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救
    就连我都看得出来,这个神秘女人已经到了极限,无力抵挡,但不知是被她斩杀一人凶狠的手段吓到还是被她这依旧淡然的神态所迷惑到,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便警惕的冷冷盯着神秘女人,却也只是脚步挪动着试探着往前围去。

    “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去杀了她!”

    钩爪男被踹了一脚踉跄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喉头一甜便吐出了一口鲜血,那看似随意的一脚竟然有如此大的攻击力。

    我死死的趴在门上,心里矛盾犹豫到了极点,我想救她唯一的可能就是将她带到这府院之中,用机关抵挡这群青年高手,但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冲上去带着这个重伤无力的女人突破五大青年高手的重围,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我绝对不能为一个陌生的女人而拼命!

    神秘女人眼看着几人合围而上,似乎也知道自己根本无力再战,她冰冷的眸子竟然向我这边扫了一眼,不,确切的说是扫了一眼我身后这看起来厚重的府院,银牙一咬,一个箭步竟是向我这边的大门冲来。

    第一次正面看到这个神秘女人的容颜,才发现她竟然这般的绝美,只是见她那嘴角鼓动出的鲜血便知道,女人已经是鼓起最后一口气。

    眼看着女人冲来,我那扒着大门的手青筋鼓动,我在犹豫要不要开门!

    我知道这一定会惹出杀身之祸,而我不确定的是,这个被徐十卦所吹嘘的暗器能不能挡住这群视如猛虎的青年高手,这是生与死之间的抉择。

    眼看着女人冲起来,周围那警惕的众人更为警惕,可等他们警醒过来才发现这个神秘女人不是要拼命而是要逃跑的时候已经晚了!

    “草泥马,你们傻啊,赶紧追,今晚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铁钩男气的怒吼大骂。

    这个时候,我怜香惜玉不要命的劲儿腾的一下就涌上心头,失去了理智一样一下子将大门推了开来。

    “快进……”我的话还没说出口便戛然而止,眼看着神秘女人脚掌一跺,身形竟然腾空而起便是向着青石围墙冲去。

    “不要!”我心神颤动,不禁大吼出声!

    因为早在之前我就将这个府院的所有机关都打了开来,以神秘女人此时的状况,必定会被射杀!

    “回来!”

    可是,柳暗花明的是一条鞭子如灵蛇一般窜飞出去,准确的再次缠住了神秘女人的脚腕,硬是将她拉了下来。

    “跑得了吗?”鞭子男冷笑一声,手腕一抖一个用力就要将女人往后拖,却被她脚腕一个灵活的抖动便是踢了开来。

    “小子,你这是找死!”其中一个青年面色了冷然的冲我骂了一句,冷笑着便提着武器冲了过来。

    “快走!”我根本来不及多想,一下子冲了上去将这女人抱起就反身向院内跑去。

    这个神秘女人不只是傻了还是怎么,竟然愣愣的看着我,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抱着离开。

    “傻-逼小子,英雄不是这么当的,今晚,你死定了!”看我抱着神秘女人跑回院子,那几个青年高手到也没有那么着急,毕竟,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我是一个不会功夫的普通人,而这神秘女人已经受了重伤,在这荒山野岭的就算被我抱回家还能跑了?

    “是吗?傻-逼!”我跑了几步连忙将女人放下,一下子扑在了青石板上,估计那几个青年以为我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比,我冲他们咧嘴一笑,伸手按在七星罗盘上一个转动。

    “咔咔——”

    一连串的金属摩擦声音响起,却是十分的细微,如果不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嗖嗖——”

    “小心!”

    “啊————”

    大门上面的门檐霎时间射出无数个十分细小的贴片,那疼痛的惨号声只持续了一秒钟便戛然而止,冲在近前的两个青年高手整个身体都被打透,打成了筛子,鲜血涌出,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人!

    而这还不止,密集的射杀之后,屋檐下端的青石划开,里面竟然是一排排长约三寸的钢铁尖刺,闪闪发亮,让人望而生寒,而每一根就跟钻头一样,却是镶嵌在青石板上,密密麻麻!而随着一连串的声音响起,青石板轰然砸落。

    其实,冲在近前的两个青年高手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但机关已经启动!

    “咔咔,嘎吱——”

    眼前的一幕让我头皮发麻,那两个青年的身体直接被刺穿,砸在地上成了肉酱,而随着机关扯动,这两人的尸体竟然被巨大的青石板带上了空中,鲜血淋漓,好像漆黑的大门口在下着一场血雨……

    而就在青石板拉上去的一瞬间,漆黑大门两侧‘唰’的一下刺出几十根银枪,紧随而至的是两柄仿若青龙偃月刀的东西又从大门两侧弹出,以极快的速度横斩而出,如果不注意,恐怕整个人都会比斩成两段……

    机关已经被全程打开,而这还不算晚,青石板不断的被机关拉起来然后轰然落下,那两具尸体眼看着变成了两个两团血肉模糊的肉饼,令人作呕……

    机关活动了几下,因为不再被触动便全部关闭,但漆黑的大门口那两团肉饼和溅得四处都是的鲜血和碎肉让人胆寒而战栗,剩下的几人神色恐惧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张嘴说不出话来,无一人敢靠前!

