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夜无痕
    “的确很不对劲,难道又是水的原因?”我猛地站起身来,却把不安的寒云吓的也赶紧站起来,我看着面前的她,内心的那一股火热越发的压制不住起来,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们好像中了春-毒,该死的,这、这怎么可能?”寒云见我猛地起身,俏脸出现了一抹惊慌,见我没有动之后这才低头望着手中的烤鱼,眉头紧紧蹙起。

    池塘的水源于地下水泉,怎么可能会出问题?

    我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幻,沉吟片刻,忽然心头猛地一沉,抬头看着俏脸绯红的寒云有些口干舌燥的问道:“你刚才……在这上面洒上了什么?拿来我看看。”

    听到我的话,寒云一愣,当下赶忙从饭屋里将那小玉瓶拿了过来,递到我手里。

    我连忙接过药瓶,我倒出一点望着手心那淡白的药粉,嘴角顿时一阵抽搐,特别是当我用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精彩起来。

    “怎么?是这个调料的问题?”看着我那夸张的表情,寒云一脸迷惑的问道。

    “谁跟你说这是烤鱼的调料了?”我欲哭无泪,就因为这个破玩意,我那晚上可是一夜都没休息,胳膊肘子都撸弯了!

    “我看着和你之前使用的好像都差不多,我以为……”此时的寒云,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又在无意中闯了祸,语气中不免多了一份尴尬。

    将小玉瓶随手丢到墙角,我却是发现小腹中鼓动而起的邪火越来越强烈起来,当下小腹急忙一缩,伸手捏着自己腰间的软肉使劲的拧着,压制着邪火的扩散。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这里面有春-药的成分?”寒云一张俏脸此时已经红扑扑的,眼神越发迷离的问道。

    “这……这不是有春-药的成分,而是根本就是春-药,是我师傅考验我药术的时候,我自己配的。”我感觉全身都有一股火焰在燃烧,恨不得下一秒就把自己脱得一点不剩。

    “你、你配的春-药?”寒云听得表情一滞,旋即俏脸再次涌上大片的羞红,恼怒的跺了跺脚,嗔骂道:“你怎么去炼制这些鬼东西,还作为考验?真不知道你那无良师父究竟在教你什么!”

    面对寒云的恼怒,我也是有些委屈,哭丧着脸道:“我说大姐,我那东西就放在角落里,可没叫你把它当作调料。”

    “现在怎么办?”这个时候,寒云面色潮红无比,也是有些手脚无措,全然没有了那当日以一敌九反杀一人的霸气。

    “你不是有内力吗?赶紧用内力压制,这个东西是我当初随意配的,应该不会有多大的药效,压压就好。”我讪讪的说道

    “不行,我们不能在一起,我得出去,到池塘泡着去。”这个东西的厉害我可是亲身领教过,如果身边有个女人,凭我的定力根本就忍不住!

    “这种东西根本就不能用内力压制的。”随着心中那股火焰的缠绕燃烧,寒云一双明亮的眼眸也是越来越迷离,眼看着就要吞噬她的理智。

    “那你去池塘洗澡吧,我不能留在这里了,我得出去!”寒云说着,竟然也要跟着我往外面走。

    原本在压制体内火焰的我,听到寒云的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让她出去那还了得?现在整个府院的机关全部开启,万一不小心触碰到什么机关,恐怕这个状态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眼看着寒云就要冲出去,我猛地转过身来,急忙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肢。

    可是,当我的手臂环在那柔软的纤腰之时,寒云的身躯骤然一紧,条件反射一般的转身一巴掌就对我扇来。

    “阿飞,你混蛋!”寒云出声呵斥,可那迷离的声音却更像是打情骂俏,尤其那照着我的脸挥来的玉手,可是在贴到我的脸庞时,竟然柔软无力,好似情人之间的抚摩一样。

    “我说大姐啊,你要是出去触动机关怎么办?”

