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玉晴走之前的要求
    “不行!”我想也不想的摇头拒绝。

    司徒玉晴住在家里就已经够折磨人的了,徐小雅再去会怎么样?万一穆静菲一个不放心也住过去怎么办?斗地主呢还是打麻将?这样恶化,我觉得也不用别人照顾了。直接跳楼自杀算了!

    “为什么不行?那个女人可以住。我为什么不能住?或者是你怕被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徐小雅生气的鼓着小嘴道。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是住到我那边,菲姨万一牵挂你的安危也住过去怎么办?那不是都露陷了?你刚刚怎么说要替我保护秘密的?这样的话你还过不过生日了?”我生气的道。

    “哦,也是啊。”徐小雅听得一愣。点了点头道。

    “对啊,哥哥跟你说实话。其实这个女人是我的上方派来监视我的。我没办法才答应她让她住在我那里,我跟她真的没什么。你要相信我。”我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小声的对徐小雅说道。

    “真的?”徐小雅孝心性,听完我的话顿时吓了一跳。小脸惊讶的看着我。

    “当然。我骗你干嘛,我是前些日子刚刚上任职位的,上方就派来这样一个女人做我的助理。肯定是监视我的,我跟她又不熟。我们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关系?对吧。”我苦口婆心的劝道。

    “嗯。”徐小雅点点脑瓜深以为意,我终于松了口气。

    “熟人不好下手。不熟才好下手。”徐小雅神色悠悠的看着我道:“那个女人长得就跟狐狸精似的,那胸就跟篮球那么大。你敢说你对她没有想法?”

    “咣当!”我直接一头撞在了墙上,生气的道:“你快给我闭嘴吧!”

    我生气了。娘的,好说歹说都不行。你丫的又不是我老婆,穆雅彤都没关心这么多!

    “闭嘴就闭嘴,你凶什么凶?哼!我得走了,要不然一会菲姨就该打电话骂我了。”徐小雅小腿一摆窜下了床,跑到门口,忽然转身冲我伸出白生生的胳膊招呼道:“飞哥哥,我还是不放心,晚上你要陪我玩游戏到十二点,你得陪我玩游戏,就没有时间玩那个狐狸精了。”

    “我现在的手还残废着呢,玩你妹的游戏啊,快走吧你!”我没好气的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哦,忘了。我走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嘿嘿。”徐小雅顿时想起,尴尬的吐了吐小软舌,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这个缠人的丫头。”我不禁苦笑摇头,一阵无奈。

    ……

    因为我的手受了伤,这几天就没有洗过澡,回到家后司徒玉晴端了一盆热水打算用湿毛巾给我擦拭。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我坐在床沿一脸无奈的说道,伸手就要去接过司徒玉晴手里的毛巾。

    “没事的,飞哥,你在南瑶池做的就是按摩,你根本不必如此介意,而且你自己不方便,就让我来吧。”司徒玉晴躲开我要拿毛巾的手,将毛巾折叠整齐,温柔为我擦起脸来。

    我没办法,只能让她照顾,因为生在农村,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女人这样细心的照顾过我,一时间我也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只是我想起刚刚司徒玉晴将一个个提箱拿进家里,里面都是她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俨然做好了长期居住的打算,家里住了这么一个性感妩媚的妖精,我想碰却又不敢碰,越想越觉得不适应。

    “司徒玉晴,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如此,真的。我答应你留在我身边做助理,只是不想让吗,苗小珍与你为难,这只是个小事,你不用感激。”我低头看着面前为我细心、温柔擦拭的女人,神色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司徒玉晴点点头道:“飞哥,你是个好人,从那天你说让我可以跟你师父学习医术就能看得出来,你把我当自己人了,我很感动,照顾你,是我份内的事情。”

    司徒玉晴同样认真的看着我,欲言又止的道:“你的心太善良了,其实……我感觉你并适合走这条路。”

    我听得一愣,看着她不禁苦笑道:“人生本来就有太多无奈的事情,你对‘无奈’这两个字体会的应该比我深,我把你当朋友看待,所以以后你也别叫我飞哥了,我听着不适应,你喊我高飞就行。”

    我认真地说道,眼睛有意无意的盯着她,我总觉得司徒玉晴做我的助理还打着其他的目的,这次与她交心一下,也是希望能看出什么。

    “谢谢,如果你不嫌弃,我会一直跟在你的身边尽心尽力,我们是朋友,照顾你也是当然,不是吗?”司徒玉晴神色认真,冲我温善的一笑道:“我的名字太绕口,以后你喊我玉儿就行。”

    她转身拧了一把水,温柔的蹲在我的腿旁,用热毛巾温柔的为我擦拭着双腿。

    这次交心,我感觉很成功,我一直对她心存警惕,而她虽然对我献过身,但我能看得出,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意愿,哪怕这次搬过来照顾我也是如此。我不知道是我涉世未深经验少还是司徒玉晴演的太逼真,我总觉得这次交心之后,司徒玉晴比之前的笑容显得更加亲近自然了。

