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少林——禅医门
    “宋老,我先出去洗刷一下碗筷。”司徒玉晴说道,她很聪明。知道宋老要跟我说正事。她不方便听……

    “嗯。”宋老点点头。坐在了床沿,眼看着司徒玉晴离开,他转头看着我正色道:“记好了。我们的门派乃是少林一脉的分支,名叫禅医门。医术乃是少林绝学之一。禅医门的医术冠绝天下。”

    师父说的一脸傲意,我不禁皱眉。疑惑道:“少林的绝学不是武术吗?《易筋经》之类?”

    “这只是外人所知罢了,少林的《易筋经》、《十八罗汉功》、《大力金刚指》这些硬练功夫十分出名,但少有人知的是。少林的医术同样独步天下。当然。每个门派对医术都有涉猎,比如峨眉派的医术秘籍《百花草工集》都是十分了得。”

    “这……难道现代社会真的有门派?那不都是小说武侠故事编纂出来的吗?”我一脸好奇的问。

    “当然有,不过小说和电视上所说跟现实情况有些差别。有的被掩盖了,有的被夸大其词。至于这些东西。你现在还没有接触的能力,你了解一下就好。而且咱们的门派,你不要轻易与外人说。”

    “嗯。我知道了师傅。”我神色一正,表情有些激动。我靠,原来现代这个社会真的有门派!

    “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想要学治病,就必须要先学会看病,如果看不出什么病症,自然不知道对症下药,而这望闻问切各有口诀,望字诀你记好了,我只说一遍:春夏秋冬长夏时,青赤白黑黄随宜。左肝右肺形成颊,心额肾颐鼻主脾。五脏五窍相对应,生吉克凶合时机。肝目心舌肺开鼻,肾耳脾口呵相推。颜色枯泽分新旧,隐隐微黄是愈期。”

    “呃……师傅,您说的时候真有医术高手的风范,我太佩服您了,要不您再说一遍?”

    “去问你那个小助理……”宋老根本不吃我这一套,瞥了我一眼起身离去。

    针灸店一直开到十点多钟,眼看着没什么客人,宋老和木乃伊要关门了。我现在手上重伤,并不想去穆雅彤那边,这个女人咋咋呼呼的,我还真怕去了之后被她一个折腾弄成断臂杨过。

    好在我所住的小区就在针灸店商业街的后面,而且我只是手上受伤罢了,并不影响行动,只是出门的时候司徒玉晴执意开车送我,我现在一只手悬空吊着,还真怕被不长眼的碰一下,所以就答应了。

    车行两三分钟就到了小区楼下,司徒玉晴下车十分温柔的将我扶了出来。

    “时间不早了,我自己上去就好,你也……呃……”我正对司徒玉晴嘱咐着,声音戛然而止,就见她从车后备箱中拿出了一个行李箱放了下来。

    “飞哥,你现在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我就住在你那里方便照顾。”

    “呃……”

    “走吧,宋老一些事情可能没有跟你说,你现在左手手筋刚接好,晚上会很疼痛,这是正常现象,而且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压到更是麻烦,走吧。”司徒玉晴冲我温柔的一笑,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扶着我道。

    ……

    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洗过澡后的司徒玉晴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睡衣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我这边条件太简陋,要不你就回去睡吧,没关系,我能照顾好自己,又不是什么孝子。”我犹豫一下说道。

    “没关系,这点苦算什么?我睡沙发就是了,明天我去买一张新床,然后再回去带些衣物过来。”司徒玉晴笑着摇头,俯身打开行李箱将其中的一些瓶瓶罐罐拿到卫生间。

    我傻楞楞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性感的美女穿着诱惑的衣服在眼前晃了晃去,尤其这个魅惑到骨子里的女人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想吃就吃!我的心里压抑不住的生出一股似乎变态的冲动,司徒玉晴曾经是马猛的女人,当初,我都不敢多看她一眼,而也正因为如此,此时我的心里那种上他的冲动越发的强烈。

    “我困了,你也早点睡吧。”我不敢再想下去,使劲晃了晃脑袋,连忙站起身就向卧室走去。

    “飞哥,你先等会,我给你收拾一下床铺。”司徒玉晴连忙道。

    “不、不用,我自己收拾就好。”我逃也似的钻进了卧室,心有余悸。这半夜五更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想到司徒玉晴半趴在自己的床上整理床铺的情形,我还真怕一个忍不住扑上去。

    这个女人睡在这里太危险了!万一她半夜跑到自己的卧室里怎么办?毕竟她可是有前科的,而现在我还属于残废状态,万一被强上了肿么办?

    我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于是赶紧把卧室锁了上来……

    ……

    吃过早饭,我在司徒玉晴的陪同下来到针灸店便养伤便学习医术,而半个小时后的一幕,让我彻底震惊咋舌,瑶池的高层基本上都来了!

    一定是因为一些缘故苗小珍告诉他们的,他们都带着礼品,基本上都是各种补品,就连宣羽这货都提着什么长白山人参来看望,而最重要的是,除了高震强和宣羽之外,瑶池大部分高层我并不认识。

    眼看着按摩师小屋中差点堆满的各种礼品盒,我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我也有今天?

