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断筋法
    惠风和畅,草木清新,红瓦房舍前有亭台楼阁,蜿蜒与一个青草萋萋的池塘中,看起来像一处雅致的院房,但占地至少三亩,却又比府苑小一些,整个院子给人一种江南风景别墅的精致之感,唯有周围用那结实的青石砌成的围墙,显得格外的庄重肃穆。

    我眼睛放光,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如果跟自己的女人住在这里,每天晚上在这小亭台之中喝杯红酒,顺便酒后乱性一下,那感觉应该非常美妙吧?

    “你可不要乱走动,这里到处都是机关。”师傅站在院前,似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傲然。

    “到处是机关?”我听得一愣,转头看去,就见之前放在围墙之中的罗盘已经出现在了院中门旁的一块青石上,宋雪琪拿过罗盘走到我们几人前面大约三米远的位置蹲下,在一块青石板上敲了一下,青石板打开,她将罗盘放入其中向左转了三圈半,那奇异的一幕再次发生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壮观的多!

    我只听到整个院子的所有房舍包括墙壁中都传出‘咔咔’的声响,维持了大约十几秒后戛然而止。

    “这是怎么回事?”我震惊的问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唐门。”徐十卦看着我道。

    “唐门?善用暗器的那个唐门?”

    “江湖中,唐门历来神秘,他们不但善用暗器,而且对机关暗道更有研究。当年你师傅救过一个唐门中人,此人无以为报,就在这处院子中用了八年的时间,将整个院府打造成一个整体的大暗器,固若金汤。甚至你不经意间触动这屋顶上的一片瓦都有可能触动机关,死无葬身之地。”徐十卦抚须笑道,神色中流露出敬佩之色。

    “呃……”我彻底震惊了,转头向师傅看去,只见他仰头看天,神色淡然,好像这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是真的?”我不由将目光看向宋雪琪。

    “这处院府的机关就是由这个七星罗盘所控制,所以我刚才才会让你记好,千万不要弄错了,接下来这段日子你就在这个休养了。”宋雪琪说道,显然是默认了我的问题——这就是真的!

    “呃,我、我还没怎么看明白,你再给我演示一遍好不好?”我吓得浑身一颤,一脸讪笑着说道,我可不想随便走动的时候踩错了一块青石板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位唐门后人还是位大能,你有没有发现整个院府兼有五行和先天八卦之理,循环不息。”

    “唔……而这只是地面上的建筑,看这些高层建筑,如果你细心就能发现这是一个反八卦,正反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厉害厉害……”

    我这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木乃伊徐十卦竟然是个话痨,一边捋着胡须点头赞叹,向我吹嘘着他所有的见识,四号不觉得这是在对牛弹琴,而且那浑然的气度,感觉这所谓的固若金汤的院府是他的一样。

    我小心的跟在三人后面,听着徐十卦的介绍不时的点头,可我丫的一个字都没听懂,表情越发的精彩,要说那位唐门大能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用了八年的时间磨蹭在这鸟不拉屎的一亩三分地上,有毛用?用来抵挡八国联军吗?

    不过,我转头偷偷看了眼师傅那一脸傲然的样子,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道:“是啊,真厉害。”

    我察觉到一旁宋雪琪的冰冷目光,顿时冲她龇牙一笑,讪讪的收回目光。师傅和徐十卦只顾着吹嘘和装-逼自然听不出我话中的讽刺,但宋雪琪却是知道。

    “这处院子的房屋面朝南,而每处房屋之上都有一面八卦镜,吸收太阳火力折射与中间的池塘,水火相冲,而这地下又有特殊的设计,分流于屋后,蓄阴阳之气。”徐十卦一边说着,带我们来到了房舍后面,我才发现这房屋后面竟然有一个约有四十平米的水潭。

    “这处水潭的水引于山涧清泉,清澈而充满灵气,做为介质将这阴阳之气变得温和,在这潭水中泡一个小时必定神清气爽,如果配合特殊的药物,洗经伐髓效果极佳,对疗伤亦大有裨益。”

    “我要在这里疗伤?”听徐十卦这老头bb了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一点,好奇的问道。

    “是的。但是这种痛苦你绝对无法想象,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宋老看着我淡淡的道。

    “咳咳,呢个,我用你的《断筋法》将我手上的伤养好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练那种十分厉害的《七伤拳》了啊?”我期盼的看着宋老道。

    闻言,宋老的胡子抖动了一下,一脸无奈的道:“你想多了。”

    “或许你能练,不过,以你现在的基础,距离能练《七伤拳》还差太远。”徐十卦笑着说道。

    “我真的能练?”我惊喜的道。

    “呵呵,看缘分。”

    宋老深深的看了徐十卦一眼,摆手打断道:“好了,你跟你说一下《断筋法》。”

    “《断筋法》,顾名思义,就是将筋骨斩断之后重新复原,这就像一棵大树一样,当你看破大树的一块皮,而这块皮重新长出之后,其结实程度必定会比之前要硬的多。”宋老没有理会我已经僵在脸上的表情,继续道:“当然,断筋法并不是真的斩断筋骨,而是用一种相冲的药物聚集于受伤的筋骨之处破坏、重组、蕴养,以达到目的,整个过程要持续七天,每天一次,而之后再配合以活筋断续膏。”

    “不过,真正的痛苦差不多只维持三天,而接下来四天就是重组阶段,七天之后还要进行一周的蕴养,便可大功告成。”

    宋老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俯身便从包里拿出一些瓶瓶罐罐。

    我看的好奇,见他打开一瓶,顿时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出来,等他将另一种药粉掺和之后,其味道更是难闻,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转头看去,就见宋雪琪从前面的池塘中取了一只荷叶,神色十分的严肃。

    “去打点水。”宋老伸手一指水潭道。

    “啊?”我听的一愣。

    “去弄点水过来!”宋老拿起旁边的一个小瓶子‘咣当’一下砸在我的脑袋上,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连忙拿着瓶子去水潭取水。

    眼看着那刺鼻的药粉在荷叶中混成一股黑色的泥,那刺鼻的气味终于小了很多,就见宋老抬头道:“把你的左手伸过来。”

    “哦哦。”我连忙点头照做。

    眼看着宋老将带着黑泥的荷叶包在我受伤的左手上,我几乎是咬紧了牙关,但预想到的痛苦并没有发生,这黑泥有一丝炽热,整个手掌就像被燃烧的火柴棒戳中似的,虽然有着烧灼的刺痛,但并非疼痛难忍,紧接着我便感觉一阵寒意袭来,周而复始……

    “五分钟药效才开始发作,赶紧去水潭里泡着。”宋老表情严肃到了极点,语调也不由提高了几分。

    我看了宋雪琪一眼,见她点头,我赶忙跳进了水潭,紧接着我便听到‘噗通’一声轻响,转头看去,见宋雪琪也跟着跳了进来。

    “你怎么也下水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我怕你忍不住。”宋雪琪的语气依旧冷淡。

    “那你就把我用绳子绑住吧,我也有点担心。”我扯了扯嘴讪笑道。

    “你觉得我制不住你?”宋雪琪看着我冷冷的道。

    “这怎么可能。”我尴尬的一笑,不由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上,因为她半个身子都被水没过,甚至上身都沾湿,衣服紧贴在身上,那性感曼妙的身姿越发的凸显出来,看的我鼻子一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