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惊险时刻
    “怎么玩?放了你,我们玩这个女人;要么,你陪我玩。看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刀快!”男子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她的笑容依旧邪魅。带着病态的疯狂……

    “呼呼……”

    我半趴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着下颚滴落在床垫上,那柄锋利的精致弯刀半扣在我的手腕处。冷冷的寒光摄人心魄。我稍稍抬头,看向宋雪琪。

    宋雪琪容颜依旧冷然。似乎对未知的死亡无所惧怕。但我依旧从她眼里看出了焦虑和担心,此时她被两个青年一左一右守着。但我知道,她虽然身受重伤,但依旧有战斗力。她之所以不敢动。就是怕这个为首青年一刀剁了我的手。

    我侧头,与那邪魅男子对视,男子只是冲着我笑。似乎笑的还十分开心。我知道,如果我不选择跟他玩。那么我的手依旧会被剁,我和宋雪琪一样会死。甚至,她还会屈辱的死去!

    “老大。你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好玩的,这种胆小鬼早就吓破了胆。估计现在都要尿裤了。”身旁一个青年笑着道。

    “不,你不懂。人在死亡的威胁下能做出平常难以做出的事情。哪怕只是个普通人。”男子冲我阴测测的一笑,道:“这样才好玩。”

    我双眼凝视,一股狠厉自眼中爆发而出,男子微笑的面容顿时一肃,我怒喝一声,闪电出手,但我并没有当先去抓那柄手枪,而是另一只手探出,一个翻转抓住了刀刃。

    “噗!”

    男子面容骤然一冷,抓着弯刀的手闪电般的斩下。这一瞬间,我似乎听到了锋利的刀锋斩入肉中的声音,将我的整个左右割裂开来,不知是因为刀锋太快还是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距离右手近在咫尺的手枪上,这一瞬间,我似乎都没感觉到疼痛。

    死亡的威胁让我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刀锋斩入肉中被我那死命握紧的五指死死的扣住,而这一瞬间,我怒喝一声,抓着刀锋的左右用力一抬,刀锋再如几分,我表情狰狞,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双目猩红,我的右手顺势一探一抓,一把抓住了手枪,猛地抬起,朝男子扣动了扳机。

    “嘭!”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瞬间,那男子竟然本能的偏过了头,子弹擦着他的脸颊而过。

    “砰!”

    我那抓着手枪的手当即一痛,一旁的青年反应极快,一脚踹在了我的手腕上,手枪再次飞了出去,断手的痛苦终于如潮水般汹涌袭来,我疼的险些昏迷过去,身子也是向一旁一个踉跄,紧接着我便感觉右手被抓住,‘嘎巴’一声,苦痛袭来,我的右手完全失去了力量,竟然被卸掉脱臼,青年一脚将我踹飞了出去,我那抓着刀锋的左手终于无力松开,鲜血急喷而出,我的身体重重的撞到了旁边的床沿上,双手传来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

    “高飞!”宋雪琪的声音传来。

    “嘭!啪!”

    宋雪琪刚要有动作,一旁的青年便是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拳打中了她的肚子,紧接着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那苍白的俏脸瞬间鼓起了五个鲜红的巴掌印:“别动,再动就杀了你们!”

    “找死!”踢飞我手枪的那个青年冲我狞笑一声,眼中杀意盎然,就要冲上来致我于死地,我双眼无神的看着她,这个时候的我根本无力反抗,我甚至都没有力气转头看宋雪琪一眼。

    “滚开!”却不料,就在这时,那男子叱喝一声,一脚将那青年踹到了一旁,他的脸颊鲜血流出,是刚刚我那一枪子弹烧灼留下的。

    我的笑容依旧邪魅,他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鲜血,伸出舌头舔了舔,冲我一笑道:“你赢了。”

    “撤!”

    男子微笑的声音仿若天籁,我浑身都是冷汗,极力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着,我惊讶的抬头,却见他已经转过身去,向门口的方向离去。

    “老大,我们就这么走了?”四个青年惊讶的看着男子的背影,其中一个青年不甘心的道:“这可是任务!”

    “唰!”

    男子头也不回的甩手,手中的弯刀向那说话的青年飞去,那青年吓了一跳,而这样的速度根本躲避不及,好在男子并没有真的要杀他,弯刀刺进了他脑袋旁的墙壁上,距离他的脑袋不过几厘米。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男子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走出了房间。

    四个青年对视一眼,表情无奈,那个青年惊慌的将弯刀收好,四人皆是一边警惕着宋雪琪,安然的退出了房间。

    “疯子!”这个为首男子简直就是个变态,好在他说话算话!

