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头脑一热
    “啊——”一声惊呼自屋中响起,差点把木屋都震塌了:“出去!”

    我一脸狼狈和无语的跑了出来,忍不住擦了把汗,听到屋里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我偷偷向里面看了一眼,脑海里不禁想起烛光下那两团洁白的柔软,一阵心动又有一些疑惑。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寒云将身体用黑色的大风衣紧紧包裹着身躯,慢慢走了出来,看着我面无表情。

    “咳咳,我不是故意的。”我使劲低着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目光闪烁的看了眼那风衣包裹下依旧鼓起的地方,面带尴尬,又有一丝迷惑。

    眉头微微皱起,我忽然瞟见寒云那蕴含着歉意的脸颊,微微一愣,心头一动,苦笑道:“你不要和我说,你出去过?”

    回想起刚刚的情形,我虽然看到了两个不该看的东西,但却也看到她胸口之上,本来已经慢慢结痂的伤口如今又破裂了,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她出去跟外面的人打架了。

    “以我现在的本事,可没那能力出去。”寒云摇头道。

    “那是……水真的出问题了?”我一愣,惊讶的看着她。

    寒云抬头看了我一眼,俏脸上涌上一抹歉意的绯红,扭捏的低声道:“抱歉,我……我今天到后面的水潭洗了下澡。”

    闻言,我顿时有些无语。

    我好歹也看过以前三国之类的攻城战,而我们现在在府院中比围困,其实多有相似之处。对方既然要围困我们,逼我们出来,最实际、简单的办法就是在食物和水方面做手脚。食物他们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在这府院中基本可以自给自足,但后面水潭中的水,却是引自山泉,从外面引流过来的。我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怕他们从流进府院的水中做手脚,所以这几天的生活一直都是用的前面的池塘水,池塘下面有个小泉,虽然被整个池塘的水有所污染,不算干净,但好歹不会出事。

    “那你、你这里是什么情况?”我伸手朝她的胸部指了指,又觉得不对劲,便赶紧收回指头。从第一天给她敷药之后,第二天寒云就已经恢复了力气,所以换药的时候都是她自己来,我只听说伤口已经结痂,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记得跟她说过,洗澡的话可以去池塘洗,虽然可能会喝到美女洗过澡的水,但我觉得无所谓,但想来寒云一定是有所顾忌。

    “他们用的是两种药,分内和外,我感觉内伤又严重了一些,不过我自己能压住,而外药就是容易让人皮肤溃烂,尤其是触碰到受伤的地方,更为严重,我现在感觉全身很痒。”寒云表情歉意的说着,有些不适的扭动了一下娇躯:“这群该死的!”

    看她黛眉紧蹙的样子我也是有些无奈,像她这样完美无暇的女子。哪怕是身上留点伤疤都不能接受,就更不用说伤口溃烂化脓了,尤其还是胸口……呃,这么重要的位置。

    “我看看。”我紧皱着眉头,拉过她的小手,伸手一把将她的袖子撸上去,露出了一片洁白的手臂。

    “你……”寒云的胳膊一颤,却又闭口,尤其看到我将头伸过去差点把脸都贴上的样子,俏脸微红。

    我细看之下,发现她洁白的皮肤上面已经起了点点淡粉,而且因为我粗鲁的动作,风衣的质地划到了她的皮肤,竟然很快的变成了淡红色。人的皮肤不至于这么敏感,如果是这样,那肯定是受到了一些特殊粉末的刺激。

    我没有理会她,转身便跑到了屋后水潭处,用手捧起一些水看了一眼,又尝了尝。

    “怎么样?”寒云站在我的身后,见我皱着眉头,有些紧张的问道。

    “还好,不是什么烈质的毒药,而且还经过了很大的稀释,用药治疗还算简单,不过……”我紧紧皱起眉头,在寒云期待的目光下苦笑道:“不过,这里没有治疗这种皮肤病的草药,而且最好使用新鲜的草药磨成药汁涂抹药效最好,府院外的药田里有这种草药。”

    我叹息一声,咬牙道:“你留在这里别乱动,我出去给你采药。”

    “你……你的实力……还是我去吧。”寒云看我就要走,语气充满了歉意,急忙伸手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给我呆在这里别动!”脚步忽然顿住,我转过头来,沉声喝道:”你出去只会引更多的人,如果他们只是看见我,肯定会担忧我出现是不是作为诱饵,你懂?”

    寒云傻傻的看着我,似乎被我这一个厉声给吓傻了,当然,更多的是,她估计都没想过我会这么吼她。

    这种毒治疗起来并不麻烦,但若没有解药的话,再加上内外结合,恐怕一天的时间就会让她痛苦难忍。

    “跟我来。”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没心思再管身旁的女人是一个绝世武林高手,口气严厉的说了一句之后,一把拉过她的胳膊向一处围墙角落跑去。

    “去哪里啊?”寒云一只手被我拉着,另一只玉手在深浅一怎胡乱的摆动,似乎完全懵了。

    “这里有一个暗道,我出去之后你守住道口,如果你听到我的惨叫声,你就用这个罗盘关掉道口,打开机关,我教你怎么用这个七星罗盘……”

    ……

    “记住了没有?”这个七星罗盘用起来很简单,我只说一遍想来寒云就能记住,我把罗盘放到她的手里问道。

    “我、你小心一点……”寒云小手抓着罗盘,似乎不知道表现出什么合适的表情一般。

    “别废话了,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我却不再管她,将罗盘塞到她的手里,再次猫着腰查探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伸手摸了摸手腕处冰冷坚硬的护腕,狠狠的一咬牙,跑了出去。

    “你,我婆婆妈妈?”寒云玉手指着自己一脸的痴呆,半响后,方才跺了跺叫,嗔道:“小小年纪,凶起人来,却是这样不留情面,亏我还想教你武功呢,既然你这么爱逞强,那你就自己去好了。”

    然而,话虽然这样说,寒云却是向前走了几步,望着外面昏暗一片的稀疏树林,想起我的提醒,却不得停下脚步,眉宇间有着一抹焦虑,晶莹雪白的耳朵支起,倾听周围的动静,小嘴忍不住小声的嘟囔着:“你们这群混蛋,若是阿飞出了事情,我把你们每个人全家都杀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