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华少威的威胁
    本来我还以为是自己骂了一句才引起的祸端,那两个大汉却是冲我阴冷一笑,其中一个人道:“你就是高飞那个傻-逼吧。你死定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吓了一跳。虽然我的敌人不少。但我到底还是个小人物,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专门派人跟踪砍我。

    “嘿,砍死你的人!不想死的话就跟我们上车。有人找你!”纹身大汉甩了甩手里的砍刀,伸手就向我抓来。要将我拖进车里。

    “去尼玛的!”我虽然不知道是谁要整自己。但这个时候绝不能被他们带上车,若不然可就真的生死难料了。如今之计,只能赌一把了!

    我嘴里骂了一句,伸脚就踹在了那个大汉的肚子上!

    若是一般人见到这个阵仗恐怕早就腿肚子转圈软瘫在地上求饶了。他们哪里会知道我这个看起来就弱比一个的小子竟然说打就打。

    这两个纹身大汉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好歹也是一个二十岁出头正值气盛的青年,愤怒的一脚之下力量奇大,我不知道这一脚是不是踹在了那个大汉的腰子上。只听他惨嚎一声,一张横肉的脸瞬间扭曲。身子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面包车上。

    先下手为强,这是昨天晚上行动之前宋雪琪告诉我的一句话。凤栖县这次行动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自己单独行动。也难免会遇到预想不到的事情,宋雪琪跟我说。如果真的要玩完了,那就先下手为强。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你找死!”跟那个大汉一同下车的人见自己的同伴一下就被我放倒了,顿时眼冒凶光。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手中的砍刀不管不顾的就照着我的脖子砍来。

    “靠!”我吓得浑身一颤,连忙一个侧身以一个极为难看的翻滚躲了过去,那人手中的砍刀直接砍在了我身后的电线杆上,‘铿’的一声蹦出一道火花,在寂静无人的街道显得格外刺耳。

    说实话,我现在惊恐到了极点,但越是害怕,反而我的脑子越发的清醒。

    “草泥马的!”我彻底怒了,就刚才这大汉的力道若是砍在自己身上,就算不死也得半残了,我不会打架,却是不要命的一个野蛮冲撞扑了上去,巨大的冲撞力竟是将那大汉撞倒,拳头便是不要命的往那大汉脸上招呼,我一边怒吼着‘操-你妈的’,更增胆魄,拳头力道奇大,霎时间血肉横飞。

    这两个大汉的一身肌肉估计只是在健身房练出来的,唬人中看不中用。

    人在生死关头,总会被激发出平常时候难以拥有的力量,我是这样,而被我骑在身下的大汉也是这样。

    那大汉忽然怒喝一声,膝盖一下子顶在了我的后背,巨大的力道顿时让我翻滚了出去,我只觉额头黏糊糊一片,估计是被水泥地擦破了皮。

    我双手乱抓之下,竟在一旁的草圃中捡到了一根树枝,慌忙爬了起来,就发现面包车上竟是又下来三个人,皆是手拿砍刀的纹身大汉,面色冷笑的盯着我,缓缓走来。

    我只觉得腿肚子都打转,我知道我完了!刚刚那两个大汉只是没想到我竟然敢还手,不注意之下才被我打伤,而现如今这三个大汉凝神以对,恐怕一对一我都不是对手!

    “操-你妈的,别过来,要不然我就杀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我吓破了胆,用力的挥舞着手里的树枝,面目狰狞!

    现在的我根本就是失了智!三个大汉冷笑看着我,眼中尽是嘲讽,其中一人道:“你看看你身后谁来了?”

    “嗯?”我疑惑的扭头,就见之前被我一脚踹倒在地的大汉冲了上来,近在咫尺!

    我不会打架,更不用说武功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我只能连忙丢掉手里的树枝,本能的双手抬起护住了脑袋!

    “嘭!”

    大汉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我交叠的双手,我只觉脑袋‘嗡’的一声,紧接着便觉肚子处一股巨力袭来,我只觉肠子都被踹断了,我被踹飞了出去,身体重重的摔在水泥马路上。

    我全身酸痛无比,我眯缝着眼看到三个大汉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他们手里那明晃晃的砍刀冷的晃人眼,不过看起来应该是那种没有开锋的刀,砍在人身上不会皮开肉绽,很难见血,但是皮下的骨头会有多重的伤势就看他们砍下去的力道了。

    而奇怪的是,他们冲到近前,却是将砍刀收了起来,其中一个大汉一把将我提了起来,狠狠的一拳头打在了我的肚子上,他的大手顺势一松,我软软的双腿连退数步,‘嘭’的一下撞在了身后的电线杆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发出一声惨嚎,却是无力的跪在了地上,鲜血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这一瞬间,我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起来,我听到了脚步声传来,而我,却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难道就这样被砍死在大街上吗?我不甘心!