    虽然这般,但妖精就是妖精,尤其她蹲在我的面前的动作,我稍一低头就能看到那胸前鼓鼓的半抹雪白,温热的轻柔触及到腿跟,我浑身一颤,连忙接过她手里的毛巾道:“玉儿,你也累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说话这个功夫,玉儿已经为我全身擦拭,只剩下裤衩处的重点部位了,我可不能再让她帮忙。

    “好。”她笑得十分自然,起身离去。

    ……

    晚上,我用**跟穆静菲聊了一会天,自然是解释我跟司徒玉晴的事情,穆静菲说根本不需要跟她就解释,她又不是我老婆。我一脸无奈,知道她还在生气。

    不过,穆静菲性格善良,更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女人,聊到最后她的语气便缓和了不少,关心我的伤势,这让我稍稍松了口气,不过想要让她彻底的不生气,还需要拿铁棒用一用!

    受伤之后的第三天,曲潇潇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特地来看我,十分关心我的伤势,我顺便跟她提了一下蓝袖清风乐团贵宾票的事情,她高兴的答应说帮我搞定,似乎,她能帮我的忙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

    我手上的伤势渐渐好转,而这期间穆雅彤也没有再来,不知是真的生气了还是工作太忙,穆静菲劝我跟穆雅彤解释一下,我犹豫了很多次都没有打电话,她的性格跟穆雅彤不一样,我觉得等伤好了再解释也不迟。

    而这几天在针灸店休养,宋老教授我医术知识尽心尽力,我一点底子都没有,学的很慢,只是学会了一些普通的看餐配一些普通的药物,司徒玉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们俨然成了朋友,没有以前那般拘谨,这让我十分高兴。

    就在我受伤要痊愈的第八天里,宋雪琪回来了,她发现司徒玉晴一直在照顾我,也没有说什么,只说让我就算伤好了也不要干重力活,至于宗铭帮的事情不用介怀,以后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接下来继续锻炼,算作恢复性锻炼。

    我知道,她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一定是处理宗铭帮的事情了,至于如何处理的她也没有说,我也没有多问。

    宋老所预算的不错,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我手上的纱布已经解下,就连血痂都已经退掉,虽然掌心依旧有着明显的疤痕,但我已经可以完全自理。

    “我已经好了,你也就不用这么照顾我了。”我笑着对司徒玉晴说道。

    “嗯,恭喜你痊愈。”司徒玉晴开心的一笑,容颜依旧妩媚。

    人都是有感情的,司徒玉晴照顾我这么多天,猛地走了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我受伤的时候她住进来照顾还有话说,但我现在已经好了,如果她还是住在这里,那就不好说了。

    她说今晚就收拾东西回去,我点头说好。

    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压抑,让我很不舒服。

    眼看着玉儿进屋收拾东西,我一头钻进了洗手间洗澡。

    “收拾好了?”等我洗完澡出来,司徒玉晴已经收拾妥当,而且还换了一身艳红的旗袍,彷如一团烈火,衬托得露出的点点肌-肤更加的雪白细腻,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嗯,我再给你按摩一次吧?”司徒玉晴笑着点头。

    这几天她也经常给我按摩,要说她的按摩师等级可是跟宣羽一样的,在瑶池享受一次她的按摩至少也得五位数,不知是因为她是美女的缘故,我感觉她的手法相比于宣羽更加的舒服。

    临走之前最后的按摩?这好像无法拒绝。

    “你现在还不算痊愈,但可以尝试拿一些提包或者抓握一些东西之类,恢复手上的握力。”见我坐在床上,司徒玉晴妩媚一笑,缓缓走来,一双柔弱无辜的小手很自然的放在我的肩膀,一边帮我轻轻按摩,一边轻生说道。

    我干脆直接趴在了床上,尽情享受着南瑶池头号按摩师的按摩,听到她的话我赞同的点头道:“握的时候还有点轻微的不适,不过想来很快就好了。”

    “嗯,宋老的医术这么高明,他一定能让你恢复如初,只是我在这里住习惯了,走了还真有点不舍得……”司徒玉晴轻咬着嘴唇,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双小手熟练而温柔的捏压着。

    “呵呵,宋老才不适应吧,你走了就没人给他做饭了。”玉儿的话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接,我故作自然的笑着道。

    “这没什么,我每天下班做好饭来送就是了,还有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司徒玉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挑-逗。

    “哦。”我答应一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出来。

    “飞哥,舒服吗?”司徒玉晴轻轻的问道,一双小手竟然解开了我的浴巾,从上面褪下,小手在我那结实的后背摸索着,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魅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