哎呦!”

    清晨,一声惊叫打破了我的睡梦,一只白嫩嫩的小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我的胸膛上,我从被窝中滚了出去。

    穆雅彤坐在床头,裹胸凌乱而褶皱,一双美眸冰冷异样,口气恼怒的道:“高飞,你这个混蛋,你的手放哪里去了?”

    “啊?什么放哪里?我不知道啊!”我躺在床下,差点被摔背过气去,生气的骂道:“靠,大早的不睡觉你发什么神经?我睡的正香,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滚出去!”

    一声河东狮吼震天,我唉声叹气的躺在沙发上还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心里不住的怒骂这个过河拆桥的臭女人,拍拍屁股起身为这个可恶女人做早饭!

    “哇,真香。”不过多时,穆雅彤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体恤、牛仔热裤、马尾辫,笑的心无城府的样子,哪像白天那个意志坚韧的职场强人。

    我从没想到穆雅彤还有这种癖好,喜欢穿破了洞的短裤,只是她这样随意的打扮配上那倾城的容貌,反而让人心中鼓动起原始的欲-望,素面朝天,明眸皓齿,看起来破旧的牛仔热裤下,一双傲人的长腿袒露在外,十分吸引人。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从昨晚之后,她对我的态度改观了不少,竟然让我陪她一起睡,甚至还主动钻进我的被窝,这都是我做梦的都不敢想的事情,甚至今早发现我赚了她的便宜,也是生气过后完全忘却。

    要知道,这个可恶女人可是很记仇的,而能让她这么快忘记这件事情,那么理由只有一点,那就是她已经不介意我对她这样了,我心里一阵窃喜。

    “你在那里傻愣着干什么呢?都糊了!”穆雅彤站在厨房门口皱眉提醒道。

    “靠!”我恍然回神,果然发现锅里的煎蛋已经变成了黑色,顿时生气的道:“你怎么不早提醒我?”

    “我怎么知道你在干什么?”穆雅彤冷冷的盯了我一眼。

    她不修边幅的靠在门框,眼神鄙夷。一直以来,哪怕是在家里,穆雅彤从来都是把自己表现的那么高贵优雅,那么的高高在上。与现在的她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但我心里很高兴,从昨天跟宋雪琪谈话我知道了,穆雅彤一直都是装着强势,她所以的冷淡和傲气都只是她保护的伪装,现在才是真正的她,邋遢、乖张、蛮不讲理,这让我打心底里高兴,因为她在我的面前露出了真正的自己。

    “嗯,不错,挺好吃。”

    饭桌上,穆雅彤吃的津津有味,那憨态可掬的样子看着却让人怜惜。

    “你看着我干嘛?”穆雅彤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来,凶巴巴的盯着我道。

    我酝酿了一下感情,口气低沉的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有话就尽管说,那我当撒气通也行,别憋在心里,也别……这样的孤独,有我呢。”

    穆雅彤看着我,足足看了两分钟,我们四目相对,就在我以为她要吐露心声的时候,却见她美眸一冷:“神经病!”

    “擦!”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要不然你就搬回来住吧?”

    穆雅彤去上班了,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脑袋里回想着她临走前的这句话,心里忍不住苦笑。

    穆雅彤是个小女人,她的想法实在是太单纯了一些,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犹豫了一下,就给苗小珍打电话询问一下,北瑶池我是不能去了,如果马猛把我的身份告诉华少威,甚至把我当初打华少威一棍子的事情也一并告诉的话,别说去北瑶池了,估计我都别想在洪峰市待了。

    而询问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马猛并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华少威,原因很简单,是昨晚孙剑锋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是朋友,竟然把马猛吓的什么都没敢说。

    嫂子虽然说让我放心的去上班,但我还是想看看情况再说,我一点都不相信这个女人。

    无聊之下,我索性出了小区来到正源针灸店,不管怎么说,我可是救了他的孙女,虽然他的孙女中毒完全是因为我。

    “师傅。”我舔着脸讨好了一声,昨晚他让我送客,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我这个人。

    宋老头都没回,手一甩,一本破旧的古书却是打在了我的脸上,旋即便响起他的冷哼:“前三页,两天的时间背下来。”

    “这是什么?“我手忙脚乱的接住,不由疑惑的打开破书。

    破书的前三页全部都是人体图,上面密密麻麻标记的都是人体穴位,我看的疑惑,旋即猛地一惊,一股狂喜涌上心头。

    “这是人体穴位,这老头是答应教你了,还不快跪下叫师傅。”木乃伊看着我微笑道。

    “多嘴!”宋老冷冷的瞪了徐十卦一眼。

    “师傅!”我‘噗通’一下双膝跪地,给宋老来了个三跪九叩的大礼。

    一些古装电视剧我还是看过的,只要宋老受了我的礼,那他就是我师傅了。

    宋老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徐十卦看了眼茶桌的方向,我顿时回过神来,忙不迭的去倒了杯茶,恭恭敬敬的端到了宋老面前。

    “这本来就是我的茶,你倒是会借花献佛!”宋老瞥了我一眼,淡淡的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礼毕!

    我老实的站在他的身边,摆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宋老似乎满意的点点头道:“我收你做徒弟,那么雪琪那丫头也就不再是你的教官,而是你的师姐了,长姐如母,以后你要好好跟她学,且要尊敬她。”

    我扯了扯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宋老头这话是什么意思,转头向徐十卦看去,却见他苦笑着摇头道:“天命不可违,你是真能折腾!”

    “天命不可违,但师命梗不可违,再说了,这关你屁事!”宋老恼怒的道。

    徐十卦干脆闭眼不再说话。

    人的身体一共有七百二十个穴位,两天的时间不但要把所有的穴位背下来,而且还要记住在哪里,这可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虽然我知道就算这个任务完不成,宋老爷不会再把我赶走,但我依旧背的废寝忘食,要知道,师傅可是就连孙剑锋这种大人物都要苦求的人啊,他的医术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谁没有个病痛灾祸,所以懂医术的人是非常吃香的。哪怕我只学到他的三分之一,别人见了我都得喊一声飞哥,飞爷?我越想越是兴奋,中午饭都忘记了吃。

    一直到下午六点时分,我接到了小姨穆静菲的电话。

    穆静菲的心情不怎么样,在电话里痛斥她的儿子不学无术,竟然还敢在家里翻钱。

    “嘶,家里被翻了?什么时候?”我听的倒吸凉气,连忙问道。

    “今天中午吧,我去上课的时候,我给启明打电话,他还不承认,气死我了!”穆静菲生气的说道。

    我脸色变幻,或许,翻家的人真的不是赵启明,但我并没有跟她说,反而会让她害怕,相比于穆雅彤,小姨比之还要小女人而多。

    这里距离穆静菲家可并不算近,我跟师傅打了声招呼,打车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她的小区,我怕这个时候赵启明回来了,于是当先打了个电话。

    “菲菲,我饿了。”我嘿笑着说,就跟个流氓似的。

    阳台的灯光忽然‘啪’的一声亮了起来,一道丰满曼妙的身影出现在阳台上,夜风吹得长发有些凌乱,却更增添了一丝妩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