    “好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他的话音落下,脚步声骤然停止,这个声音仿若天籁。

    我艰难的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华少威一身西装笑眼眯眯的走了过来。

    果然是华少威,他还是不放过我啊!

    华少威既然出手了,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

    我抬头看着他,面色愈发的阴冷:“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嘭!”

    我的话音刚落,一只脚踹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闷哼一声摔倒在地,紧接着便是又一脚袭来,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的身体因为疼痛而躬成了虾形,我死死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谁让你动手的!”华少威冷冷的道。

    “是!”那大汉吓得一颤,连忙老实的站在一旁。

    全身都是撕裂般的疼痛,我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一张脸已经疼得煞白无比,脸上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我两只手死死的抱着肚子,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华少威依旧面带微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只擦得铮亮的皮鞋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甚至还碾了碾,语气不屑的道:“想死还是想活?”

    死亡到来,我却显得无比的平静,我面带嘲讽的斜眼看着华少威道:“用这种手段得到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你就让她心甘情愿,而不是用这种下三滥的伎俩,那样,只会让我看不起!”

    华少威微笑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威哥,我替你杀了他,别脏了您的手。”一旁一个大汉冷冷的盯着我道。

    华少威却是洒然一笑,看着我道:“你说的不错,但我为什么要在乎你的看法?你看不起我又如何,还不是被我随便就踩在脚下?”

    我冷笑看着他,也不回话。

    “不要以为你跟曲国华攀上了关系我就不敢动你,我华少威想要杀你,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华少威冷笑道。

    “威哥,难道不杀了这个小杂碎吗?”一旁的大汉看着华少威道。

    华少威转头瞪了那大汉一眼,顿时吓得那汉子脖子一缩,喏喏不敢言语。

    “这个小杂碎还有点用,不着急,想杀随时都可以。”华少威收回脚,将皮鞋在我身上擦了擦道。

    ……

    眼看着面包车离去,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条近道晚上基本没什么人,我休息了将近十分钟才感觉身上的疼痛渐缓,挪动着身子无力的靠在路旁的一棵树上,后背的疼痛顿时又让我呲牙咧嘴。

    我休息了近半个小时才感觉身上有了力气,肚子也没有那么疼了,显然,华少威一开始就没想杀我。

    我救了曲潇潇,赢得了曲国华的感恩,所以他才来狠狠踩我一脚,杀杀我的威风,让我别太得意。

    想通这一点,我的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华少威也是个傻-逼,他这样做肯定是气不过,但却让我知道了,如今我有了曲潇潇和曲国华这层关系,他是不敢轻易杀我的。

    华少威根本就看不起我,养虎为患这四个字他都不屑用在我身上。

    他今晚没有杀我,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为今晚的决定而后悔。

    我大都是皮外伤,休息了四十分钟已经基本无碍,我摇椅晃的走着,发现一家早餐店门前竟然还有一个水龙头。

    冰凉的水打在脸上,疼痛中带着一股清爽。

    这时候我才发现裤兜里还有一柄匕首,是今天下午苗小珍给我要杀晁锋的,不过并没有用到。

    好在我没记起来,若不然刚刚打架的时候用上刀子,说不定华少威会杀了我!我苦笑着摇头,将匕首收了起来。

    ……

    来到宋雪琪家门前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而这期间她也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估计我死在外面她都不知道,不过想到她的冷淡脾气,这种事情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乒乓、哗啦……”我怀疑宋雪琪是不是等的太晚睡着了,正在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房间中一阵噼里啪啦乒乒乓乓的响声,声音很大,好像还伴随着一个女人的惊呼。

    我浑身一个哆嗦,想起了那份协议还在宋雪琪手里,她不会是被孙剑锋跟踪打起来了吧?

    我脸色变幻,越想越是有可能,难怪她这么久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可我现在本就是弱比一个,一个徐混都打不过,更不用说是孙剑锋了,理智告诉我这个时候必须要静观其变,但我还是忍不住伸手一把将裤兜里的水果刀掏了出来,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了房门锁,轻轻一扭,房门竟然没关,果然是有人从房门进去了!

    “宋雪琪!”我嘴里呢-喃一声,似乎那个怪异的梦作祟,一直影响着我的理智,我绝对不会让宋雪琪有危险,哪怕是死在一起!

    我狠狠的一咬牙,一手紧紧的抓着匕首,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