    “不可能,我会离开府院,你、你快放开我……”寒云娇躯轻轻晃动着,咬着银牙道。

    “那就更不行了,难道你不知道外面守着多少人吗?他们可就等着你跑出去呢,万一你跑出去之后失去了理智,你要知道,那群家伙可是对你一直虎视眈眈……”

    寒云身躯一晃,瞬间变得僵硬,外面可是有三十几号人呢……

    “那、那该怎么办啊……”寒云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她的声音本就柔美,此时柔美的声音带着哭腔和迷离,越发的勾人心魄。

    我狠狠咬了一下舌尖,那短暂的刺痛让我的脑袋清醒了几分。寒云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完美,作为一个男人,我自然想过趁人之危。可是,这也就是想想罢了。对于这种东西,相比来说我更注重的还是感情,况且,我现在的情债已经很多了。

    “快,你把我绑起来,然后你出去到池塘里泡着,一定能忍过去的。”我放开她,咬牙说道。

    “哦哦。”寒云显然也是失去了主意,听我这么说,连忙答应一声走到门口找来鞭子,慌张的一下子就套在了我的脖子上。

    “靠,大姐,你要勒死我啊。”我坐在椅子上吓的魂飞魄丧,连忙道:“你、你别绑我的手,一会你到池塘里,如果真的忍不住的,你可以自己……”

    “你闭嘴!”寒云此时一张脸已经红的熟透,迷离的双眼瞪了我一眼,便是俯身用鞭子给我打结。

    可是,寒云的靠近让我猛地睁大了眼睛,此时我的感官已经对女人的气息放大到了无数倍,她身上那一丝淡淡的清香缠绕迷离着我的心智,哪怕只看她那一双犹如白玉般的手臂都充满了诱-惑。

    尤其此时她也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高贵,在欲-望的促使下,那从全身每一个部位都散发出的魅惑,怎么也无法掩盖她身上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性感,雪嫩的脖颈下,因为体内发热的缘故,高高的裹胸不知何时被她拉开,目光深陷,那一抹迷人的雪白让我脑袋顿时嗡的一声,伸手一下子将面前的娇躯抱在了怀里。

    寒云发出一丝鼻音,一直坚持的她却在我这样的动作下,一下子软在了我的怀里。

    “寒云,我……嘶……”

    我话还没说晚,便见她红着脸低头一下子咬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疼的一个哆嗦,可是暂时恢复一丝的理智并没有占据我的本能,我的双手反而紧紧的抱着她,一只手一下子探进了裙摆,触手的滑腻让我想放手却又不舍……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女子气息,我体内的燥热,顿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样,猛然的腾烧了起来,她身上的所有气息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

    反之,我身上的男子气息对她来说也是如此!

    寒云稍一挣扎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那咬在我肩膀上的小嘴也是缓缓的放开,一条丁香小舌竟然悄悄的滑出来。

    肩膀处传来的湿凉夹杂着阵阵热气,让我身体骤然打了一个颤,仅存的一丝理智消散于无,出于本能的双手揽紧。

    比本能占据的我抬起头来寻找,嘴唇上便传来柔软的感觉,嘴巴张开,一条湿润的小舌带着火热的气息,强横霸道的钻了进来。

    两条舌头毫无章法的交缠着,我的手臂力量越来越用劲,似乎是要将怀中的女人融进自己身体一般。

    随着体内火气的捧着膨胀,我迷离之间,一只手掌不由自主的攀上了寒云的纤腰,微微游动,然后穿过裙带,攀上了那犹如温玉般光滑娇嫩的肌-肤。

    两人的身体这般亲密的接触,我与寒云,都是轻微的颤了颤,她的双手欲拒还迎的死死拦着我脖子只是迷离的索吻,身躯更是软软的坐在了我的怀里,对我的侵犯一身不吭,任君采撷。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掌缓缓上移,片刻后,竟然是一把握住了那柔软挺立的圣女峰。

    寒云的敏感地带被袭,她猛的一怔,红彤彤的俏脸猛地浮现出一抹苍白,闪电般的与我的嘴分离,咬着银牙,艰难的低声说道:“阿飞,你……你若是敢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我一定会杀了你!”

    因为同样欲-火焚身的缘故,寒云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酥麻,不过那认真的话语中,竟然是罕见的带上了点点哭腔。

    寒云那带着一丝哭泣的话,好似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脑袋上,顿时让我清醒了一丝,察觉到自己的手掌竟然还握着对方的娇挺,连忙涨红,赶忙抽了出来。

    “寒云,我……你快走。”我死死咬着舌尖含糊不清的说道,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寒云迷离的双眼露出一丝挣扎之色,可不知是身体没有力气还是被本能所占据,她的双手依旧紧紧揽着我的脖子。

    “你……”我一抬头,她竟然脸庞贴近,再次吻了上来。

    “这可不怪我了……”

    我的大脑嗡嗡作响,彻底迷离之间想到了这句话,我双手紧紧拦着她的腰肢,寒云发出一丝摄人心魄的鼻音,双手已经使劲的抱着我的脖子,脑袋扬起,雪白的玉-颈下,那饱满的弧度越发的夸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