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给神秘女人疗伤
    生病了就得治,我是医生,不需要害羞啥的,嗯嗯……

    我一边小声嘟囔着,越发觉得这话有道理,很是大义凌然的做在了床边,伸手解开了女子的衣衫,不过当我的手掌即将要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那紧闭着双眼的神秘女人却是骤然睁开了双眼,魅眸泛着一抹冰冷与恼羞,紧紧的盯着我。

    “呃……你醒了?”这个女人忽然睁开眼睛,把我吓了一跳,赶忙退后了几步,举起手中的小玉瓶冲她扬了扬,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你处理一下伤势而已,没有恶意的,当然……刚、刚才是因为你昏迷了,我没办法这才自己给你上药,不过既然现在你已经醒了,那你自己来吧。”

    说着,我小心翼翼的将小玉瓶放在她的身边,然后再次退后了几步,见识过这个女人的厉害,我还真有些害怕,生怕她忽然发个飙,一巴掌把自己胡乱给拍死了,那还不得冤死?

    可能是见我实在是像个单纯的大好人,这神秘女人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眸中少了一份冷意和警惕,不过我看她作势就要起身的时候,绝美的脸蛋再次噙上了一抹似乎难忍的痛楚。

    我便抽着烟蹲一旁也不敢动,甚至都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生怕这个可怕的女人崩起来一刀劈了我,这个女人可比家里的母老虎可怕多了!

    只见她微微挣扎了一下便放弃,旋即这个神秘女子缓缓闭目,深吸一口气,片刻后睁开美眸道:“该死的。”

    我蹲在门槛上借着一丝夜色抽着烟,望着那摇曳的灯光下半天动弹不了身子的神秘女人,满脸无辜,可并没有主动过去帮忙的打算。

    神秘女人咬着银牙再次挣扎了一下,最后好像是真的没有力气便无奈的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偏过头,美眸看向正不顾形象斜靠在门框抽烟画圈圈的我,这才轻声道:“还是你帮我上药吧。”

    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不过可能是因为她身份的缘故,她的声音之中,总有种一股难以掩饰的高贵。

    “我帮你?”抬起脸来,我望着躺在床榻上的神秘美人,眨了眨眼,丢掉烟蒂小声嘟囔道:“帮你也可以,不过咱们可得先说好,时候你最好别反咬一口,说我看了你的身子就要挖眼珠子砍掉第三只之类的白痴事情。”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神秘美人露出一丝哭笑不得,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有那么迂腐,只要你能管好自己的手和眼,我自然不会做那恩将仇报的事情。”女人放缓了声音,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你还是这般胆小。”神秘美人笑着道。

    “啊?什么意思?你以前认识我?”我听的一愣,皱眉看着她道。

    “你应该早就发现我跟那群家伙在打架了吧,一直都没敢出去。”神秘美人笑道。

    “嘿,我没啥本事,出去也是白送。”都说武功高强的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恐怕她在打斗的时候就发现趴在门后面偷窥的我了。

    我讪笑一声,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道。

    “嗯,麻烦你帮我一下给我上药。”美人轻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依旧那般的雍容与华贵,却少了一丝淡漠,多了一些亲近。

    有了这话,我这才点点头走上前来,目光再次在那张美丽容颜上扫过,干咳了一声,刚伸出手来触碰到一丝柔软,却感觉到美人的娇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咳咳……这个,伤痕在内甲的下面……想要止血敷药的话,好像得把内甲……我需要把你的内甲给取下来,这个……”我的手不敢再有寸进,望着这将女子娇躯紧紧包裹在内的暗金色内甲,我冲着脸颊略有些绯红的女子尴尬的苦笑解释道。

    这神秘女子自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伤势,但听到我的话后,身躯依旧明显的颤了一下,她那胸口微挺,好似深吸了一口气,竟然是缓缓的闭上了美眸,欣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声音却是十分平静:“你帮我解开吧,谢谢你了。”

    见到这女人竟然这般干脆利落,我倒是有些不自在了,实在是这个女人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哪怕此时她表现的如此和蔼。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扶着她的后背将她从床榻上慢慢扶起,然后面对着她的后背,盘坐在床榻上。

    这种内甲十分柔软,紧紧的裹在她的身躯之上,望着这女子背面那迷人的曲线轮廓,我的手掌略微有些哆嗦的将其中一个臂膀托了起来,右手整个手掌都握住了她手臂上的白嫩肌-肤,一只手慢慢伸过去触碰到了其纤腰处柔软内甲的金属扣,我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骤然紧绷了起来。看来,就算这女人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在男女接触上的这件事,也并不是真正的如她口中所说的那般平淡无波,而女子的右手此时依旧血肉模糊,我极为小心的托起,还是让她因为疼痛而倒吸了几口凉气。

    当内甲两边的金属扣全部打开,女子似乎感觉到身上的凉意,美眸睁开,紧紧抿着的嘴巴微微张开,却是又不知该说什么,那柔软的内甲便是顺着她滑嫩的肌-肤落下挂在了纤腰之处,我目不斜视,不过绕是我足够小心,可是内甲离身之时金属刮到伤口,依旧让得她吸了几口凉气,而且那右手手臂处一些结痂的伤口也因为这些动作而渗出鲜血来。。

    我忍不住轻拍了一下脑袋,道:“我应该先给你处理手臂上的伤口的。”

    “这个一会再说!”女子低呼有些微怒的哼道。

    因为将内甲解除之后,她的上半身也仅仅只是一个米白色的罩z遮掩着最后一丝羞涩,如果这个时候我再给她处理手臂上的伤口,这的确是有赚便宜的嫌疑。

    “那这个东西……”我尴尬的说到,意思不言而喻,罩-罩也解吗?

    女子微微低头,似乎查看了一下伤口的位置,脸蛋羞红的道:“解。”

    “但你别乱看!”

    我刚要伸手就听到她这颇具威胁的冷哼,但因为羞涩的缘故,轻轻的声音反而更让我心神摇曳。

    我苦笑一声,慢慢的伸手打开她后背的挂扣,当这件最后的遮挡也滑落到女子的纤腰,我深吸一口气,却依旧难以扭过头去,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雪白光洁的后背,脑子总是忍不酌想,在其面前是怎样一副光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