    “傻-逼,有本事来杀了你爹啊!”我站起来冲几个人叫嚣了一声,趾高气扬很是小人得志,哼了一声,我转身在七星罗盘上面转动了几下,漆黑的大门轰然关闭。

    我操,这个唐门弟子也太变态、太灭绝人性了一点吧?这是什么机关?难怪徐十卦说这个府院固若金汤一百个人都冲不进来呢!

    我有些得意的转头向躺在身边的女人看去,却发现她躺在青石板上,竟然是昏迷了过去。自己这么装-逼的场面竟然没有让美女看到,我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伸手捏住她的手腕一边看向她的容颜,紧闭的眼眸以及苍白的脸颊,让得人知道,她肯定受伤不轻。

    发现这个女人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我生怕外面那些青年高手不甘心,会想着法子冲进这府院,于是壮着胆子冲到了大门后,毕竟,这机关是死的,人是活的,我还真不敢确定这几道机关是否会有什么破绽。

    整个大门周围笼罩着刺鼻的血腥味,我强忍着作呕趴在眼孔向外看了一眼,只见外面六个人好像傻了一般,甚至还站在了远离这个大门一百米外的地方,一脸痴呆的看向这边。

    “傻-逼,跟老子玩,你们还太嫩了一点,武功高强就了不起啊!”我得以的撇撇嘴,哼了一声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唉,算你好运,希望你别到时候恩将仇报吧。”我走到这神秘女人近前,嘴里一边嘟囔着,将女人抱了起来,由于战斗激烈的缘故,我发现女人的身上已经全部被汗水打透,再加上她身受重伤,整个身躯都软绵绵的都有一丝力气,我的手掌环在她的小腿和后脑之处,顿时感觉到那如温玉般的娇嫩柔软,触感十分美妙。

    我咬了咬舌尖,将心里衍生出的那股旖念压下,抱着变成湿身的神秘美人匆忙的冲进了木屋。

    我将她轻放在床榻上,点起蜡烛,这才一屁股坐在她的身旁,不禁摸出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前那种险象环生为之激动的场面依旧历历在目,这个神秘女人到底是有多厉害啊,看起来好像比师姐还要牛的样子……

    我一边想着,忍不住侧头近距离的观看这位美丽的武林高手。细细的打量着她,我的心中逐渐的涌起一抹惊艳的感觉。

    要说如今的我早已经众美环绕,光是穆雅彤一人就可以压倒整个洪峰九成九的女人,而面前的这个女人,依旧让我有些心动。美女不少,但拥有绝高无力的美女就是凤毛麟角了。宋雪琪师姐就是这样的女人,而面前的这个神秘女人,给我的是另一种惊艳之感。

    用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这等象征美丽的词汇来形容毫不为过,而且,最让我惊叹的是她身上不由自主所散发出的那股雍容与华贵,就好像那种母仪天下的王后,令人心驰神摇,却也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

    目光在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蛋上扫过,我的目光缓缓下移,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只见在那玉-颈之下的胸部为之,五道恐怖的爪痕,烦着鲜血将金灿的内甲染得血红。

    说实话,那九大青年高手单挑纵然不如这个神秘女人,但其个人实力都是非常厉害,要不然那个铁钩男也不会一击就能让这个强大的神秘女人受到如此重创。

    暗淡的烛光微微晃动,我连忙去关了门,回到床边,发现她黛眉微微蹙着,一抹痛楚隐隐的噙在脸颊之上,这般模样,虽然有些与她的气质不符,然而却十分的楚楚动人。

    “估计是受了内伤,再不治疗可能会有麻烦。”

    搓了搓手,我连忙走到床头的一个小柜旁翻箱倒柜起来,师傅在这里留了不少的药物,而我之前受伤那段时间对药物学的也算半瓶子醋,内伤或许看不出点什么,但治疗外伤还有会的。

    整整翻找了近半个小时,我才满头大汗的抱着十多个小玉瓶回到床边,看了这神秘女人一眼,略微踌躇了一会,嘟囔道:“病不忌医。”

    生病了就得治,我是医生,不需要害羞啥的,嗯嗯……

    我一边小声嘟囔着,越发觉得这话有道理,很是大义凌然的做在了床边,伸手解开了女子的衣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