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异变
    我一直都听说被‘吸干了’这三个字,而如今我才切身体会到这种感觉,而且之前的那种烧灼和冰寒,让我整个人都脱了一层皮,好在这个活筋断续膏好像真的有用,虽然全身疼痛又无力,却感觉暖烘烘的。

    没过一会,宋雪琪端着一碗八宝粥走了过来,当然,这可不是咱们平常喝的这种八宝粥,而是用人参、鹿茸等八味珍贵的补品熬制而成,她说这次疗伤让我损耗了太多的元气,一定要好好补补,毕竟明天还得接着来。

    听到这里,我两眼一翻差点再次晕了过去,而我体会过宋雪琪这伺候人的功夫,也是没敢用她给我喂药,宋雪琪也没有在意。

    “这个地方机关这么多,虽然这山上也没什么人,但万一有人好奇爬起来被射杀了怎么办?”我好奇的对宋雪琪问道。

    “私闯民宅,死了也就死了。”宋雪琪淡淡的道。

    “呃……”我听的无语,不禁想起宋雪琪处理尸体那叫一个6,估计这里真的发生过死人事件。

    “师傅,徐老。”见两个老家伙走进来,我连忙打招呼道。

    “你感觉怎么样?”师傅将一包东西放在桌上随口问道。

    “好了很多,你们这是?”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得走了,你自己在这里安心养伤便好。”

    “什、什么?你们要走,那明天再回来?”我听的一愣。

    “你挺过这一次,明天就没有那么痛苦了,也就不需要别人帮忙了,这些是你这段时间所用的药物,到时候你自己配了用就好。”师傅摆摆手道:“旁边的屋里有个药浴缸,等后天你把剩下的药物放在药浴缸里泡浴,这三天一过,你的左手就能完全康复,后面的四天你也就不再需要药物,但要在院后的水潭里每天泡两个小时。”

    “你是说你们走了这七天就不回来了?”我惊讶的看着他,又转头看向宋雪琪。

    “嗯,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这是控制院府整个机关的七星罗盘,你要随身携带,白天的时候你最好将所有的机关都关掉,省的万一不小心碰到可就麻烦了,七天之后,我会尽快来接你。”宋雪琪将七星罗盘放在我的枕头旁认真的说道:“另外,这里没有电自然也就没有冰箱,我给你带来的东西只够吃两天。”

    “好了,雪琪,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宋老看着宋雪琪催促道。

    我也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师傅说的不错,从认识宋雪琪到现在,她一向都是惜字如金。宋雪琪听得也是一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啰嗦了。

    “那我剩下的五天吃什么?”我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山下有些民户,你要不行就去要些饭吃。”师傅不耐烦的道。

    汗!

    咱这好歹也是一方老大,手下小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您看我这相貌和气质,像是个讨饭的吗?

    “你不是会做饭吗?”宋雪琪提醒道:“屋里有米,炒米油盐酱醋都有。”

    “我看外面还有菜田,不过疏于管理,里面的草比菜都茂盛了,嘿嘿。”徐十卦插话道:“你要是吃够了素也有肉,池塘里有鱼,非常肥美。”

    “而且没有电没关系,旁边的柜子里有蜡烛。”

    我日!

    宋雪琪再次嘱咐了一番,便在我可怜巴巴的眼神下离开了,要不是一旁师傅那杀人的眼神一直都盯着我,我都要忍不住扑上去抱住宋雪琪的大腿不让她走了!

    ……

    三天的时间眨眼即过……

    “真特娘的舒服啊!”我全身光溜溜的蹲在水潭里忍不住感叹,这是我最无聊却也是最轻松的几天。因为这里没有电,到了天黑我就要睡觉,手机早就没电了,不过在之前我给穆雅彤打过电话,说在这里疗养,这婆娘忙的要命,答应一声就挂了,至于苗小珍那边,她知道我伤势有多重,自然也没有说什么。

    我伸手摸了摸已经扎人的胡茬,都有好几天没刮胡子了,而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是深山里的野人,就差一件蓑衣了。

    我左手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而且还得到了验证!

    就在昨天傍晚,我闲来无事便研究师傅口中的劣质催-情药,这可是我用心配出来的药,师傅说这药劣质我一点都不服,无聊之下就尝了一点,果真是什么效果都没,最后我生气的吃了一小半,结果十分钟之后差点疯掉。

    我在这荒山野岭里两个母猪都难找,去哪儿找女人?最后没办法用出了我的麒麟臂,整整两个小时啊,累的胳膊都打弯儿了。

    “这里真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啊。”傍晚时分,我从外面的菜园里弄了些野菜和鲜草药回来,准备一会再打条鱼用草药炖了吃,这日子简直美滋滋。

    我一边在池塘边洗菜一边忍不住感叹:等师傅年纪大了来养老的时候,自己来跟宋雪琪一起帮忙摘个菜种个花,晚上吹了蜡烛搂住师姐睡觉,实在不过瘾就在水潭里洗个鸳鸯浴,如果能把穆雅彤拉来就更好了,啪啪啪……啧啧!

    我坐在池塘边一边洗着野菜一边各种意-淫,眉开眼笑的,不是嘿嘿笑几声,活像一个神经病……

    就在这时,府院外响起‘哗啦’的一声大响,我听的一愣,旋即猛地站起身来:“草泥马,是谁把外面的茅草屋砸倒了?”

    在这府院不远处有个茅草屋,听师傅说,这个茅草屋是当初那位唐门弟子建造这个府院的时候住宿的地方,虽然现在基本已经废弃,平时放一些杂物,但总归来说也是自己家的东西。

    “估计是山下村庄里的孩子跑来玩。”我嘟囔一声,赶紧用七星罗盘打开机关跑了出去,打算将这群捣蛋的屁孩驱赶离开,可是我刚打开大门看到不远处茅草屋的情形,顿时吓得浑身一颤。

    不远处的茅草屋处,正有十人在激烈的打斗!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竟然还有如此激烈的战斗,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群殴。九个围攻一个,那九人都是二十五岁上下的青年,身穿统一的黑色紧身术服,手拿形态各异的兵器正在围攻一个同样的黑衣人。

    这黑衣人手拿两柄短剑,在众人的围攻中辗转腾挪,动作飞快,‘叮叮’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只不过这黑衣人蒙着面貌,看不清容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