    我的左手手掌已经血肉模糊一片,鲜血在地上留下了一大滩痕迹,我感觉全身越来越没有力气,意识开始模糊,我艰难的抬头,就见宋雪琪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教官,这次我没有给你丢脸吧?”我笑着问。

    宋雪琪神色冷冷的看着我不说话,眼眶晶莹,一滴泪水划出,我是第一次见宋雪琪哭……

    她的声音沙哑,似乎还带着一丝哽咽:“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记忆慢慢复苏,我知道,我并没有死。

    我动了一下身体,顿时扯动双手的伤口,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转头寻顾四周,才发现我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我慢慢的恢复了知觉,感觉右手手心传来一片温热,才发现是宋雪琪坐在床边,一双小手抓着我的手睡着了。

    我昏迷几天了?

    我慢慢挪动了一下身子,才感觉到浑身丝丝疼痛袭来,尤其是当时抓着弯刀刀锋的左手,有着撕裂般的疼痛,而整个手掌此时也打着厚厚的纱带。

    我晃了晃脑子,松开宋雪琪的小手,想伸手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过宋雪琪的手机看眼时间,却惊讶的发现我整个左手也完全麻木,很难使上力气,又麻又疼!

    我艰难的颤抖着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第三天上午九点时分,我竟然睡了将近两天!

    我的动作把宋雪琪弄醒了,她哼一声,迷糊的醒来,发现我正看着她她那漂亮的容颜,只是那陡然明亮的眼眸出卖了她内心的欣喜,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看着她,脸颊上隐隐退去的巴掌印依旧挡不住她那漂亮的容颜,但憔悴的神色和微黑的眼眶,泄露着她几天未睡的事情。

    “你感觉怎么样?你哑巴了?说话啊?”宋雪琪见我只是看着她不说话,语气顿时冰冷的叱喝起来,但那冷冷的口吻预示着她内心的慌张和担心。

    “教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笑着摇头,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左手,应该没被废掉吧。

    紧接着宋雪琪讲述起前天晚上她爷爷也就是我的师傅就坐车来了,我左手的伤势很重,伤到了筋骨,想要恢复恐怕需要一些时日,我是因为失血过多才造成的昏迷。

    “没死就好。”我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宋雪琪的眼神欲言又止。

    “怎么了?你饿了?”宋雪琪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皱眉问道,显然,她跟本就不会照顾人,我尴尬的一笑,说我想尿尿。

    “嗯。”宋雪琪也没有多想,答应一声起身拿**滴瓶子,说让我小心一点。我答应一声,可是竟然一下子没起来,那股麻痛的感觉让我浑身使不上力气。

    宋雪琪身后拖着我的后背扶着我,道:“你失血过多又躺了这么久,所以才会四肢麻木没有力气。”

    宋雪琪一手举着点滴,一手使劲揽着我的腰,我浑身使不出力气,几乎将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进了卫生间,我却尴尬的发现连解裤子的力气都没有。

    宋雪琪将点滴瓶吊在卫生间专供的一个挂钩上,一手扶着我,冷漠的道:“我来吧。”

    我有些尴尬,而她虽然说的轻松,但还是扭过了头去,我看着她那白莹莹的耳垂都染上了一层粉红。

    “你、你倒是快点啊。”宋雪琪扭头一手抓着,却一直没有听到声音,不禁催促道。

    “我、我尿不出来……”我尴尬到了极点。

    宋雪琪扭头冷冷的瞪了我一眼,显然是怀疑我趁机赚她便宜,我讪讪一笑,这绝对不是装的!

    宋雪琪没办法了,总不能让我憋死,只能冷冷的说让我找找感觉。

    找感觉?我低头看了一眼,看着宋雪琪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又白又嫩的抓着,果然有了感觉。

    “高飞,你……”似乎感觉到慢慢变大,宋雪琪冷冷的一张俏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

    我欲哭无泪。

    重新躺在病床上,宋雪琪一张脸冷的都要掉冰渣子,她也不管我饿不饿,说了一句让我不要动,她出去买饭就离开了,多少有些羞涩的逃之夭夭的意思……

    宋雪琪饭都不会做,更别说伺候人了。我有些想不明白,她那只白嫩嫩的小手拿剑玩的这么6,偏偏拿汤匙和筷子喂饭却是这么的艰难,而且还是不时的拿纸巾为我擦拭嘴边掉出的饭粒,那手忙脚乱的样子看我的忍俊不禁。

    不过,我可不敢笑,因为她的脸冷的太吓人了!

    上午十一点半,师傅宋老来了,我连忙打招呼,他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对宋雪琪道:“丫头,你去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好。”宋雪琪也没有多问,点点头便离开。

    宋老坐在床沿看着我,神色严肃的道:“我会将我能教你的东西都传授给你。但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能学会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惊讶的抬头,一股狂喜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