    对于那些不认识的高层,我只能说些场面话,宣羽也没什么话说,毕竟知根知底,而高震强如今可谓是鸟枪换炮,他现在几乎是接手了晁锋的地盘,也算是一方老大。

    当初,马猛的核心管理产业是瑶池,而晁锋的核心产业则是名叫一个蓝悦娱乐会所的地方。高震强为人机灵,应该能胜任。而且对他我言辞感激,若不是我,他早就死了,更不会有今天。

    到了下午,郑圆圆带着她的同事也来了一趟。郑圆圆失恋已经有些日子了,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不过看起来依旧拘谨,不知是因为我如今的地位提高了还是那晚亲眼目睹了她被前男友玩弄的一幕,总之,我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们走之后,还留下了一个保温杯,郑圆圆说这是宣羽师兄特别为我熬制的,喝了对手上的伤有好处。宋老打开保温杯尝了一点,道:“不错,有点作用,喝了吧,省的我给你做了,让那个小妞每天送这么一杯来……唔,这个人参不错,切片当药用,能卖好几千,小玉啊,你拿这人参去处理一下。”

    “是,宋老。”司徒玉晴看了我一眼,点头答应。

    我一阵翻白眼,无语泪千流!

    “哇,飞哥哥,你真的受伤躺在这里啊!”想到这一屋子的补品很快就会被这个老家伙搜刮一空,我一阵肉痛,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兴奋的笑声从门口传来。

    我闻声抬头,就看见眼前白影一闪,一个身穿白色小吊带的女孩儿才外面走了进来,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我刷刷冒光!

    “哈哈,真的是飞哥哥啊,你果真受伤了,可想死妹妹我了。”房门咣当一下被推开,身穿超短裙黑丝的徐小雅就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脖子,整个身子都挂在了我的身上。

    “你怎么知道我这这里的?”我生怕被她碰到受伤的左手,使劲的将这个小妖精从身上拽下来,不禁奇怪的问道。

    “嘻嘻,当然是菲姨告诉我的,她接了个电话,告诉我你受伤了,正在这里养伤。”徐小雅乐嘻嘻的道。

    看着她那高兴的样子,我一阵无语,难道我受伤就这么值得高兴?我怀疑这丫头脑子有问题!

    “什么?你说菲姨接了个电话就知道我住在这里了?谁的电话?”忽然,我心中一动!

    我受伤在这里养伤的事情也就只有瑶池的人知道,就连穆雅彤都没有通知,那会是谁告诉她的?有什么目的?

    “这我哪里知道,我知道菲姨正在家里给你做饭准备送来,我只听见好像是个女人。”徐小雅歪着脑袋想道。

    是苗小珍?她怎么认识小姨的?我一阵皱眉。

    “是谁来了?”就在这时,司徒玉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一个哆嗦,暗道糟糕!

    “小姑娘,你好。”司徒玉晴看见徐小雅跟我亲昵的样子,美眸一转,笑着道。

    “飞哥哥,这个大美女是谁啊?”徐小雅上下打量了司徒玉晴一眼,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问道。

    “呵呵,这是我的助理,因为我受伤特意来照顾我的。”我尴尬的解释道。

    我心里有些害怕,一会穆静菲来了看到怎么办?要说这个女人可是个口是心非的主,说什么做我的地下情人,什么都不管,但其实根本就是个醋坛子!

    “哦,你好,我是飞哥哥的妹妹。”徐小雅冲司徒玉晴龇牙一笑,使劲的搂着我的胳膊,就是不松开,胸前那对鼓鼓的小坚挺使劲的摩擦着我的胳膊,直弄得我一阵心猿意马。我不知道徐小雅这个破丫头是不是吃错了药,她总是盯着司徒玉晴那曼妙的身姿,眼色有些不善甚至是挑衅。

    我看的一阵无语,难道这就是两个漂亮的雌性动物见面之后的自然反应?要不然这小丫头挑衅什么?

    “呵呵,飞哥哥的助理真漂亮。”徐小雅阴阳怪气的一笑,说着还使劲往我怀里钻了钻。

    “呵呵呵。”我笑着点头,像个白痴。

    就连我都察觉到了徐小雅的不善,就更不用说当事人司徒玉晴了,她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轻笑一声冲我道:“药给你热好了,趁热喝吧?”说着,她走了过来,曼妙的身姿轻轻一侧,就坐在了我的身旁,因为角度的缘故,她那颗饱满越发显得弧度夸张!

    “呵呵,我自己来就是。”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接。

    “不行,你的左手没法拿汤匙,我喂你吧。”司徒玉晴摇头拒绝,舀了一匙放在性感的小嘴边吹了一下甚至还用嘴唇沾了沾试试热度,这才送到我的嘴边……

    一大一小,一左一右两个美女环绕!

    我这两天总是忍不住的感叹——我也有今天?

    可是,我现在躺在床上却是无比的难受,如坐针毡。右边,徐小雅使劲的抱着我的胳膊,左边?那对夸张的饱满就摆在我的眼前,就等着我靠上去!

    “进去吧,高飞应该在按摩室里休息。”

    “嗯。”

    就在这时,外面两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实在是太熟悉了,竟然是穆雅彤和穆静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