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淬体之痛
    “整个过程大约维持三个小时,熬过了今天,接下来两天的痛苦会逐渐变小。准备好了的话,就把你的手放进水潭里。”宋雪琪似是察觉到我亵渎的目光,好看的眉头微蹙,冷冷说道。

    “哦哦。”我连忙收回目光,收敛心神照做。

    我把手放进水里感觉很舒服,这水潭中的水不冷不热,那一丝灼痛和彻骨的冰寒都减弱了很多,好像泡在温泉中一样……

    可是很快,一股极致的灼痛和彻骨的冰寒同时袭来……

    “啊——”宁静的水潭中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哗啦啦的水声想起,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站起身。

    而就在这时,一只纤白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看起来轻飘飘的一压,却有着势如千斤的力量,我猛的抬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倾城容颜,终于安静下来。

    我老老实实的被按压在水潭里,不过稍微细心的人能看出水潭中心正有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波纹向周边扩散,我整个身体都在以极快的速度颤抖着。

    我死死咬着牙关,却依旧能听到牙齿磨动的‘嘎吱’声,我嘴唇颤抖,额头青筋暴起……

    痛!深入骨髓的痛!

    这就是我此时的全部感受!

    我不知道宋老给我配的药是什么,但多少知道大部分药理的我能猜得出,主要成分应该是一种极具阳火性质的药物和极具阴寒性感的药物掺和在一起。自古水火不能相容,火大能将水蒸发,甚至还能将水变为火的燃料,而水大了也能灭火,可是,当水浇不灭火,而火又燃不尽水的时候,那么,水火相互侵蚀,我那受伤的左手就成为了双方的战场!

    这时候的我才真正的懂的,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充沛的阳火之气令我的脸上一阵烧红,紧接着那彻骨的寒冷又让我全身僵硬,好像稍微在我的身体上戳动一下,我那被冻成冰渣子的身体就会化为碎片……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非人的折磨,我感觉好像左手中的血肉筋骨、每一个细微的部位都有着无数个锯子,随着灼痛与冰寒一刻不停的阵阵袭来,生生的拉动锯子,锯开了我左手处的筋骨,锯开了每一个细胞……

    我不敢动,也动不了。此时宋雪琪也已经不顾形象的俯身将双手都努力的压在了我的双肩之处,可我根本无暇去观赏这近在咫尺的饱满,似乎就连她身上那淡淡的特殊体香都掺杂着极其浓烈的炽灼和冰寒……

    宋老和徐十卦都站在水潭旁安静的看着,徐十卦抚须笑道:“如果你能坚持下来,我就考虑教你《七伤拳》。”

    撕裂般的刺痛让我头脑异常的清晰,我猛地抬头看他,却死咬着牙关,我怕自己开口就喊出惨叫,但我的目光是在问:当真?

    “呵呵。”徐十卦笑了笑,没点头也没有摇头。

    一旁的宋老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向我这边看来道:“半个小时了,还有两个半小时,这个时候药性才全部发挥,你的左手现在对这两股药性极具亲和力,坚持下来,对你很有好处。”

    这个好处我宁愿不要!是的,随着药性的亲和力越来越高,吸取的也就越快!当然,痛苦也会以几何倍的增大!

    “嘶……”

    极力的痛苦让我痛不欲生,丝丝凉气从我的齿缝中透出,我僵硬的低头看去,发现自己整条手臂都变成了漆黑之色,却又有青筋鼓动,就好像一层黑色泥沙中一条条蚯蚓在极速的爬动。

    我感觉整条手臂每一块血肉都要被生生撕开一般,脑袋涨的似乎要炸开,那极烈的疼痛让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疼晕了吧。其实很简单,这是人身体自主的保护意识,当自己的神经承受不了这种痛苦的时候,大脑神经会让人自主保护的晕过去,这样一来就感受不到疼痛了。

    “昏过去的话,效果会减弱很多,不能昏!”宋雪琪冷冷的道。

    我咬着牙关抬头看她,双目猩红。

    “啊——”我嚎叫一声强行让自己清醒,可是清醒的自己让自己那敏锐的神经感觉到更加极致的痛苦,我右手本能的搅动着水‘哗哗’作响,状如疯魔,最后,我猛的伸出手一下子将面前的宋雪琪抱在了怀里,那青筋鼓动的手臂死死的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强大的力道似乎要将她整个身体都融入进来……

    敏锐的神经让我清晰的感觉到宋雪琪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了,可是她并没有推开我,而是双膝慢慢的弯曲,让我们两人的身体蹲入了水里。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